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俱乐部拟人】我的一个高富帅朋友(团厂)

*致敬阿吧安踏梗


*cp:皇马x阿森纳




 1.

           皇马打来电话的时候,阿森纳正窝在沙发上看AFTV里DT的吐槽来缓解输球的悲伤。


         “我在海布里,那边什么人都没有。”皇马的英语听起来就像埃梅里一样难懂,“你在家吗?出来接我呗。”


       “什么?”阿森纳刚想骂他,但悲哀地发现自己条件反射地就像一个弹簧一样从沙发上跳下,堵在口中的恶言也换成了轻声细语,“我就来。”


       阿森纳披上了耐克出的一件温格大概永远拉不上拉链的外套,骑着车往海布里公寓走去,果然他在西看台看到了远眺夕阳的皇马,这赛季皇马欧战结束地比阿森纳还早几天,阿森纳原本也想嘲讽他几句,结果一看自己的欧联成绩也半斤八两,心里苦得说不出话。


      “我劝过你不要让那个糟老头子修球场。”阿森纳跃下看台,抚摸着海布里球场上零零落落地几块草皮,“你就是不信邪。”


      “你忘了,这些事情我们都决定不了,只能静观其变。”皇马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往昔的荣光已离我们远去。”


      “你倒是挺平静。”阿森纳玩着拉链头,“这可不太像你的作风。”


      “我已经到了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年纪了。”皇马开玩笑道,阿森纳注意到皇马今天竟然没有传穿那件他一直穿的阿玛尼风衣,“你穿衣打扮倒越来越像你们队那个‘金凯瑞’了。”阿森纳忍不住吐槽,“不过我估计你过几天又要穿回那件阿玛尼了吧。”


        “闭嘴。”皇马无奈,“我也不想总和那个男人扯上关系,但他们就喜欢这么写。”


       阿森纳大笑,随即拉着皇马的手跳上了自行车:“想去科尔尼逛逛吗?”         


 2.

    

           阿森纳早在上世纪就听说过皇马的赫赫威名,什么‘20世纪最好的俱乐部’,‘五连冠’,而且和自己对老对头曼联也总是眉来眼去,所以后来曼联的那个帅小子登临伯纳乌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与皇马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本世纪初的一场在伯纳乌的欧冠比赛,那时皇马一头银色长发扎着马尾,穿着骚包的银色prada风衣,安静地站在看台上,全程表情冷漠,唯有那一次亨利突破五人打入进球的时候,坐在对面看台,穿着刚买的安踏帽衫,兜里揣着五十欧打算当作上网费的阿森纳注意到皇马抽了抽嘴角,脸色难看地像吃了一整只青蛙。


       比赛结束皇马主动找到阿森纳,颇有些不情不愿地和他握手:“我刚和温格聊了聊。”


       阿森纳有点惊讶:“他怎么说?放心他不会离开海布里的,他走了银行怎么借我钱?”


      “贷款?建球场?”皇马把阿森纳两根不同长度的帽线拉到齐平,“我原以为是在说笑,你真有胆。”


      “可不。”阿森纳摊了摊手,“我只是个穷小子罢了,每月扮一次吉祥物rex,每周五十欧零花钱供我去网吧消费消费,吃穿住在科尔尼,路费该死的克伦克也不给我报销,说要在年终奖里扣,见鬼了。可不像你这个高富帅。”


      “然后年年十六郎。”皇马自嘲道,“什么银河战舰,我都脸红。”


      阿森纳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口袋里的游戏点卡塞到皇马手里:“我们要不一起去附近的游戏厅一解千愁?”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