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肖戴】江湖行(1-6)

我流古风

【肖戴】江湖行

1

夜色如墨,但是相国府内仍然灯火通明,舞女们载歌载舞,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觥筹交错间,有人悄悄凑到相国边上耳语道:“听说皇上将西域的夜明珠赏赐给您,今天大好时光,不拿来赏赏脸啊?”

相国觉得他所言极是,大手一挥,便令长子喻文州前去库房取来。

宾客听闻这里的动静,不禁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早就听说这颗夜明珠是西域的瑰宝,这次西征告捷,皇帝先关心的不是疆土,而是这颗夜明珠。据说这颗夜明珠有鸡蛋大小,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通体透明,内壁隐隐约约有类似水波的波纹。

喻文州年方弱冠,饱读诗书,是世家公子间的佼佼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吟诗作赋,也能协助父亲工作,对朝政大事也颇有自己的看法。

他本就嫌这个宴会有些无聊,这个能出去散散心的机会他求之不得,他招招手,几个侍从便领着他前往库房。

一路上,冷风吹得语喻文州浑身一颤,侍从赶紧拿出狐裘给他披上。

他们在相国府绕了半天,才来到库房门口,只见两个守卫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鼾声如雷。

喻文州皱了皱眉,侍从递上钥匙,他亲手推开门,只见一团黑影从窗户一跃而下,夜明珠也不翼而飞,他暗叫不好,便让侍卫向相国汇报情况,他自己则去追赶盗贼。

盗贼身着一袭白衣,从背影看上去倒颇有一种潇洒自如的气质。他轻功极好,在屋顶上依旧健步如飞。

“什么人?”喻文州心里疑惑,加快了脚步。同时挽弓在手,对着前方“嗖”就是一箭。

可那人似乎早就感觉到一般,身子一偏,躲开了。

“喻公子好身手。”白衣人轻笑,从房梁一跃而下,“我先走一步了。”

“哪里走!”喻文州也跟着跳下,可是哪里还有白衣人的身影,只有一个推车的老婆婆。

“老婆婆,您可看到一个白衣人从此处路过?”

老婆婆思索一番,往右边一指,喻文州匆匆道谢,余光却瞥到老婆婆袖中耀眼的白光。

他正感到哪里不对,转头望去,“老婆婆”早就不见了。

2

戴妍琦正准备更衣就寝,忽然听见窗前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连忙披了件外套,拉开窗帘,却看见窗台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有一颗夜明珠。

第五件。戴妍琦心里默数着,这已经是她收到第五件贵重的礼物了,可是她却不知道是谁送的。

那人总是神神秘秘的,送礼物的时间却固定在晚上,这让戴妍琦感到既恐慌又好奇。

下一次一定要见到他,她想。

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肖时钦正躲在树影中间,看着戴妍琦小心翼翼地将夜明珠收好,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喂,肖哥。”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走了吧。”

“走。”肖时钦从树上一跃而下,和方学才乘上车走了。

3

喻丞相今天脸色很难看,连累着喻文州也没少挨批评。

其实喻府早就暗自下达命令,密查夜明珠去向,喻文州认为盗贼的目的是急于脱手换钱,去珠宝店典当行搜查必有结果。可是几天搜查下来,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真是烦人啊。”一次世家公子聚会上,喻文州向好友黄少天抱怨道,“盗贼吃准我们没办法大张旗鼓,这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那么白衣人呢?”张新杰询问道,“有什么线索?”

“这个倒有。”喻文州点点头,“这个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盗圣”,绰号“生灵灭”,我已经派人密切关注他的情况,只要他胆敢继续作案,就将他一网打尽。”

“这个方案不错。”张新杰点点头,“可是据你说他武功不错,尤其是轻功,还有同伙。想抓难度也不小。”

“大不了我派府上的精兵帮你,”黄少天勾住喻文州的肩膀,“怎么样啊文州?”

“那真是谢谢少天了。”喻文州笑笑。

“想帮忙直接开口就行。”张新杰说,“我和韩将军也熟。”

“这点事还用不着动用韩将军。”喻文州想到韩文清的黑脸就有些后怕。

“没问题的,我们一出手,管教贼子伏法。”黄少天捏了捏喻文州的脸,“文州你不要板着脸,开心点嘛。”

“好。”

4

听到父亲的命令的时候肖时钦是拒绝的,偷东西也要看主人,在张尚书头上动土,比在喻丞相那里要麻烦多了。况且自己刚在京城搞了个大新闻,顶风作案难免翻车。

“肖大哥,我在精神上支持您。”方学才大笑,“可是我那天要去当铺出点货,不一定能帮到忙。”

“记得帮我烧点纸钱吧。”肖时钦揶揄着,“还要帮我备辆车。”

“兄弟,”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不送你了。”

肖时钦很感动,然后在心里问候了方学才的父母,同时也是自己的“父母。”

他难得带了剑,肖时钦根本想象不出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脑洞怎么会这么大,居然铸造了一把无形之剑,除非在灯光下,才能看见剑身映出的亮闪闪的影子,故名曰闪影。

肖时钦躺在在尚书府的屋顶上,仔细回想着计划好的路线,再一看四下无人,一切妥当,便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打晕了两个守卫,敲开了库房的锁。

没想到这个张尚书家里的宝贝比喻丞相家里的都多,在肖时钦心中感慨的时候,咯噔一下,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肖时钦此刻已经把宝贝藏在袖口里准备从窗外翻出去了,半个身子挂在窗外,此刻他和那个来库房拿东西的小孩四目相对,彼此都觉得很尴尬。

“你好呀,我叫……”肖时钦扭头躲开了小孩扔来的飞镖,“小孩子玩这个太危险了。”

他翻出窗外,从远处还看见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一起跑步。

“果然是你。”两人一前一后,包围了肖时钦,“你胆子不小。”

“我本来也不想来的。”肖时钦摸摸头发,“先走一步了二位。”他朝韩文清晃了个假动作,然后剑锋擦过张新杰的官服,留下了一道口子,“我真的要走了。”

话音刚落韩文清的拳头就招呼上来了,肖时钦拿闪影挡了挡,趁对方纳闷的当儿来了一脚扫堂腿。

这些招数都是世家公子不屑去学的,可是肖时钦本就是落草江湖,为人不羁的盗圣,对于武功自然是多多益善,自我改进。

张新杰自始至终也没说什么,逆光的十字星在他手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看的肖时钦心里发毛。

肖时钦弯腰躲过逆光,又猝不及防被韩文清揍了一拳,觉得自己下半生幸福堪忧,他勉强招架着两人的攻击,瞅着一个空当,一个瞬移,闪影顶开了逆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迅速脱身。

还没等他喘口气,一名剑客气势汹汹地冲他跑来,剑锋释放着刺骨的寒气,地上都结了层厚厚的白霜。

肖时钦与他交手了数招,只觉得手臂越来越沉,他回想着逃跑路线,余光向四周瞥了瞥,远处有一个持弓少年,箭头对着他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肖时钦虚晃一招,移到剑客身后,借冰雨挡开了那支箭。

箭雨向他袭来,肖时钦集中精力,挥舞着闪影一顿猛砍,远远看见尚书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心想方学才也没有那么狠心。万万没料到这一走神,膝盖便中了一箭。

肖时钦忍痛拔下箭,不顾一切往尚书府门口跑去,跳上马车绝尘而去。

直到坐上马车他依旧惊魂未定,膝盖上早已血流如注,再也支撑不了他使用瞬移步。

马车向郊外驶去,过了一段距离之后,肖时钦又吩咐车夫:“去戴府。”

5

肖时钦从左袖中找到了几件首饰,这是他在张尚书府里顺来的,他猜想小女孩肯定很喜欢这些东西。

戴妍琦的闺房窗户紧闭,肖时钦艰难地爬上了窗台,将首饰放在窗台上,结果一脱手,他便直直往下摔去。

一只纤纤素手握紧了他的手,窗户被打开,戴妍琦终于看清了肖时钦清秀的面孔,两人手忙脚乱地终于把肖时钦拉上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肖时钦坐定,连忙道谢。

“还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戴妍琦眨眨眼,眼神却往梳妆台堆着的珠宝首饰望去。

“肖时钦。”

“一直以来也谢谢你了,肖时钦。”戴妍琦目光柔和。

肖时钦觉得这一刻戴妍琦美得不像话,他仿佛忘了怎么言语,只好从脑海里搜刮出一些用烂的词汇赞美眼前的姑娘。

“你还是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吧。”戴妍琦再度开口,“太昂贵了,我受不起。”

肖时钦此刻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姑娘……”

“卿本才子,奈何做贼?”戴妍琦盯着他写的情书,“官府的人好像跟来了,你在我这里先躲一躲吧。”

“恕难从命。”肖时钦站了起来,“我敢做敢当,不能连累你。”

戴妍琦睁大了眼睛,想拉住他,可是肖时钦已经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他每次都走的那么快。

6

肖时钦觉得自己的表情像个英勇就义的烈士,平添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道。

他从袖口掏出了张尚书家的传家玉佩,晃了晃:“质感不错,虽然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想要这种东西。”

张新杰看上去还保持冷静,但紧握着的双拳还是暴露了他的愤怒。

肖时钦环顾四周,方学才还没到,他悲哀地觉得不等方学才来他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冰雨的剑锋已经划破了他的手臂,鲜血淋漓。

“啧。”肖时钦捂着手臂,拔出闪影,与黄少天对了几十招,只觉得手臂酥麻,无力再战。

方学才终于赶来了,背上的圆头弯刀闪过一丝寒光,肖时钦偷偷和他对了个眼色,让他躲在树后面。

“你说的对。”喻文州没参与这次战斗,“这个武器的确很眼熟。”

“剑谱排名20的闪影。上一任主人是……”张新杰想了想,喻文州替他补充了出来,“前上将军。”

“看来大名鼎鼎的生灵灭还和前上将军有这种关系。”喻文州叹了口气,“这样对他也许是好事。”

“他要逃了。”张新杰忽然提高了声调,喻文州往前面看过去,肖时钦边战边退,慢慢靠近那棵大树。

“少天身后!”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一惊,身后的方学才扑了个空,这个空档被肖时钦抓住, 两人迅速消失不见。

“别追了。”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这位仁兄可能是我们的老熟人,这一次暂且放过他吧。”

tbc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