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银英】DNT grand order(1)

*赠master@夜者无歌 

*fgox银英 crossover

*cp莱杨 微吉安 私心加tag

*欢迎加入莱杨群:758631835


1

“前辈,醒醒!”

藤丸立香费了好大劲才睁开了眼睛,只见两个人正处于高空以急速坠落,“还不如别叫我睁眼呢。”她苦笑,“玛修,麻烦了,宝具。”

“是,御主!”玛修转了个身,抱着藤丸立香背靠着盾牌,“……呈现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藤丸立香下意识闭上了双眼,但很快她们就停止了坠落,她惊讶于时间的短暂,再次睁开了双眼。

她们落到了一艘银白色飞船的船顶上,猎猎的大风吹的立香一阵抖索,只好死死趴着外面的凹陷处才能保证不掉下去。

“太阳船?”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太阳之王的座驾,“太好了,得救了!”

玛修拔出了剑鞘的银剑,试图向下方爬去,“奥兹曼迪亚斯王!阿拉什前辈!是我们!”

飞船里没什么动静,此时藤丸立香惊讶地发现这艘飞船非但没有下落,竟然还在不断爬升。

“玛修!”藤丸立香强化了自己的魔术回路,艰难地爬到了看似飞船入口的地方,结果就被一群拿战斧的士兵拦住了前路。

“前辈,你在哪里?”玛修在人墙中左冲右突,“职介都是saber,要是阿拉什前辈在场就好了。”

“收到。”藤丸立香开始往后退,同时强化了玛修的攻击力,“我在人墙外面。”

“左边舷梯处汇合!”玛修运用魔力传音,“前辈当心!”

由于两人硬闯入飞船,舷梯自动弹开,藤丸立香眼一闭心一横,往前一跃,正好抓住侧边悬梯的一侧,一阵腾挪后终于翻进了舷梯。

玛修伸出了满是血迹的手扶她,立香毫不犹豫地抓紧了手,跟着玛修一路往前狂奔:“我们先去找控制室。”

“就在舰桥前方,前辈。”玛修握住了盾牌,“我们走!”

“这些人简直比肃正骑士还难缠!我们明显处于劣势,战斧连前赴后继,望不到头,御主,我会在左路突破,然后你先走,停在这里只会被拖死。”

立香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玛修的建议,不过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这些扛着战斧的士兵忽然停止了攻击,还自动让出了一条道。

玛修和立香正疑惑着,忽然听见前方有缓慢的脚步声,只见一名穿着军装的红发青年,沿着舰桥缓缓走来。

“我猜你们就是迦勒底的御主吧。”红发青年先开口,“请跟我来。”

“请问,这里是……”走了很长一段路,气氛都保持着尴尬的沉默,终于,立香上前快走两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伯伦希尔总旗舰。”红发青年放慢了脚步,“欢迎来到新银河帝国。”


“客人带到了,莱因哈特大人。”

立香与坐在指挥椅上的金发青年对视了一眼,便感受到了与太阳王类似的威压。皇帝特权ex,她在心中记下了一笔。

“你们的事情,朕有所耳闻,同时深感敬佩。”他换了个舒适的坐姿,“你们大概还没去过伊谢尔伦吧。”

“没有,我们很意外地被传送到伯伦希尔上了。”立香摊了摊手,“伊谢尔伦也在这附近吗?”

莱因哈特思考了一会儿:“有点距离,朕会给你们一艘通讯艇还有相应护卫。朕希望你能去见见那位故人,杨威利。”

“不败的魔术师,杨威利。”莱因哈特又重复了一遍,“这个绰号还挺有趣。总之,朕没时间去见他,希望你们能替我去一趟。”

“遵命。”藤丸立香点点头,“感谢陛下的慷慨。”

“不谢,”莱因哈特抬手呼唤了站在旁边的副官,“来瓶好酒。”

“你们呢?”他转过头来看了立香一眼。

“抱歉,我们还不能喝酒。”

“真遗憾。”莱因哈特接过斟满的金色酒杯,轻抿了一口。

立香突然站了起来。这酒杯闪耀着的耀眼光芒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圣杯!”玛修失声喊了出来。

“别那么冒冒失失的,”莱因哈特轻笑,放下了‘酒杯’,“在你们没来之前,我一直代为保管着,并没有使用过。”


tbc




【莱杨】死了都要爱(4)

*玩梗

*欢迎加入莱杨群:758631835

前文:3


4
这个我想的不一样啊。杨威利拉着莱因哈特一边狂奔,引得路人侧目。

罗严塔尔监督渡劫经验丰富,他每次回来都能绘声绘色地对着他和吉尔菲艾斯讲述旅途中愉快的经历。比如说坐热气球环游奥丁,在游艇上吃喝玩乐,可这些好事杨威利一件也没碰到。

“前方检测到魔力变动,是守护者!”耳旁传来红衣archer的声音,“请御主下令!”

“所以你们现在是用绰号相称吗?”莱因哈特现在是普通人,在这种奇妙的世界观之下毫无用武之地,“叫我凯撒就行。”


红Archer此刻已经实体化,他站在莱因哈特的身前,他们都能听见守护着沉重的脚步声,偶尔传来碎石落地的巨响,Archer双刀在手,向前发起冲锋。

足有两层楼高的守护者铜墙铁壁般地堵住了他们的前路,这种表面是石块内部由精灵根驱动的怪物发出了低沉的咆哮,也向着红Archer跑去,虽然重量大,但是它脚步依然敏捷。

“小心!”落石四溅,莱因哈特急忙拉着杨威利在远方空旷处坐下,“这是什么东西!”

gandr!不顾莱因哈特的阻拦,杨威利故作开枪状,手臂上的魔术回路启动,魔法弹朝着守护者石头外壳间的缝隙飞去,造成了守护者的僵直效果。

说时迟那时快,红Archer手中的刀已经更换成弓,箭在弦上,杨摆了个手势,这只箭嗖地一下向着石缝射去,按杨威利的计算,箭头的火焰不久就会把核心烧毁,守护者就会停止活动了。

不出所料,听到守护者轰然倒地的巨响,莱因哈特和杨威利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需要找一处灵脉,建立召唤阵。”红Archer站在屋檐上,看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吉尔菲艾斯突然站起身指着屏幕,脸色苍白。

屏幕上的杨威利拉着莱因哈特的手一路狂奔,前面的一个石头怪扛着巨斧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吉尔菲艾斯你冷静一下……”罗严塔尔试图安慰他的前上司,“我们可以远程提供协助。”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在这里干坐着看吗?”吉尔菲艾斯语气有些激动,“这是我们的事情,我来处理。”

【莱杨】死了都要爱(3)

*前文:
传送门

*欢迎加入莱杨群:758631835

3
酒酣饭饱,杨威利忧伤地看着皮夹,不由得感慨:“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钱。”

莱因哈特掏出口袋里的一张皱巴巴的帝国马克:“朕手头只有这些现金。”

“照这样子,我们过几天就要喝西北风了。”

两个穷鬼坐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面面相觑,忽然,杨威利从包里翻出几张泛黄的锡箔纸,叠成了纸船的形状,莱因哈特惊奇地看着他用手指在上面比划了一下,纸船竟听话般地顺着酒店旁的喷泉的涟漪打转,顺着水源往远方流去。

“不愧是魔术师杨。”莱因哈特鼓掌。

“这是去瓦尔哈拉的通信船,它会流入冥河,运气好的话,通讯官会收到消息。”杨威利神色轻松,“据我所知,通讯官是法伦海特上将,看在您的面子上,我相信他会帮忙。”

“万一他没收到呢?”

杨威利不语,莱因哈特又递给他一张黄纸:“我相信魔术师总能想出办法来的。”

“梅林的裤子啊!”杨威利捂脸,“我也是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这样做不太好吧……”

“朕当然知道!”莱因哈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特殊时期嘛。”

幸好出发前学了些卢恩魔术。杨威利心里暗忖,没想到会派上这么大用场。
———————————-
这时,瓦尔哈拉驻人间办公室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法伦海特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黄纸,众人一开始还面面相觑,过了会儿,法伦海特将烛台捧来,借着火光中的幻象,他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朕手头只有这些现金。”

“菜里只有一滴油,晚饭只能吃窝窝头。”杨威利竟然还唱了出来。莱因哈特在一旁毫无偶像包袱地大笑。

“能确定时间轴吗?”吉尔菲艾斯站起身,迫不及待地提问。

“我已经打钱到他们账号了,”法伦海特点点头,“不用担心。”
———————————

“冬木市好荒凉啊。”

杨威利点点头,一阵妖风刮来,让他将挽起的袖子放了下来。

“杨,你的手?”

莱因哈特抓过他的手,将袖子重新拉上去,手背上的三道红痕清晰可见。

“我不知道你还纹身。”

“可我的确不纹身。”杨威利小声地否定,忽然他余光瞥到街尾有个手持双刀的红衣男子像他们冲来,他把莱因哈特往旁边一推,“你是谁?”

红衣男子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红痕,停下了脚步,只在远方询问:“您就是最后的御主吧。”

“御主是什么?”

“您还未被科普过相关知识吗,那我来说……”红衣男子旁若无人滔滔不绝的讲解着,让他们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这个事实。

“我可没想到度个情劫还会碰上拯救世界这种任务。”莱因哈特一脸惊讶,“但朕觉得很不错,很新鲜!杨,我知道你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会给你提供支持的。”


tbc










【戴妍琦生贺/10h】似水流年

cp肖戴

祝戴妍琦小朋友生日快乐w


1

“队长下赛季就要转会了吗?”

 听到这话肖时钦差点把汽水喷出来,在几分钟尴尬地沉默之后,他点了点头。

 戴妍琦表情黯淡了几分:“但你没有告诉我。”

 肖时钦瞬间有些做错事的心虚感:“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戴妍琦摇摇头:“你不用担心我,要知道我总是队长头号粉丝,跟着队长的指挥,队长打哪儿我打哪儿。我可喜欢队长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肖时钦忽然抬头看着她,目光有些发愣,戴妍琦心想,坏了。

 “我……只是开玩笑的。”戴妍琦急忙否认,一急,眼眶都红红的,两滴泪不争气地泛了下来,“哈哈哈,队长你不会当真了吧?”

 “原来真的只是开玩笑吗。”肖时钦忽然有些无奈,以前种种回忆浮上心头,每天坚持不懈找他单挑,热衷于团建活动,会私下给他准备零食,每次都留着加练等到他整理完战术资料再一起回寝室楼,迟钝如他也能或多或少感觉到一些。

 “诶,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戴妍琦还在装傻,“真的是开玩笑啊。”

 “可是,”肖时钦叹了口气,“我希望它不是个玩笑。罢了,本来想等退役了再说这些,但现在似乎等不及了。”

 “诶?!”戴妍琦脸上表情的转变非常精彩,“不,队长我喜欢你!”

 肖时钦揽过她的肩,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别哭啊。”

2
 肖时钦第二次说起退役,是在十一赛季的时候。

 当时戴妍琦与他背靠背坐在寝室楼天台上吹风,虽然是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是戴妍琦还是心里一震,差点跌下去,被肖时钦稳稳地捞进怀里。

 “这玩笑不好笑。”戴妍琦嘟起嘴,故作嗔怪状。

 “是我过分了。”肖时钦慌忙道歉,夜晚的清风吹起戴妍琦的几撮散发,肖时钦帮她夹好,而少女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肖时钦无奈地叹了口气,像做贼一般打开天台门锁,一路小跑溜进戴妍琦寝室,把她安顿好,然后再慢慢走回寝室。

 这样的日子平淡而踏实,尽管每天只能偷偷地享受一会儿甜蜜时光,但两个人都甘之如饴。
 
3
 “队长?”

 听到训练营的小萌新这么说,戴妍琦还不是很习惯,下意识地愣了愣,直到方学才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啊?”

 “戴姐,说好的指导赛!”说话的是一个职业同样是元素法师的小姑娘,“不要再放鸽子啦!”

 “我的锅我的锅。”戴妍琦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些陈旧,上面有好几道钥匙划痕的账号卡,ID是银尘。

 坐在电脑前的戴妍琦气场仿佛变了个人,人前的她活泼,温和;但此时在指导赛上的她,比私下更富有侵略性,起手就是火之鸟,步步紧逼。

 “戴姐威武。”不一会儿小姑娘败下阵来,表情有些低落,似乎还没有缓过来,戴妍琦见状,碰了碰她的右肩,“已经进步很大啦,姐姐我很看好你哦。”

 “学才我们走。”戴妍琦的双马尾一晃一晃,方学才捧着训练营计分表紧随其后,小姑娘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也用左手轻轻地碰了碰自己的右肩:“还有再努力呢。”
 
 “你似乎很喜欢她呢,戴队。”快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方学才提了一句。

 “同期只有两个练元素法师的,一男一女,我之前也和男生打过指导赛,我们不可能培养那么多元素法师。”戴妍琦笑笑,“那就她吧,我觉得她更有潜力。”

 “什么时候通知他们呢?”

 戴妍琦下意识地开始拨头发,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一贯动作。

 “等烟雨的动作吧,方副。”


4
 
 这赛季雷霆成绩不错,顺利进入季后赛,虽然在季后赛第一轮憾负轮回,但是作为“没有肖时钦的雷霆”的第二个赛季,这个结果不算糟糕,甚至优于预期。

 戴妍琦看了眼QQ,群里热闹非凡,连往常一直潜水的周泽楷也发了两个表情包,与置顶的冷清形成了对比。

 退役后的肖时钦选择读大学,他原本高中底子不算差,他的导师儿子以前是他粉丝,因此待他不错,学业上也多多关照,不过毕竟远离校园多年,一时也不能适应学习节奏,忙的不可开交,戴妍琦接过队长的重担之后,每天也要处理很多事务,不仅不能经常见面,而且有时每天只能说个晚安。

 偶尔坐下煲煲电话粥,聊的内容也完全不同,大学生活对戴妍琦来说非常陌生,而肖时钦也不想过多插手队里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存在会给队里带来影响,妍琦。”

 “怎么会呢?”戴妍琦反驳,“你永远是最好的队长啊。”

 “不,妍琦,你要成为最好的队长。”肖时钦秒回,“要超过我,要超过老队长,要超过所有人。”

 “我尽力。”

 “其他别多想了,你也快生日了吧。提前祝生日快乐。”

 “别吧,成年了越来越不喜欢过生日,感觉自己又老了一岁。”戴妍琦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已经过了熄灯时间,虽然再也没有人会来查房,但是养成的习惯一时很难打破。

 
5

 今天是戴妍琦的生日,她刚走进食堂打早饭,就被米修远拿蛋糕糊了一脸。

 “我要推光你的头发!”戴妍琦佯怒,“别跑!”

 她追着米修远跑了一阵子,米修远脚快,一会儿从绕进了一间房间,消失不见。

 戴妍琦找厕所洗了把脸,等她洗好脸准备照着镜子补妆的时候,她看见镜子映出一个熟悉的人倚着门。

 “妍琦,生日快乐。”肖时钦看了下四下无人,走了进来,“蛋糕是我准备的,不开心就冲我来吧。”

 “你今天没有课吗?”戴妍琦锤了锤他的肩,“这么空。”

 “翘了。” 肖时钦握住她的手,“没办法,想你了。”

end
 

 
 
 

 
 


【莱杨】love runs out (END)

*瞎摸

*糖糖糖

*设定是:全员存活的平行世界,莱杨刚刚交往 ooc属于我 角色属于田中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杨威利拨开路旁散发小广告的小哥,漫无目的地在傍晚的街道闲逛着。这几年他长期在星际穿梭,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即熟悉又陌生。

“房屋出租了解一下。”

得了,已经是第三个人了,杨威利正想干脆杠一句“不想”算了,但细听又觉得声音主人有些熟悉,准备伸出手来接,却被对方的手紧握住,他大惊,刚抬头,想说出的话又咽回去了。

金发的皇帝戴着欲盖弥彰的蛤蟆墨镜,几根倔强的金发翘了起来,不肯服服帖帖地被囊括在帽子里,白衬衫外套了件醒目的红t恤,乍一看有些滑稽,让杨威利有一种发推特的冲动。

“我还以为您在费沙,有失远迎,实在不好意思。”杨威利故作严肃地打着官腔,皇帝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两个月的休假,”莱因哈特比了个剪刀手,“看望姐姐。”

杨威利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辛苦。”

“才开国不久,百废待兴,”莱因哈特感慨了一句,“朕每日都非常繁忙,好不容易休息一阵子。”

“好啦,我家还有两瓶好酒,休息就要有休息的样子。”杨威利引开了话题,一边往前走,莱因哈特立即跟上,并且用自己左手小指勾上了杨威利的右手小指,杨威利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想悄悄把手往回缩,莱因哈特轻笑,直接搭上了他的肩。

“便衣都看着呢。”杨威利无语,“陛下您倒是无所谓。”

“朕心里有数。”莱因哈特点点头,捋了捋杨威利额前凌乱的刘海,“没关系。”

两人回到杨威利在奥丁的住所,关上门,莱因哈特打开灯,吃惊地看着杨威利:“朕这是误入了什么魔窟吗?”

“实在抱歉,”杨威利一摊手,“稍微有点乱。”他拔下了充在电源上的扫地机器人的插头,按下了开关。

莱因哈特摇摇头,只好默默地绕过地上的纸箱,从洗碗机里拿出杯子,然后再从冰箱里翻出了一瓶红酒,没记错的话正是自己派人送的。

等杨威利把数次撞墙的扫地机器人搬回来,想给莱因哈特倒酒,却没想到皇帝已经给他代劳了,正背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等他呢。

杨威利站在一旁,凭着栏杆眺望远方,两人就默默地伫立良久,等杨威利转过头来的时候,便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那双蕴含着千亿星辰,千亿光芒的眼眸的深切目光,一瞬间气氛有些暧昧,他能感到自己手心紧张的汗,一定是因为闷热的天气所致,他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

暖风微醺,仗着酒劲上头,他们不自觉地互相凑近,都隐约地感觉到了彼此唇间裹挟酒香的气息。

暮落,绛色的夕阳映照着他们的背影,远处零星的烟火从天际坠落,这对经历坎坷的双子星,正品尝着爱情的甜蜜。

至于那两杯好酒,谁还记得它呢?

【莱杨】死了都要爱(1)


莱杨群:758631835

不知道戳了lof什么G点

明明就是篇清水文啊!!!!

走wb:

传送门

【高达seed/AC】整理房间

补完seed 对ac非常残念……

瞎摸

顺便plz米娜走过路过投一下阿斯兰 nhk的活动 


http://www.nhk.or.jp/anime/gundam/



“卡嘉莉,你该整理一下房间了。”

玛娜还是保持着每周六来代表家的习惯,复式的公寓对于卡嘉莉来说显得稍空旷了些,不至于面临东西无处摆放的窘境,但是她的卧室依旧比较杂乱,让玛娜每次看到都忍不住职业病发作。

“不劳烦了,我自己来收拾。”卡嘉莉反应迅速,“包括橱柜。”

“还有梳妆台。”玛娜提醒道,“化妆品必须好好摆放,不要乱堆。”

“知道啦。”

“你每次都只会把东西越叠越多,却不知道丢弃。”玛娜絮絮叨叨地,卡嘉莉只是当耳旁风,直等到早饭结束,“我中午有个会议,阿斯兰来接,您回去休息吧。”

“那好。”玛娜叹了口气,“别忘了整理房间!”

“知道啦!”卡嘉莉已经钻进了房间。

这个橱柜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灰,卡嘉莉费了老大劲打开了一个橱门,一个纸盒应声而落。

纸盒里存放着她小时候画的涂鸦,有的勾了线上了色,还起了题目,配了段文字;有些只是寥寥几笔,辨认不出内容,卡嘉莉一张张仔细端详着,惊异地发现很多涂鸦纸的背面是废弃的政府文书或者工作档案,父亲还在每张“杰作”替她标上日期和地点。

望着父亲的笔迹,卡嘉莉呆滞了很久,她还能记得小时候在父亲办公室靠涂鸦打发大把的时间,通常只是随笔乱画就丢在一旁,也不在意画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乌兹米会事先准备一些白纸给她,兴许是怕她在重要文件上乱画吧。

天气好的时候,乌兹米会带她去首府附近的公园钓鱼,划船和放风筝,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她15岁的时候,那时乌兹米明面上把权力交还给了自己的父亲,因此上班时间相对弹性化些,但是地球军和plant的紧张局势还是不容懈怠,乌兹米总是亲自开车到公园后,再急匆匆开走。

卡嘉莉小心的把涂鸦放回原处,继续清理里面的几张零散的纸张。

几张纸上都画满了五子棋的棋盘格,甚至还写了比分,两方各有胜负。

“为什么这些纸会塞在橱柜呢?”卡嘉莉有些疑惑,直到她翻到一张纸,上面画满了正字,记录着她和阿斯兰对弈输赢比分,这才豁然开朗。

三舰联合的时候,他们处在太空,娱乐方式少得可怜,幸好她从草薙号工作舱翻出几张纸,他们终于找到了手写五子棋的娱乐方式。

“我去!你好厉害啊!”卡嘉莉至今仍对阿斯兰棋艺影响深刻,不得不服。

“再来吗?”阿斯兰问道。

“当然!”卡嘉莉一拍桌子,“直到我赢为止。”

“好吧。”阿斯兰画好了棋格,“我让你三子吧。”

结果卡嘉莉还是没有获胜,两人索性一边闲扯起来。

“我好想念重力。”卡嘉莉落子,“轮你了。”

“马上就结束了。”阿斯兰思考了一会儿,“我好了。”

纸又被传了回来,卡嘉莉仔细检查,顿时懊悔万分:“我怎么没看到你这里的四颗呢?”

阿斯兰神秘的笑笑。

忽然卡嘉莉的寻呼机发出了提醒音,卡嘉莉看着消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怎么笑的这么荡漾?”

“当然是因为嫣……保密。”卡嘉莉飞速改口,“总之是好消息。我去转达给弗拉格上校。”

阿斯兰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吧,告诉你吧,等会儿弗拉格上校答应和我和朋友来一把ms模拟战啦。你来吗?”

“乐意之至。”

卡嘉莉非科班出身,驾驶风格以阿斯兰所说就是“脱缰的野马”,出招也很随心所欲,弗拉格上校有意让着她,但是却想不到她被碎石撞到,正好擦到强袭的小刀。

“大小姐!这是碰瓷!”弗拉格抗议道。

“我知道了!只是小失误!”卡嘉莉死鸭子嘴硬。

“实战中是要送命的啊。”缩在驾驶座后面指导的阿斯兰吐槽道。

“你也别说了啊!!”

“不过你也有模有样的,还不错啦。”弗拉格上校算是认可了。

“并没有。”阿斯兰帮她调整了一些数据,“我还是不建议你出击。”

“公子哥真的很严格。”

卡嘉莉好不容易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她急匆匆把纸塞回柜子,阿斯兰的车已经停在楼下了。她简单化了些淡妆,迫不及待冲下楼去。

【推文/seed】ao3上的ac同人文(1)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链接见评论

根据seed第一季24集改写的卡嘉莉pov,添加了更多romantic的细节,比如说凭着烛火谈心啊啥的…卡卡的内心戏也非常丰富2333

单词不难,读着很轻松w作者太太文笔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