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王肖】单身喵的观察日记(TBC)

与单身狗的观察日记同一背景


【王肖】单身喵的观察日记

1

我叫尤倩,外号喵总,当然还有倩倩,钱钱,之类的一连串小名。一个小姐姐曾经统计过我有10几个名字,我自己都记不清。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正在车底下睡觉,半晌,刺耳的发动机运作的轰鸣声将我吵醒。

我惊慌地“喵喵”大叫,突然发动机轰鸣声停止了,我窜了出来,驾驶座上的眼镜男跳下车,蹲下身一脸惊喜地看着我。

“还好,差点把你碾死了。”他撸了撸我的乱毛,“真可爱啊!”

“我得出去一趟。”他继续对着我自言自语,“顺便给你买点猫粮。”

过了会儿眼镜男就回来了,他买了一箱满满当当的猫粮、猫砂、猫箱、还有很多零食和日用品。

不知出于什么玄妙的原因,我本能觉得这个眼镜男很值得信任,我跟着他一路走回寝室,等他把箱子里的东西搬出来放好,我便高高兴兴地钻进了纸箱子。

这个窝真舒服,我幸福地想着。

眼镜男冲完澡裹了条浴巾就回了寝室,一看到我,就想把我抱起来扔到铁箱子里去,本喵是拒绝的,本喵才不要离开纸箱,我深知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纸窝,我拼命挥舞着爪子挣扎,眼镜男很快就放手了。

“算了不管你了。”眼镜男一脸泄气,打开了笔电,摄像头显示出了另一个人的脸庞。我跃上他的膝盖,他又恢复了喜悦的神色,把我抱高了些,对着摄像头。

“杰希,这是我在楼下捡的。”

“好看。”被叫做杰希的闷骚男点点头,“有名儿吗?”

“还没想过。”眼镜男摇摇头,“你起一个?”

“尤倩吧。”对方一脸正经地说,“你们今年成绩蛮好,祝你奖金多些。”

“呵呵。”眼镜男翻了个白眼,“我是不指望了,今年文州虎得不行,干不过干不过。”

“区区蓝雨,何足惧也。”对方抚掌大笑,“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您别自己竖旗了,就算复升哥和你已经想好战术了,还是要小心。”

“你还是好好养猫去吧。有空我还能来撸猫。”那人说完话就关了视频。

“切,倩倩来怀。”他张开双臂,我一脸妈的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今晚,我终于睡在软软的床上,窝在眼镜男的被子里,尾巴盖在他肚子上。

第二天大中午我就醒了,我轻巧地跳下床,吃了些猫粮,在走廊闲逛,后来我瞥见一个房间有些灯光,就窜了进去休息。

过了会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他们看见我都很惊讶,我觉得这种眼神很有趣,我在桌子上走了一圈,然后在一个小正太的台子上躺下。

过了一会儿眼镜男夹着笔记本冲了进来,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对视了几秒,都愣住了。

“猫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刚才找了半天。”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把我锁回房间,“不好意思啊。”


2

就这么住了好久,某天我看到眼镜男开始打包猫粮之类的,心里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自己呆不长了,想到这个我就很沮丧,郁郁寡欢。

这一天很快到来,我很安静,我知道我不该抱有太大的希望,至少眼镜男收留了我几个月,这几个月是我猫生中过的最安稳最开心的几年,吃穿不愁,也结识了很多朋友。

在坐上眼镜男的车之后,我往窗台看了一眼,一只花猫正啃着猫粮,根本没注意到我。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飞一般地从我眼前消失,霎时间,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们的车在微草俱乐部门口停下,眼镜男抱着我,熟门熟路地填了张访客单,抱着我进去。

眼镜男把我放下,自己摸索着大致方向,结果在走廊上与一个捧着一沓账号卡的人撞了个满怀。

“复升哥?”眼镜男抱歉地帮他捡起来,“王杰希呢?”

“给队员开会呢,不好意思啊。”那人拍了拍眼镜男的肩膀,“要不你在茶水间坐坐,或者训练营那里有地方休息。”

“老王已经交代我去一趟训练营了。”眼镜男苦笑,眼神透出一股落寞,“快决赛了,复升哥你先去忙吧。”

我蹭了蹭眼镜男的裤脚管,眼镜男摸了摸我,轻声说:“走了,在杰希这儿好好呆着。”

我们在训练营坐了好一会儿,眼镜男倒是很耐心地和训练营队员打了好几盘,这时男主角才姗姗来迟,虽然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我蹭了蹭那人的裤脚管,结果直接就被他抱了起来,可以说是非常霸道总裁范了。

“特别可爱。”他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按着我对我连拍了好几张。

“蠢死了。”眼镜男抱怨道,“等等你把我鞋子拍进去了!”

“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眼镜男气呼呼地说,“学才他们知道了又要编排我了。”

“你的这个生日礼物……不错不错。”那人打量了下我,“我收下了。”

合着你们三言两语就把我卖了?我委屈地扒着眼镜男的小腿,最后被大小眼直接抱回了寝室。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