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赤骑弓】野梦(END)


*阿塔视角

*短完 复健作

阿塔兰忒在奔跑。

即使是在梦中,她也总是在无边无际的森林中奔跑,有时是在追逐着疾驰的猎物;有时却漫无目的,比起狩猎更像是在逃跑。

“大姐,我回来了。”阿克琉斯敲了敲门,阿塔兰忒连忙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弓箭,但由于行动仓促,一只箭的箭尖划破了她的手臂。她刚想去擦干血迹,阿喀琉斯就进来了。

“实在抱歉,我听里面没动静……”

“没关系。”阿塔兰忒背着手,“有什么事吗,rider?”

在空中花园里阿塔兰忒对其他从者都是以职介相称,来表明自己一切公事公办,不想建立私人关系的态度。

阿喀琉斯是个例外,一次作战会议中,当阿喀琉斯又一次与天草起了争执,阿塔兰忒不耐烦地一拍桌子:“小鬼闭嘴!”

阿塔兰忒平素极少在作战会议上发言,更多是以点头或者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其他从者也和她类似,可是阿喀琉斯却总是喜欢与天草互怼,最后还总是特地加一句:“大姐你怎么看呢?”弄的阿塔兰忒十分尴尬。

因此便有了阿塔兰忒怒斥阿喀琉斯的那一幕。

“你受伤了。”阿喀琉斯后知后觉地发现了阿塔兰忒的伤势,尽管由于自愈能力已快愈合,但阿喀琉斯仍然表情严肃,让阿塔兰忒有些莫名其妙。

“不碍事。”

“大姐你太不当心了。”阿喀琉斯摇摇头,阿塔兰忒害怕他的长篇大论,拿了块巧克力堵住了他的嘴:“天草送的。要是真心关心我,不如帮我把弓箭清洁干净。”

说完阿喀琉斯还真去做了。金发青年在征得阿塔兰忒同意后,坐在她的床边,拿着粘了些水的软布,轻轻擦拭着暗金的弓箭。

“真是把好弓。”阿喀琉斯由衷的赞叹,“大姐你用着正好。”

“谬赞。”阿塔兰忒转移了视线,她发觉自己越发越难在rider面前集中精力,就连在战场上,看到rider也会一瞬间的失神,她好奇过这个原因。后来她把症结归结于阿喀琉斯太令人厌烦,耗费她太多的能量。因此,她这几天有意躲着阿喀琉斯。

“好了,大姐。”

金发青年放下了她的弓箭,直接走出了房门:“早点睡吧大姐,明天还有场硬仗。”

哦对,明天还有针对黑方和ruler的讨伐战。阿塔兰忒想起ruler不由得皱了皱眉,她回过神来,阿喀琉斯已经走远了。

这个小鬼……

阿塔兰忒觉得自己大概是在笑,而且怎么也止不住。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