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王肖】单身喵观察日记(END)

先上一下猫设
猫片

终于补完了w



1

我叫尤倩,外号喵总,当然还有倩倩,钱钱,之类的一连串小名。一个小姐姐曾经统计过我有10几个名字,我自己都记不清。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正在车底下睡觉,半晌,刺耳的发动机运作的轰鸣声将我吵醒。

我惊慌地“喵喵”大叫,突然发动机轰鸣声停止了,我窜了出来,驾驶座上的眼镜男跳下车,蹲下身一脸惊喜地看着我。

“还好,差点把你碾死了。”他撸了撸我的乱毛,“真可爱啊!”

“我得出去一趟。”他继续对着我自言自语,“顺便给你买点猫粮。”

过了会儿眼镜男就回来了,他买了一箱满满当当的猫粮、猫砂、猫箱、还有很多零食和日用品。

不知出于什么玄妙的原因,我本能觉得这个眼镜男很值得信任,我跟着他一路走回寝室,等他把箱子里的东西搬出来放好,我便高高兴兴地钻进了纸箱子。

这个窝真舒服,我幸福地想着。

眼镜男冲完澡裹了条浴巾就回了寝室,一看到我,就想把我抱起来扔到铁箱子里去,本喵是拒绝的,本喵才不要离开纸箱,我深知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纸窝,我拼命挥舞着爪子挣扎,眼镜男很快就放手了。

“算了不管你了。”眼镜男一脸泄气,打开了笔电,摄像头显示出了另一个人的脸庞。我跃上他的膝盖,他又恢复了喜悦的神色,把我抱高了些,对着摄像头。

“杰希,这是我在楼下捡的。”

“好看。”被叫做杰希的闷骚男点点头,“有名儿吗?”

“还没想过。”眼镜男摇摇头,“你起一个?”

“尤倩吧。”对方一脸正经地说,“你们今年成绩蛮好,祝你奖金多些。”

“呵呵。”眼镜男翻了个白眼,“我是不指望了,今年文州虎得不行,干不过干不过。”

“区区蓝雨,何足惧也。”对方抚掌大笑,“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您别自己竖旗了,就算复升哥和你已经想好战术了,还是要小心。”

“你还是好好养猫去吧。有空我还能来撸猫。”那人说完话就关了视频。

“切,倩倩来怀。”他张开双臂,我一脸妈的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今晚,我终于睡在软软的床上,窝在眼镜男的被子里,尾巴盖在他肚子上。

第二天大中午我就醒了,我轻巧地跳下床,吃了些猫粮,在走廊闲逛,后来我瞥见一个房间有些灯光,就窜了进去休息。

过了会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他们看见我都很惊讶,我觉得这种眼神很有趣,我在桌子上走了一圈,然后在一个小正太的台子上躺下。

过了一会儿眼镜男夹着笔记本冲了进来,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对视了几秒,都愣住了。

“猫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刚才找了半天。”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把我锁回房间,“不好意思啊。”


2

就这么住了好久,某天我看到眼镜男开始打包猫粮之类的,心里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自己呆不长了,想到这个我就很沮丧,郁郁寡欢。

这一天很快到来,我很安静,我知道我不该抱有太大的希望,至少眼镜男收留了我几个月,这几个月是我猫生中过的最安稳最开心的几年,吃穿不愁,也结识了很多朋友。

在坐上眼镜男的车之后,我往窗台看了一眼,一只花猫正啃着猫粮,根本没注意到我。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飞一般地从我眼前消失,霎时间,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们的车在微草俱乐部门口停下,眼镜男抱着我,熟门熟路地填了张访客单,抱着我进去。

眼镜男把我放下,自己摸索着大致方向,结果在走廊上与一个捧着一沓账号卡的人撞了个满怀。

“复升哥?”眼镜男抱歉地帮他捡起来,“王杰希呢?”

“给队员开会呢,不好意思啊。”那人拍了拍眼镜男的肩膀,“要不你在茶水间坐坐,或者训练营那里有地方休息。”

“老王已经交代我去一趟训练营了。”眼镜男苦笑,眼神透出一股落寞,“快决赛了,复升哥你先去忙吧。”

我蹭了蹭眼镜男的裤脚管,眼镜男摸了摸我,轻声说:“走了,在杰希这儿好好呆着。”

我们在训练营坐了好一会儿,眼镜男倒是很耐心地和训练营队员打了好几盘,这时男主角才姗姗来迟,虽然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我蹭了蹭那人的裤脚管,结果直接就被他抱了起来,可以说是非常霸道总裁范了。

“特别可爱。”他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按着我对我连拍了好几张。

“蠢死了。”眼镜男抱怨道,“等等你把我鞋子拍进去了!”

“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眼镜男气呼呼地说,“学才他们知道了又要编排我了。”

“你的这个生日礼物……不错不错。”那人打量了下我,“我收下了。”

合着你们三言两语就把我卖了?我委屈地扒着眼镜男的小腿,最后被大小眼直接抱回了寝室。

3

在微草的日子过得很快,我白天被关在休息室,不时有漂亮的小姐姐过来看我,她们主动负责照顾我,我很快胖了一圈,近看就像白色的毛线球。

大小眼对我也不错,只要他不在白天把我锁在休息室,我会更喜欢他。

我偶尔也会想起眼镜男,想念他宿舍暖暖的床垫。

后来再亲眼看到他本人,还是几年后。

一个下午,大小眼开车接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大楼,然后他抱着我进了一个房间,小小的房间里家具只有一个长沙发,但是挤了十来个人。

眼镜男正调整着领带,一边吐槽着:“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还用问吗?”抽烟男朝他笑笑,“蠢弟弟怎么拿了条这么骚的领带?文州我跟你换一下吧。”

“ok啊,”中分男摸了摸被抽烟男嫌弃的黄色领带,“boss的领带啊,叶领队好品味。”

“哈哈…他在这方面是比我在行。”抽烟男干笑,“话说这只猫怎么回事?”

“怕画面太僵硬,所以王队提议的,让猫入镜。”化妆师小姐姐解释道。

我蹭了蹭眼镜男的裤脚管,让他粘了一腿猫毛,他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最后还是把我抱起,慢慢地撸我的脖子。

我享受地“喵喵”叫着,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猫很粘你啊。”另一个在系鞋带的人抬头说道,他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好,散发着禁欲的气质。

“我养过一段时间。”眼镜男笑着回答他,“你要抱抱它吗?”

“可以啊。这是山东狮子猫啊…我上次逛花鸟市场看到过。”禁欲男接过我,揉了把我的背,“很好看啊。”

“这不是微草吉祥物吗?”中分男凑过来,“少天也总是吵着要在蓝雨养一只。后来他买了只橘猫。”

“这是我在楼下捡的,后来送给杰希了。”眼镜男只好解释来龙去脉,“好久没见它了,胖了好多。”

“请各位入座吧。”摄影师展开三脚架,“肖队比较高,就站在后面吧。用手撑着椅子,笑一笑,对了!”

“叶领队这个pose很好,非常潇洒,很符合第一人这个气势。”

我跃上沙发,禁欲男又忍不住揉了我一把,紧接着摄像姐姐又发话了,“张副表情比较僵硬啊……没关系,陈sir把我茶杯拿来,张副您端个茶杯看起来像喝茶一样,很好,小心膝盖上的猫。”

“喻队表情很好,非常自信,我喊一二三,一,二,三!”

我起身想够到茶杯,禁欲男皱了皱眉,但手还是很稳。

我觉得眼镜男的表情就像慈祥的老父亲一样。

摄像姐姐又拍了好几张,才把我们放走,大小眼在门外等着,我一看到他,就向他飞奔过去——

“站着累吗,小肖?”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小眼往左移了一步抱住了眼镜男。

他居然躲开了我?!

“还好。”眼镜男放开了他,“有人呢,别太放飞自我了。”

“都是熟人,没事。”大小眼又紧紧地抱住了他。

“啧啧啧。王队也考虑下单身狗受到的心理伤害啊。”中分男调侃道。

“呵呵。”眼镜男扶了扶眼镜。

“阿钦,你也变了,不是那个不敢当面要老王手机号,最后还是请我帮你要手机号的羞涩少年了。”中分男摇摇头,叹了口气,“新杰我们走,让他们腻歪去,叶神早就溜了。”

“哦。”禁欲男一脸状态外的样子,也跟着走。

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独自爬在沙发上假寐。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