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fgo/黑白贞】镜像(END)

*2018开个工 祝大噶新年快乐

*私设黑贞与白贞在决战前夕的碰面





奥尔良郊外的一处农舍。

“我真想念土豆的香味。”咕哒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土豆牛肉,“天知道几天没吃过什么新鲜的东西了。”

大家都在捂嘴偷笑,包括贞德,她甚至笑出了声。似是察觉到了些许尴尬,她很快捂住了嘴,脸色浮上些绯红。

愉快的聚餐结束后,贞德自告奋勇担任守卫的工作,咕哒子原本想一起帮忙,却被贞德拒绝了:“你是人类,要多休息。”

好不容易把咕哒子半哄半骗的赶回房间休息, 贞德叹了口气,正准备倚在门外的篝火旁休息。忽然,她敏锐的察觉了后方的动静,轻跃上一旁的枝丫,再跳下时已换上戎装,圣旗在手。

“反应很快。”黑贞左手握着旗杆,双手环胸,“村姑。”

她加重了最后一个词的读音,眼神凌厉,贞德当然不会被这种低级的挑衅上钩,而是在摆好防守态势之后,沉下脸:“按理说你也是。”

“你都不感到生气吗,真可悲啊。”

“我为什么要为你生气。”贞德不怒反笑,“相比我,你更可悲。”

“慈悲给你带来的是背叛。”黑贞拔剑出鞘,“看在我们拥有同一张脸,我在劝你醒悟。”

“你真的这么想?”贞德挥旗格挡,“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你还是不明白吗?”黑贞笑起来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你拯救了这个国家,然后他们把你推上了绞刑架。”

“在火焰中,你听到了什么?”贞德打断了她。

“什么都没有。”黑贞顿了顿,“主的旨意就是要毁灭这个国家。”

“你错了。”贞德发力挡开了黑贞,“主虽然没留下口谕,但是透过火光,我看到了我的家人,还有无数像他们的人民,他们眼含泪水。我想,我已经清楚主的意思了。”

黑贞有一瞬间有些愣神,贞德瞅准机会,忽然换左手持剑,向她右肩刺去。黑贞对这一手突刺防备不及,往后摔去,蹭着树皮滑到泥地上。

贞德夺过黑贞的剑,剑背划过她的脖颈,留下了一道口子。黑贞抿紧了有些破皮的嘴唇,不想发出声音。

“我这里也有道疤。”贞德指着黑贞锁骨旁的伤疤,“一个英国士兵给了我一剑,我那时剑术不算很好。”

黑贞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又看看自己的锁骨,有些不明所以。

“你没有印象了吗?”黑贞不敢直视贞德的视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她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些,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赝品。”

“你不是英灵,只是个赝品,所以我感受不到你。但你是谁制造的?”贞德抚摸她的脸颊,“可怜的人啊。我今天不杀你,你走吧。”

黑贞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啧了一声:“我的剑。”

贞德将剑冲着她扔回去,“还给你。”

黑贞收剑回鞘,天已经蒙蒙亮,第一缕晨曦映着贞德的背影,冰冷的铠甲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锈着香根鸢尾的圣旗随风飘舞,黑贞觉得这一刻的圣女贞德美得不像话。

而她倒在大树的阴影中,暗黑的头饰有些凌乱,与圣女相似的脸庞上显出一丝苦笑。

end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