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百日肖戴-Day24】江湖录(1)

我流古风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别时茫茫江天月  @侧着犯夏乏的长凝 
1

夜色如墨,但是相国府内仍然灯火通明,舞女们载歌载舞,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觥筹交错间,有人悄悄凑到相国边上耳语道:“听说皇上将西域的夜明珠珠赏赐给您,今天大好时光,不拿来赏赏脸啊?”

相国觉得他所言极是,大手一挥,便令长子喻文州前去库房取来。

宾客听闻这里的动静,不禁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早就听说这颗夜明珠是西域的瑰宝,这次西征告捷,皇帝先关心的不是疆土,而是这颗夜明珠。据说这颗夜明珠有鸡蛋大小,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通体透明,内壁隐隐约约有类似水波的波纹。

喻文州年方弱冠,饱读诗书,是世家公子间的佼佼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吟诗作赋,也能协助父亲工作,对朝政大事也颇有自己的看法。

他本就嫌这个宴会有些无聊,这个能出去散散心的机会他求之不得,他招招手,几个侍从便领着他前往库房。

一路上,冷风吹得语喻文州浑身一颤,侍从赶紧拿出狐裘给他披上。

他们在相国府绕了半天,才来到库房门口,只见两个守卫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鼾声如雷。

喻文州皱了皱眉,侍从递上钥匙,他亲手推开门,只见一团黑影从窗户一跃而下,夜明珠也不翼而飞,他暗叫不好,便让侍卫向相国汇报情况,他自己则去追赶盗贼。

盗贼身着一袭白衣,从背影看上去倒颇有一种潇洒自如的气质。他轻功极好,在屋顶上依旧健步如飞。

“什么人?”喻文州心里疑惑,加快了脚步。同时挽弓在手,对着前方“嗖”就是一箭。

可那人似乎早就感觉到一般,身子一偏,躲开了。

“喻公子好身手。”白衣人轻笑,从房梁一跃而下,“我先走一步了。”

“哪里走!”喻文州也跟着跳下,可是哪里还有白衣人的身影,只有一个推车的老婆婆。

“老婆婆,您可看到一个白衣人从此处路过?”

老婆婆思索一番,往右边一指,喻文州匆匆道谢,余光却瞥到老婆婆袖中耀眼的白光。

他正感到哪里不对,转头望去,“老婆婆”早就不见了。

2

戴妍琦正准备更衣就寝,忽然听见窗前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连忙披了件外套,拉开窗帘,却看见窗台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有一颗夜明珠。

第五件。戴妍琦心里默数着,这已经是她收到第五件贵重的礼物了,可是她却不知道是谁送的。

那人总是神神秘秘的,送礼物的时间却固定在晚上,这让戴妍琦感到既恐慌又好奇。

下一次一定要见到他,她想。

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肖时钦正躲在树影中间,看着戴妍琦小心翼翼地将夜明珠收好,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喂,肖哥。”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走了吧。”

“走。”肖时钦从树上一跃而下,和方学才乘上车走了。

3

喻丞相今天脸色很难看,连累着喻文州也没少挨批评。

其实喻府早就暗自下达命令,密查夜明珠去向,喻文州认为盗贼的目的是急于脱手换钱,去珠宝店典当行搜查必有结果。可是几天搜查下来,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真是烦人啊。”一次世家公子聚会上,喻文州向好友黄少天抱怨道,“盗贼吃准我们没办法大张旗鼓,这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那么白衣人呢?”张新杰询问道,“有什么线索?”

“这个倒有。”喻文州点点头,“这个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盗圣”,绰号“生灵灭”,我已经派人密切关注他的情况,只要他胆敢继续作案,就将他一网打尽。”

“这个方案不错。”张新杰点点头,“可是据你说他武功不错,尤其是轻功,还有同伙。想抓难度也不小。”

“大不了我派府上的精兵帮你,”黄少天勾住喻文州的肩膀,“怎么样啊文州?”

“那真是谢谢少天了。”喻文州笑笑。

“想帮忙直接开口就行。”张新杰说,“我和韩将军也熟。”

“这点事还用不着动用韩将军。”喻文州想到韩文清的黑脸就有些后怕。

“没问题的,我们一出手,管教贼子伏法。”黄少天捏了捏喻文州的脸,“文州你不要板着脸,开心点嘛。”

“好。”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