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高达seed/AC】整理房间

补完seed 对ac非常残念……

瞎摸

顺便plz米娜走过路过投一下阿斯兰 nhk的活动 


http://www.nhk.or.jp/anime/gundam/



“卡嘉莉,你该整理一下房间了。”

玛娜还是保持着每周六来代表家的习惯,复式的公寓对于卡嘉莉来说显得稍空旷了些,不至于面临东西无处摆放的窘境,但是她的卧室依旧比较杂乱,让玛娜每次看到都忍不住职业病发作。

“不劳烦了,我自己来收拾。”卡嘉莉反应迅速,“包括橱柜。”

“还有梳妆台。”玛娜提醒道,“化妆品必须好好摆放,不要乱堆。”

“知道啦。”

“你每次都只会把东西越叠越多,却不知道丢弃。”玛娜絮絮叨叨地,卡嘉莉只是当耳旁风,直等到早饭结束,“我中午有个会议,阿斯兰来接,您回去休息吧。”

“那好。”玛娜叹了口气,“别忘了整理房间!”

“知道啦!”卡嘉莉已经钻进了房间。

这个橱柜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灰,卡嘉莉费了老大劲打开了一个橱门,一个纸盒应声而落。

纸盒里存放着她小时候画的涂鸦,有的勾了线上了色,还起了题目,配了段文字;有些只是寥寥几笔,辨认不出内容,卡嘉莉一张张仔细端详着,惊异地发现很多涂鸦纸的背面是废弃的政府文书或者工作档案,父亲还在每张“杰作”替她标上日期和地点。

望着父亲的笔迹,卡嘉莉呆滞了很久,她还能记得小时候在父亲办公室靠涂鸦打发大把的时间,通常只是随笔乱画就丢在一旁,也不在意画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乌兹米会事先准备一些白纸给她,兴许是怕她在重要文件上乱画吧。

天气好的时候,乌兹米会带她去首府附近的公园钓鱼,划船和放风筝,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她15岁的时候,那时乌兹米明面上把权力交还给了自己的父亲,因此上班时间相对弹性化些,但是地球军和plant的紧张局势还是不容懈怠,乌兹米总是亲自开车到公园后,再急匆匆开走。

卡嘉莉小心的把涂鸦放回原处,继续清理里面的几张零散的纸张。

几张纸上都画满了五子棋的棋盘格,甚至还写了比分,两方各有胜负。

“为什么这些纸会塞在橱柜呢?”卡嘉莉有些疑惑,直到她翻到一张纸,上面画满了正字,记录着她和阿斯兰对弈输赢比分,这才豁然开朗。

三舰联合的时候,他们处在太空,娱乐方式少得可怜,幸好她从草薙号工作舱翻出几张纸,他们终于找到了手写五子棋的娱乐方式。

“我去!你好厉害啊!”卡嘉莉至今仍对阿斯兰棋艺影响深刻,不得不服。

“再来吗?”阿斯兰问道。

“当然!”卡嘉莉一拍桌子,“直到我赢为止。”

“好吧。”阿斯兰画好了棋格,“我让你三子吧。”

结果卡嘉莉还是没有获胜,两人索性一边闲扯起来。

“我好想念重力。”卡嘉莉落子,“轮你了。”

“马上就结束了。”阿斯兰思考了一会儿,“我好了。”

纸又被传了回来,卡嘉莉仔细检查,顿时懊悔万分:“我怎么没看到你这里的四颗呢?”

阿斯兰神秘的笑笑。

忽然卡嘉莉的寻呼机发出了提醒音,卡嘉莉看着消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怎么笑的这么荡漾?”

“当然是因为嫣……保密。”卡嘉莉飞速改口,“总之是好消息。我去转达给弗拉格上校。”

阿斯兰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吧,告诉你吧,等会儿弗拉格上校答应和我和朋友来一把ms模拟战啦。你来吗?”

“乐意之至。”

卡嘉莉非科班出身,驾驶风格以阿斯兰所说就是“脱缰的野马”,出招也很随心所欲,弗拉格上校有意让着她,但是却想不到她被碎石撞到,正好擦到强袭的小刀。

“大小姐!这是碰瓷!”弗拉格抗议道。

“我知道了!只是小失误!”卡嘉莉死鸭子嘴硬。

“实战中是要送命的啊。”缩在驾驶座后面指导的阿斯兰吐槽道。

“你也别说了啊!!”

“不过你也有模有样的,还不错啦。”弗拉格上校算是认可了。

“并没有。”阿斯兰帮她调整了一些数据,“我还是不建议你出击。”

“公子哥真的很严格。”

卡嘉莉好不容易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她急匆匆把纸塞回柜子,阿斯兰的车已经停在楼下了。她简单化了些淡妆,迫不及待冲下楼去。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