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欧美二次】
文艺青年
奶粉
头像by火火

在码字……


可是脑洞枯竭

打个小广告

请大家一起来玩呀_(:_」∠)_w

向死而生:

一块儿来玩啊_(┐「ε:)_顺便求扩


昔年如歌:



心脏组同好群 528738783

(喜欢心脏4+2组的都可以来加!)

群主@向死而生 

就这样……


【楚苏】ours(END)

云秀姐姐生快!作为御姐控很喜欢她❤️

摸了篇楚苏当生贺




夏风飒爽,轻轻掀起橙发姑娘裙袂的一角,而那姑娘似乎毫不自知,仍在和西方记者谈笑。

“沐橙对于这方面已经驾轻就熟了。”叶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的旁边,熟练地点了根烟。

“下次别在我旁边抽烟。”楚云秀站了好一会儿,悻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免得让我想复吸。”

“你别欲盖弥彰了,”叶修笑得一脸心脏,“你换了件队服想掩盖烟味吧。”

楚云秀打量了一眼叶修,做了个鬼脸:“可以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实话实说吧,你昨天在阳台抽烟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话音刚落,叶修瞥见喻文州拿着笔记本在走廊里找人,就赶忙截住他,两人尬聊了一会儿,越聊越起劲,就边聊边往前走,走到拐角的女厕所也毫无反应要转弯。

楚云秀转回视线,苏沐橙仍然被西方记者缠住,最后苏沐橙再也崩不住微笑,推说自己内急,往前面的厕所奔去。

不知道她绕了几圈,最终才慢悠悠地绕回了阳台,楚云秀等得心急,不容分说就抱紧了苏沐橙。

“好慢。”

“西方记者跑的比谁都快,还好我耐力好。”苏沐橙自嘲。

“让我猜猜下一期电竞周报的标题吧……”楚云秀想了想,“震惊!发挥不佳,赛后联盟女神落荒而逃。”

“哼。”苏沐橙倒被模仿记者说话腔调的楚云秀逗笑了,“你可以去当潘林接班人了。”

楚云秀捏了把她的腰,苏沐橙眼疾手快,一招葵花袭胸手,被楚云秀避开,结果被苏沐橙钻了个空档,刚梳好的头发被弄得乱七八糟。

“苏沐橙我要剪掉你的头发!”楚云秀气势汹汹地喊着,苏沐橙在前面没命地跑,“随意”地推开了一间房间,大喊:“叶修哥,我来了!”

楚云秀穿着高跟站在门外气喘吁吁,透过猫眼一瞥,得,四大战术师都挤在叶修宿舍里谈笑风生呢。

肖时钦无意间瞥到了门口的楚云秀,赶紧开门放她进来休息。

“云秀也来了,正好,你们俩都得反思反思,这国际赛呢,别太放飞了。”叶修拿着一沓数据扔给她们,“团队配合其实还是有些欠缺的地方,打得强势是好,但是要讲究一个度。”

“知道啦。”苏沐橙点点头,“我和云秀先去餐厅,午饭见。”

叶修大手一挥:“去吧。顺便帮我带包烟,不要拿云秀的女士烟给我就好。”

楚云秀突然瞪了叶修一眼,叶修只是狡黠地笑笑,给她做了个口型:“沐橙。”

她举双手投降,只好把私藏在口袋里的烟盒交出来,听完苏沐橙一顿说教。

楚云秀的手纤长白皙,但是关节处还留着学生时代留下的老茧,指尖也更粗糙一些,苏沐橙比她更甚。但就是这双看似软弱无力的手,在荣耀中就能迸发出无穷的能量,多少人栽在猛烈元素法师的火力之下。

言语就像风,生活中总有人会举着反对的牌子,好像特别了解一样指手画脚地评论,朝闪闪发光的东西扔小石子。(ours歌词*)她们被这些笼罩着,生活让爱显得更加艰难,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再进一步,担心会对事业产生的影响和曝光之后的风险,但是此时此刻,爱属于她们。

楚云秀喜欢苏沐橙不好笑的冷笑话;苏沐橙喜欢楚云秀的口红色号,周围人总是因为楚云秀抽烟而指指点点,但苏沐橙并不是在意那些风言风语而劝楚云秀戒烟,而是真心希望她身体健康。

她们的心属于彼此。



end



【王肖】神医王杰希(END)

最近真的王肖不足……

看了b站韭菜神医鬼畜 以及自己亲身经历写的小段子(

虽然文力不足,七月份王肖粮还是新鲜出炉233


【王肖】神医王杰希

王杰希一进门,就看见肖时钦瘫在沙发上,长腿毫无形象地往茶几上一搁,腿上一道老伤疤非常醒目。

据传,肖时钦选择加入雷霆战队,是因为他是阿杜的死忠粉,因此他又转会过,对此,知情人王杰希表示,此事半假半真。肖时钦喜欢打篮球是真,但他却是个科蜜。

这不,好不容易放了夏休期,雷霆终于突破了一轮游,兢兢业业的肖时钦队长在和队友打完篮球之后,扭伤了脚,还发起了鼻炎。

“你就是平时太累,现在松下来什么毛病都暴露出来了。”王杰希教育道,“你看看你,诶……”

肖时钦敷衍地点点头,缩了缩鼻子,把毯子也裹得更紧了一些。

王杰希也不忍心看着他这么受罪:“我家有个秘方,对鼻炎患者就很管用……”

“嗯?”

“煮白萝卜水,还要吸沸腾的水蒸气。”王杰希刮了刮肖时钦揉红的鼻子,“看你这副病怏怏的样子……”

肖时钦回想到了那些年被逼着吃萝卜的恐惧,飞快的摇头:“拒绝白萝卜!”

“挑食可不好啊,”王杰希看着大夏天在空调房把自己裹成粽子的肖时钦,没好气地说道,“我知道你平时比较随便,这几天我亲自下厨,照着那些养生食谱,帮你好好调理调理。”

肖时钦偏过头:“我真不喜欢白萝卜。”

在外人面前温文尔雅,成熟稳重的雷霆队长,一人是整个团队的顶梁柱,只有在王杰希面前,稳重,坚强,这些都不堪一击;他会在半夜给王杰希发短信抱怨“被空调冻醒是最骚的”,也会被脑筋转不过弯的队员弄得“几乎崩溃”。

王杰希最终还是逼着肖时钦把白萝卜水喝光,然后在饭桌上用慈祥的目光盯着他一口一口把红烧白萝卜炒毛豆吃完。

吃完晚饭,肖时钦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客厅走去,王杰希连忙去搀扶他,两人无聊地看着综艺节目,在freestyle的背景音下,肖时钦靠着王杰希的肩膀,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在雷霆的时候,肖时钦可以算是修仙第一人,戴妍琦曾对队长在四点微博替她点赞感到非常诧异。但肖时钦永远是最早到训练室的,下午亲自主持复盘,他一整天都看上去神采奕奕。

最终,肖时钦同志的鼻炎还是被治好了,他对王杰希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看来王队不仅擅长占卜,对医学也颇有研究啊。神医之名该易主了。”

王杰希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哪能呢,我充其量只能治你一个人。对其他人没效果。”

end




【冰火】同居三十题(2)

本章掉落玫瑰珊 剧里的小玫瑰真的攻的不要不要的x

1


2一起外出购物(玛珊)

“能借用你一些时间吗?”

“当然可以。”珊莎话音刚落,玛格丽就牵着她的手,小跑出宫,她们没有更衣,也没带侍女。但她们在大街上依旧显得格格不入。

珊莎来君临这么久,却很少上街,也难怪如此,她现在处境就像是被软禁的人质,街上的繁华与她无干。喧嚣热闹的城市把它阴险的獠牙藏起来,在你沉浸其中的时候,直击要害。

玛格丽相反,她初来君临,就很快适应了君临的方式,经常被侍女簇拥着,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安抚百姓,了解民情。如同玫瑰扎根在君临城中心,枝叶向周围延伸。

珊莎新奇地观察着君临的街头。各色人等在街上穿行,人流把她挤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多亏玛格丽,一直紧紧地牵着她的手,珊莎才不至于在人流中迷失。

玛格丽不时停下脚步,拿起商品仔细审视,一边和小商小贩攀谈,或者和旁边的顾客聊上几句,几个商人认出了她,争着向她赠送礼物,她全盘接受,回头又将那些礼物毫无保留地送给那些流浪汉和孩子。

“珊莎?”玛格丽望着有些呆滞的珊莎,赶紧让她回过神来,“看看这个头绳,喜欢吗?”

那是根细细的红线,串了颗珍珠当作点缀。珊莎点点头表示很喜欢,玛格丽马上从口袋里掏钱。

“我来吧。”珊莎刚想掏钱,却被玛格丽抢先了,“当我送你的吧。”玛格丽轻描淡写地说着,握住珊莎的手将她伸出的手臂慢慢拉回。

玛格丽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珊莎不由得感叹,她算是在这座王宫少数对自己态度好的,但珊莎仍旧对她十分警惕,还有几分微微的心疼,心想善良美丽的玛格丽,长途跋涉从富庶优美的高庭来到嘈杂喧闹的君临,整日面对的是瑟曦这种蛇蝎心肠的人,未婚夫又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得知了乔佛里的斑斑劣迹,玛格丽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

她握紧了珊莎的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珊莎注意到她指尖有些发白,但神色却镇定自若。

两人一路闲逛,珊莎把红发绳绑在手上,玛格丽后来也买了个红手链。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话题又拐回爱情上。

玛格丽对此显然有自己的独到见解,珊莎觉得她此刻浑身散发着朝气和活力,与王宫里沉静内敛不同,她谈话间神采飞扬,热情洋溢。

“女人总是要试着处过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有的喜欢高的,有的喜欢矮的;有的喜欢毛茸茸的,有的喜欢光溜溜的;有的喜欢漂亮的男人,有的喜欢丑陋的男人……有的么,喜欢漂亮的女孩……”(剧里原话*)

这时,玛格丽勾起了珊莎的下巴,在她脸颊留下轻吻。

路过的卖花女手捧鲜花急匆匆地从她们身旁奔过,被玛格丽拦下。

“我要一束红玫瑰,送给这位小姐。”她口气温柔,小女孩立即照做。

“玛格丽……”

“别动。”玛格丽摘下一朵玫瑰,插在珊莎发鬓上,“好了。”

珊莎觉得空气在那一刻停止了流动,玛格丽棕色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几乎快淹没了珊莎的理智。

那一刻她觉得她们相爱。玛格丽对她确实是不同的,那种眼神,她没从别的场合看到玛格丽露出那种眼神过。她和其他贵族男性交往中总是保持着淡淡的疏离。而珊莎也喜欢玛格丽,在君临唯一给她些许温暖和宽慰。

但过了不久珊莎就冷静下来,玛格丽有着她祖母的影子,她很清楚的明白,虽然她更年轻漂亮更有人情味。

珊莎回过神来的时候,玛格丽正玩味地看着她:“你经常走神啊……”

“咳咳。”珊莎试图掩饰着内心的波动,“有点累了。”

“那就回宫吧。这里虽然又臭又挤,可是却比宫里的铜臭和戾气要好多了。”

珊莎点点头,玛格丽牵着她的手,她们向宫里走去。

夕阳将她们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落日的余晖照映着她们的背影显得如此闪耀。

tbc

【冰火】同居三十题(1)

庆贺冰火第七季开播!

涉及cp:狼家相关(带席恩)、少量玫瑰家 狮家 龙家

本次掉落萝卜囧【无差】

ps:同居三十题题目

1.相拥入睡
2.一同外出购物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4.一方的起床气
5.做饭
6.大扫除
7.浏览过去的相片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9.相隔两地的电话
10.早安吻
11.替对方挑衣服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13.一方卧病在床
14.午睡
15.帮对方吹头发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18.接对方回家
19.离家出走
20.一个惊喜
21.屋顶上看星星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25.喝醉
26.无伤大雅的小打闹(枕头大战之类的)
27.穿错衣服
28.一方受轻伤(扭伤,割伤)
29.意外的求婚
30.滚床单


1相拥入眠(萝卜囧)

罗柏小时候怕黑,这是他和琼恩之间的秘密。堂堂北境之王因为怕黑于是偷偷溜到琼恩床上睡觉,这么劲爆的信息琼恩不愿意与他人分享,一是怕罗柏知道之后把他胖揍一顿,琼恩知道他真的干得出来;二是琼恩不愿意让北境之王“不那么勇敢”的那一面暴露给别人,即使是其他弟兄姐妹。

那时候罗柏年纪很小,大概是六七岁,或者不到,琼恩也记不清楚了。

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户,能隐约听到呼啸声。北境就算是夏天依旧冷得刺骨,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山丘上还未完全消融的残雪映着清冷的月光,反射出显眼的银白色。

那天琼恩结束了一整天的剑术训练,晚上还被学士拉去教授算术,回到卧室早已疲惫不堪,自是倒头就睡,过了半个时辰,他翻了翻身,却觉得磕到什么东西,一惊,连忙点亮蜡烛,结果被眼前场景弄得哭笑不得——

白天拽得不行的“未来临冬城公爵”此刻死死抱着他的大腿,抬起头擦了擦眼睛,烛火映衬着罗柏凌乱的红发,两人在火光照映下面面相觑,表情都很尴尬,尤其是罗柏,耳根都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琼恩疑惑地问道。

罗柏偏过头:“我的房间又黑又冷,所以特地来到你的房间就寝。”

“……”满满地都是槽点,琼恩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为什么是我?”

“作为未来的临冬城公爵,我想来你房间就来你房间。”罗柏转过头,又是那副臭屁的语气,“快给我一半被子,我冷死了。”

琼恩无奈,只好盖好被子,罗柏习惯把身子蜷起来睡,这时候琼恩总是会拥抱他,用两个人的体温温暖这个被窝。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奈德远赴君临,那之后罗柏每日把自己关在城堡里,白天操练士兵,晚上跟着学士一起算账,讨论工作,几乎到天蒙蒙亮才能结束,罗柏多数在会议桌上就睡着了,然后几个时辰后被席恩或者学士拍醒,迎接下一天。

琼恩的房间没人去动,空荡荡的床,从此再也没人睡过。

tbc

【修改·肖戴】faded(1)

修改稿……

费牛怒夺19冠,心情大好!

【肖戴】faded

1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国家队众人纷纷迅速撤离机房,像巨人涌进玛丽亚之墙一样涌进餐厅。

凭借着大长腿的优势,肖时钦抢到了一个好座位,熟练地用着英文向服务员点菜。

“哟,小肖啊,哥实在找不到空桌,要不咱就凑一桌?”

肖时钦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最后还是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只见张新杰和喻文州两人一路像是在讨论着战术,也鬼使神差地坐到了自己对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每个人都在埋头吃饭,相比隔壁,在大谈八卦的一大桌,形成了鲜明对比。

“小肖,在国家队还习惯吗?”叶修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肖时钦听出了弦外之音,点点头:“还好。”

“很羡慕拥有这些队友吧。”叶修拍了拍他的肩,“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肖时钦无奈的笑笑:“叶神慢走。”

等叶修笑呵呵地坐到苏沐橙他们一桌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开口:“肖队有心事吧。”

肖时钦“咣当”一下把手上的叉子摔到地上,张新杰好心的帮他拿出了桌上放的备用刀叉。

“队内对抗赛中肖队的表现有点……忽上忽下啊。”喻文州继续说道,“不可不说你和楚队的配合确实是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但是你的指挥…”

“小失误。”肖时钦说道,“我还不习惯……”意识到有点不对的肖时钦赶紧改口“我是说我会改变一下思维。”

“肖队,”张新杰不知什么时候解决了咖喱饭,“问题并不在于风格问题,我和喻队都觉得,是你心有杂念导致发挥不稳定。”

肖时钦叹了口气,放下刀叉:“失恋了。”

这三个字石破天惊,惊得另外两个人目瞪口呆:“方便问一下那个谁的名字吗?”

“我们队的小戴啊。”肖时钦没有隐瞒,“前些天跟一个小子脱团了。”

他把杯子里的浓茶一饮而尽,辛酸的失恋男人形象呼之欲出。

喻文州和张新杰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经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比赛中肖时钦运筹帷幄,看上去很老谋深算的样子,但场下一直都是个很接地气,而且挺有浪漫精神的人。

“顺其自然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张新杰憋出这么一句话,倒把肖时钦逗笑了。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多违和。来,干了!”肖时钦举起茶杯,三人轻轻碰杯。

肖时钦喜欢戴妍琦,这个以前只存在于粉丝的幻想和几位好友的推测,最终被正主坐实了。

“之前有看出一点苗头,没想到结局这么悲惨。”喻文州微笑着补刀,“不过你这个不叫失恋,还没恋上呢。”

“喻文州,你嘴好毒啊。”肖时钦吐槽,“不提这个了,我会提高状态的,之前让你们担心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等会儿还要讨论一下人选。”张新杰看了看表,说道。

肖时钦拿出手机,锁屏是他和戴妍琦的合影,屏幕中央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是上次在兴欣不小心摔的。这道裂痕很微妙地将两人分隔开来,暗示了他如今的处境,让肖时钦有些懊恼。






一个迷之片段

给组织汇报进度@海夜璇心 
抄送@夜者无歌 

【点文·肖戴】小别离

0
在肖时钦离队去备战世邀赛之前,他接到了三个电话,一个是他妈妈的,絮絮叨叨地说着她对多年前邂逅的瑞士帅哥的回忆;另一个是方学才的,这位兢兢业业而且十分耿直的副队叮嘱他要注意按时睡觉和吃饭;最后一个是戴妍琦的,小姑娘声音夹杂着哭腔,只说了一句话:“加油!”

肖时钦的心跳没来由地漏了一拍。他捏着手上黑色的发绳(从戴妍琦房间里顺的),不停的转着,差点走错了登机口。

“等我回来。”肖时钦犹豫半天,补发了条短信。


tbc

以示我今天码了字











【肖戴】江湖行(1-6)

我流古风

【肖戴】江湖行

1

夜色如墨,但是相国府内仍然灯火通明,舞女们载歌载舞,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觥筹交错间,有人悄悄凑到相国边上耳语道:“听说皇上将西域的夜明珠赏赐给您,今天大好时光,不拿来赏赏脸啊?”

相国觉得他所言极是,大手一挥,便令长子喻文州前去库房取来。

宾客听闻这里的动静,不禁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早就听说这颗夜明珠是西域的瑰宝,这次西征告捷,皇帝先关心的不是疆土,而是这颗夜明珠。据说这颗夜明珠有鸡蛋大小,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通体透明,内壁隐隐约约有类似水波的波纹。

喻文州年方弱冠,饱读诗书,是世家公子间的佼佼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吟诗作赋,也能协助父亲工作,对朝政大事也颇有自己的看法。

他本就嫌这个宴会有些无聊,这个能出去散散心的机会他求之不得,他招招手,几个侍从便领着他前往库房。

一路上,冷风吹得语喻文州浑身一颤,侍从赶紧拿出狐裘给他披上。

他们在相国府绕了半天,才来到库房门口,只见两个守卫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鼾声如雷。

喻文州皱了皱眉,侍从递上钥匙,他亲手推开门,只见一团黑影从窗户一跃而下,夜明珠也不翼而飞,他暗叫不好,便让侍卫向相国汇报情况,他自己则去追赶盗贼。

盗贼身着一袭白衣,从背影看上去倒颇有一种潇洒自如的气质。他轻功极好,在屋顶上依旧健步如飞。

“什么人?”喻文州心里疑惑,加快了脚步。同时挽弓在手,对着前方“嗖”就是一箭。

可那人似乎早就感觉到一般,身子一偏,躲开了。

“喻公子好身手。”白衣人轻笑,从房梁一跃而下,“我先走一步了。”

“哪里走!”喻文州也跟着跳下,可是哪里还有白衣人的身影,只有一个推车的老婆婆。

“老婆婆,您可看到一个白衣人从此处路过?”

老婆婆思索一番,往右边一指,喻文州匆匆道谢,余光却瞥到老婆婆袖中耀眼的白光。

他正感到哪里不对,转头望去,“老婆婆”早就不见了。

2

戴妍琦正准备更衣就寝,忽然听见窗前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连忙披了件外套,拉开窗帘,却看见窗台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有一颗夜明珠。

第五件。戴妍琦心里默数着,这已经是她收到第五件贵重的礼物了,可是她却不知道是谁送的。

那人总是神神秘秘的,送礼物的时间却固定在晚上,这让戴妍琦感到既恐慌又好奇。

下一次一定要见到他,她想。

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肖时钦正躲在树影中间,看着戴妍琦小心翼翼地将夜明珠收好,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喂,肖哥。”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走了吧。”

“走。”肖时钦从树上一跃而下,和方学才乘上车走了。

3

喻丞相今天脸色很难看,连累着喻文州也没少挨批评。

其实喻府早就暗自下达命令,密查夜明珠去向,喻文州认为盗贼的目的是急于脱手换钱,去珠宝店典当行搜查必有结果。可是几天搜查下来,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真是烦人啊。”一次世家公子聚会上,喻文州向好友黄少天抱怨道,“盗贼吃准我们没办法大张旗鼓,这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那么白衣人呢?”张新杰询问道,“有什么线索?”

“这个倒有。”喻文州点点头,“这个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盗圣”,绰号“生灵灭”,我已经派人密切关注他的情况,只要他胆敢继续作案,就将他一网打尽。”

“这个方案不错。”张新杰点点头,“可是据你说他武功不错,尤其是轻功,还有同伙。想抓难度也不小。”

“大不了我派府上的精兵帮你,”黄少天勾住喻文州的肩膀,“怎么样啊文州?”

“那真是谢谢少天了。”喻文州笑笑。

“想帮忙直接开口就行。”张新杰说,“我和韩将军也熟。”

“这点事还用不着动用韩将军。”喻文州想到韩文清的黑脸就有些后怕。

“没问题的,我们一出手,管教贼子伏法。”黄少天捏了捏喻文州的脸,“文州你不要板着脸,开心点嘛。”

“好。”

4

听到父亲的命令的时候肖时钦是拒绝的,偷东西也要看主人,在张尚书头上动土,比在喻丞相那里要麻烦多了。况且自己刚在京城搞了个大新闻,顶风作案难免翻车。

“肖大哥,我在精神上支持您。”方学才大笑,“可是我那天要去当铺出点货,不一定能帮到忙。”

“记得帮我烧点纸钱吧。”肖时钦揶揄着,“还要帮我备辆车。”

“兄弟,”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不送你了。”

肖时钦很感动,然后在心里问候了方学才的父母,同时也是自己的“父母。”

他难得带了剑,肖时钦根本想象不出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脑洞怎么会这么大,居然铸造了一把无形之剑,除非在灯光下,才能看见剑身映出的亮闪闪的影子,故名曰闪影。

肖时钦躺在在尚书府的屋顶上,仔细回想着计划好的路线,再一看四下无人,一切妥当,便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打晕了两个守卫,敲开了库房的锁。

没想到这个张尚书家里的宝贝比喻丞相家里的都多,在肖时钦心中感慨的时候,咯噔一下,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肖时钦此刻已经把宝贝藏在袖口里准备从窗外翻出去了,半个身子挂在窗外,此刻他和那个来库房拿东西的小孩四目相对,彼此都觉得很尴尬。

“你好呀,我叫……”肖时钦扭头躲开了小孩扔来的飞镖,“小孩子玩这个太危险了。”

他翻出窗外,从远处还看见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一起跑步。

“果然是你。”两人一前一后,包围了肖时钦,“你胆子不小。”

“我本来也不想来的。”肖时钦摸摸头发,“先走一步了二位。”他朝韩文清晃了个假动作,然后剑锋擦过张新杰的官服,留下了一道口子,“我真的要走了。”

话音刚落韩文清的拳头就招呼上来了,肖时钦拿闪影挡了挡,趁对方纳闷的当儿来了一脚扫堂腿。

这些招数都是世家公子不屑去学的,可是肖时钦本就是落草江湖,为人不羁的盗圣,对于武功自然是多多益善,自我改进。

张新杰自始至终也没说什么,逆光的十字星在他手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看的肖时钦心里发毛。

肖时钦弯腰躲过逆光,又猝不及防被韩文清揍了一拳,觉得自己下半生幸福堪忧,他勉强招架着两人的攻击,瞅着一个空当,一个瞬移,闪影顶开了逆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迅速脱身。

还没等他喘口气,一名剑客气势汹汹地冲他跑来,剑锋释放着刺骨的寒气,地上都结了层厚厚的白霜。

肖时钦与他交手了数招,只觉得手臂越来越沉,他回想着逃跑路线,余光向四周瞥了瞥,远处有一个持弓少年,箭头对着他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肖时钦虚晃一招,移到剑客身后,借冰雨挡开了那支箭。

箭雨向他袭来,肖时钦集中精力,挥舞着闪影一顿猛砍,远远看见尚书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心想方学才也没有那么狠心。万万没料到这一走神,膝盖便中了一箭。

肖时钦忍痛拔下箭,不顾一切往尚书府门口跑去,跳上马车绝尘而去。

直到坐上马车他依旧惊魂未定,膝盖上早已血流如注,再也支撑不了他使用瞬移步。

马车向郊外驶去,过了一段距离之后,肖时钦又吩咐车夫:“去戴府。”

5

肖时钦从左袖中找到了几件首饰,这是他在张尚书府里顺来的,他猜想小女孩肯定很喜欢这些东西。

戴妍琦的闺房窗户紧闭,肖时钦艰难地爬上了窗台,将首饰放在窗台上,结果一脱手,他便直直往下摔去。

一只纤纤素手握紧了他的手,窗户被打开,戴妍琦终于看清了肖时钦清秀的面孔,两人手忙脚乱地终于把肖时钦拉上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肖时钦坐定,连忙道谢。

“还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戴妍琦眨眨眼,眼神却往梳妆台堆着的珠宝首饰望去。

“肖时钦。”

“一直以来也谢谢你了,肖时钦。”戴妍琦目光柔和。

肖时钦觉得这一刻戴妍琦美得不像话,他仿佛忘了怎么言语,只好从脑海里搜刮出一些用烂的词汇赞美眼前的姑娘。

“你还是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吧。”戴妍琦再度开口,“太昂贵了,我受不起。”

肖时钦此刻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姑娘……”

“卿本才子,奈何做贼?”戴妍琦盯着他写的情书,“官府的人好像跟来了,你在我这里先躲一躲吧。”

“恕难从命。”肖时钦站了起来,“我敢做敢当,不能连累你。”

戴妍琦睁大了眼睛,想拉住他,可是肖时钦已经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他每次都走的那么快。

6

肖时钦觉得自己的表情像个英勇就义的烈士,平添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道。

他从袖口掏出了张尚书家的传家玉佩,晃了晃:“质感不错,虽然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想要这种东西。”

张新杰看上去还保持冷静,但紧握着的双拳还是暴露了他的愤怒。

肖时钦环顾四周,方学才还没到,他悲哀地觉得不等方学才来他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冰雨的剑锋已经划破了他的手臂,鲜血淋漓。

“啧。”肖时钦捂着手臂,拔出闪影,与黄少天对了几十招,只觉得手臂酥麻,无力再战。

方学才终于赶来了,背上的圆头弯刀闪过一丝寒光,肖时钦偷偷和他对了个眼色,让他躲在树后面。

“你说的对。”喻文州没参与这次战斗,“这个武器的确很眼熟。”

“剑谱排名20的闪影。上一任主人是……”张新杰想了想,喻文州替他补充了出来,“前上将军。”

“看来大名鼎鼎的生灵灭还和前上将军有这种关系。”喻文州叹了口气,“这样对他也许是好事。”

“他要逃了。”张新杰忽然提高了声调,喻文州往前面看过去,肖时钦边战边退,慢慢靠近那棵大树。

“少天身后!”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一惊,身后的方学才扑了个空,这个空档被肖时钦抓住, 两人迅速消失不见。

“别追了。”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这位仁兄可能是我们的老熟人,这一次暂且放过他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