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一个简单的赛后整理【主水宽】


阿水你太会了,太会了………


怎么这么熟练啊!

大噶康康

默笙:

搞了个我推cp【克罗斯x莫德里奇,可逆】小群…想拉些小伙伴一起玩_(´ཀ`」 ∠)_




扫码加入或搜群号678141488




就很简陋的群宣…里面暂时就我一个【x




欢迎大噶加入!





【水宽】lust for love

*一个血族paro 血猎水x血族宽


*基本设定与吸血鬼日记类似,当然也有修改的部分




1.Ramos




        对于冰湖镇的居民来说,这原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四。




       笼罩着全镇的晨雾让托尼·克罗斯放弃了去森林觅食的计划,而是选择饮用库存的冰镇血袋——虽然不如活物新鲜。




        总的来说,克罗斯很满意他的新家,双层小别墅,还有间地窖方便存放血包和红酒,花园旁边还有停车位。这是他弟弟菲利克斯替他物色的,原房主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又觉得空关房子交管理费不划算,于是挂牌出租。




        现在是下午五点,克罗斯正牵着狗在森林里的小径漫步,忽然他的狗开始大声吠叫,他跟着狗一路小跑,找到了一处被警方拦起来的某事故的案发现场。




       白发苍苍的警官老鱼因为克罗斯见义勇为捉小偷的事与他关系不错,因此克罗斯得以了解案件的一些隐情,虽然警方对外公布这人因动物咬伤而死,但是实际上,尸体被抽干了血,脖颈处有极深的咬痕,克罗斯自然很清楚这是什么生物所为——食量大,不清理尸体,多半是刚转化的血族新生儿所为。




        “这就有点麻烦了。”




       “ 这是什么意思?”




         克罗斯下意识掩住嘴,他刚才竟然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只好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最近镇上不太平,”老鱼拉着他来到一处远离人群的地方,“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了三四次,但我们毫无线索,频繁使用动物咬伤的理由迟早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啊,也许你会觉得我找你说这些太啰嗦……”




        克罗斯拍了拍老鱼的肩膀,抚摸着他稀疏的白发,用他讨老人喜欢的殷勤微笑向他说:“不,警官先生,我愿尽我的绵薄之力。”




        “就不劳您费心了。”老鱼看了看手表,“我们找到了处理这方面问题的专家,他和你颇有因缘,你待会儿就懂了。”




       克罗斯听的非常困惑,摸不着头脑,直到傍晚七时许 ,穿着白色兜帽衫,戴着银十字架的塞尔吉奥·拉莫斯敲开他家的门时,克罗斯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你就是这间房的房东?”克罗斯开了瓶红酒招待拉莫斯,给自己则倒了杯鲜血,“真意外啊。”




      “是,这间房是我们家的祖宅,带您看房的是我姐,”拉莫斯抿了口红酒,“您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超自然事件处理专家,一年在全球四处奔波,”他抚摸着胸前的银十字架,“跟随着主的指引,让生活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克罗斯心中一震,他换了条腿翘着,将长袖挽上手肘,露出了右手腕的星星手链,这条手链保护他不受日光的灼烧,让他也能在阳光下行走。




       “你的手链很漂亮。”




       “谢谢。”克罗斯受宠若惊,在将鲜血一饮而尽之后,他问拉莫斯,“这段时间你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拉莫斯在冰箱想找些食物作为晚饭,但是里面只有些临近过期的金枪鱼三明治,他很好奇自己的租客到底是何方神圣,几乎可以说是不食人间烟火。




        “你不反对吧。”拉莫斯拿三明治在冰箱加热了会儿,“在下次委托之前我会一直住在这里。我愿意降低你的租金作为补偿。”




        “没事。”克罗斯这才放松了些,幸亏拉莫斯没有翻冷冻柜,他印象中那里有自己放着的饮用了一半的血袋。




        “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拉莫斯主动收拾餐桌,“我听你弟弟说你曾经在慕尼黑和马德里住过几年,怎么会想到搬到一个小镇上的呢?”




        “小镇安静些,可以远离喧嚣。”这倒是实话,雪白的萨摩耶趴在他的腿上,狗毛蹭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对我来说,这个小镇未免太安静无聊了,但在外旅行久了,回家的感觉总是美妙的。”拉莫斯不知什么绕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虎摸萨摩耶,另一只也以撸狗的手法轻轻摩挲着克罗斯金色的头发。




        “说实话,你听说过小镇最近的‘动物袭击’事件了吧。”克罗斯转过头,他的蓝眼睛直视着拉莫斯,“这可一点也不“安静无聊”。”




       “我从老鱼那边听说了这件事。总之没有实锤的事情我也不好妄下结论。”拉莫斯摸了摸他的肩膀,他在背后看不到克罗斯惊愕的表情,只觉得青年整个人体温冰凉,若非看到他活动,完全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




       tbc


       




         






        




        


        




         

一个简单的repo


收到了太太的塔罗牌,真的非常好看!!尤其我老婆弓凛【xxx

 @STAR影法师 

唔……

最近在小号扑腾的多


传送: @默笙 


主蹴鞠和银英ww也欢迎大噶关注



【推文】ao3上相关冰火推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208140


非常“清凉”的文,萝卜每次想去玩雪最后看囧瑟瑟发抖只好带回小木屋抱团取暖

结尾化用了书中萝卜囧最甜的梗


“the snow is melting in it”


我怎么哭了……

【俱乐部拟人】我的高富帅朋友(团厂)

上文:

http://xiaolan74.lofter.com/post/1d6f8e57_12e1a0c93



3.


         他们玩了局气枪射击,阿森纳自诩深谙武器,没想到皇马也同样擅长这些,他们顺利地拿到了头奖——一个棕色的泰迪熊公仔。


       “这个就送你吧。”阿森纳将玩偶塞到皇马怀里,“带回伦敦太占地了。”


       皇马接住了小熊,轻轻地抚摸着,爱不释手,紧缩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阿森纳莫名感觉被戳到了萌点,轻笑出声,皇马看着阿森纳的表情变化,脸一下子涨红了,轻咳几声,把玩偶背在背后,掩饰着自己对毛绒公仔的喜爱。


      “喜欢泰迪熊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阿森纳捋了捋皇马凌乱的刘海,“好了,温格给我发短讯催我集合了,先走了。”


      “慢走。”阿森纳跌跌撞撞往伯纳乌的主出口跑去,迎面撞入了皇马的怀抱——阿森纳大约比皇马矮了半个头,他能感到耳旁皇马呼吸的温度,只见皇马低下头来,轻吻着他左侧脸颊:“回见。顺便,你们的大巴停在另一个出口。”


       “是吗…?”阿森纳捋了捋散到额前的红色短发,换了个方向走,“那谢谢了。”

       

4.

        科尔尼这个点非常安静,阿森纳和皇马坐在草坪上,清冷的月光洒落在他们的身前,在身后留下了长长的相交在远处的斜影。


      “我有预感夏天会很热闹。”阿森纳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皇马,“尽管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我在伦敦的邻居可就闹成一锅粥了。”


      “夏天结束之后我们可以继续探讨这个话题。”皇马故意卖了个关子,“你也知道我来伦敦不可能只是为了看你。”


      “哦?”阿森纳故作失望,“原来我在你心里永远不是第一位的。”


      “别闹。”皇马笑着推了阿森纳一把,“逗你的,这次来真没啥事,就是想当面看看你。”


       阿森纳知道,一般皇马这么说的时候,多半没什么好事。


      “所以,你再带我陪我去西区看悲惨世界吧。”


       阿森纳脸都绿了:“我已经陪你看了十几年的悲惨世界了,我台词都能背下来给你现场演绎,我求求你换一部吧。”


      “经典总是最好的。”


      “闭嘴!”


      “好吧,我实话实说,我在西伦敦有点事。”皇马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还约了切尔西一起看西伦敦德比。”

【俱乐部拟人】我的一个高富帅朋友(团厂)

*致敬阿吧安踏梗


*cp:皇马x阿森纳




 1.

           皇马打来电话的时候,阿森纳正窝在沙发上看AFTV里DT的吐槽来缓解输球的悲伤。


         “我在海布里,那边什么人都没有。”皇马的英语听起来就像埃梅里一样难懂,“你在家吗?出来接我呗。”


       “什么?”阿森纳刚想骂他,但悲哀地发现自己条件反射地就像一个弹簧一样从沙发上跳下,堵在口中的恶言也换成了轻声细语,“我就来。”


       阿森纳披上了耐克出的一件温格大概永远拉不上拉链的外套,骑着车往海布里公寓走去,果然他在西看台看到了远眺夕阳的皇马,这赛季皇马欧战结束地比阿森纳还早几天,阿森纳原本也想嘲讽他几句,结果一看自己的欧联成绩也半斤八两,心里苦得说不出话。


      “我劝过你不要让那个糟老头子修球场。”阿森纳跃下看台,抚摸着海布里球场上零零落落地几块草皮,“你就是不信邪。”


      “你忘了,这些事情我们都决定不了,只能静观其变。”皇马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往昔的荣光已离我们远去。”


      “你倒是挺平静。”阿森纳玩着拉链头,“这可不太像你的作风。”


      “我已经到了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年纪了。”皇马开玩笑道,阿森纳注意到皇马今天竟然没有传穿那件他一直穿的阿玛尼风衣,“你穿衣打扮倒越来越像你们队那个‘金凯瑞’了。”阿森纳忍不住吐槽,“不过我估计你过几天又要穿回那件阿玛尼了吧。”


        “闭嘴。”皇马无奈,“我也不想总和那个男人扯上关系,但他们就喜欢这么写。”


       阿森纳大笑,随即拉着皇马的手跳上了自行车:“想去科尔尼逛逛吗?”         


 2.

    

           阿森纳早在上世纪就听说过皇马的赫赫威名,什么‘20世纪最好的俱乐部’,‘五连冠’,而且和自己对老对头曼联也总是眉来眼去,所以后来曼联的那个帅小子登临伯纳乌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与皇马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本世纪初的一场在伯纳乌的欧冠比赛,那时皇马一头银色长发扎着马尾,穿着骚包的银色prada风衣,安静地站在看台上,全程表情冷漠,唯有那一次亨利突破五人打入进球的时候,坐在对面看台,穿着刚买的安踏帽衫,兜里揣着五十欧打算当作上网费的阿森纳注意到皇马抽了抽嘴角,脸色难看地像吃了一整只青蛙。


       比赛结束皇马主动找到阿森纳,颇有些不情不愿地和他握手:“我刚和温格聊了聊。”


       阿森纳有点惊讶:“他怎么说?放心他不会离开海布里的,他走了银行怎么借我钱?”


      “贷款?建球场?”皇马把阿森纳两根不同长度的帽线拉到齐平,“我原以为是在说笑,你真有胆。”


      “可不。”阿森纳摊了摊手,“我只是个穷小子罢了,每月扮一次吉祥物rex,每周五十欧零花钱供我去网吧消费消费,吃穿住在科尔尼,路费该死的克伦克也不给我报销,说要在年终奖里扣,见鬼了。可不像你这个高富帅。”


      “然后年年十六郎。”皇马自嘲道,“什么银河战舰,我都脸红。”


      阿森纳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口袋里的游戏点卡塞到皇马手里:“我们要不一起去附近的游戏厅一解千愁?”

lof不知抽的什么风 死活发不出来……


简介:阿宽变成了一只猫


庆祝伊狗进入大名单……

大噶新年快落!

此时一位沉迷学习【并不 的高三dog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