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冰火同人】lost(robb/theon,现代au)

各种很眼熟的桥段,《社交网络》和《sirens》给我很多灵感。
给@流转云烟 的点文

【robb/theon】lost(现代au)
1
席恩正戴着耳机录着游戏实况,作为前油管游戏区大神,刚露脸,弹幕便像炸开了锅一样,看到爱意满满的弹幕,席恩笑得更灿烂了。
“罗柏?”
罗柏没理会珊莎,反而加快了脚步,怒气冲冲。
“罗柏!”珊莎一看情况不对,一把抓住罗柏的袖子,“你怎么了?”
“我找席恩有点小事。”罗柏狠狠地说道,“珊莎,你可以松开你的手吗?”
珊莎面露担忧之色,但还是松开了手。
罗柏踹开了席恩的房门,让弹幕的迷妹以为是游戏的音效而吓得满屏刷“前方高能”。席恩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一看,正好对上了罗柏愤怒的蓝眼睛。
“抱歉,各位。这不是游戏的音效,我朋友让大家吓着了。”席恩对着耳麦说道,“我也不乐意中断直播,不过……”
“砰!”罗柏直接把电脑砸在地上,席恩摘下了自己的耳机,满脸震惊地看着罗柏。
“我说有话好好说啊……”席恩佯装无知,“怎么了,罗柏少爷?”
“这是怎么回事?”他把一张纸糊在他脸上,“0.3%的股权?这大概是你和拉姆斯搞的鬼吧?还有这封匿名举报信是怎么回事?”
席恩尽力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罗柏,但是他根本掩饰不出内疚的眼神。
“你觉得呢,史塔克?”语气听上去很挑衅。
“滚,葛雷乔伊。”
罗柏大概确实明白了。

2
一年前的冬天。那天的雪下的很大。席恩拉紧了自己的风衣衣领。他扭头往回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去。
“席恩。”来到约定的咖啡馆,很久没有联系的亲姐姐阿莎向他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
“阿莎?”
“爸爸打算对史塔克出手了。”阿莎顿了顿,“没错,你不是和他们家大少爷一起合作吗,我要你狠狠坑他一把,让他丧失控制权,而且收集他们洗钱,总之各种违法勾当的证据,想办法公开。”
“哎……”席恩叹了口气。
“你不忍心嘛?还是你喜欢上他了?”阿莎半开玩笑地说道,“别忘了你哥哥怎么死的。”
“我知道了,姐姐。”席恩重重地叹了口气,“毕竟我是葛雷乔伊,不是吗?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感情。”
他向天花板望去,苦涩地笑了笑, 明知自己向她撒了很大的谎。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家庭。”阿莎欣慰地看着他,“实在抱歉,让你去干这种事。”
“如果你不感觉抱歉,就不要道歉。”席恩冷冷地说,“我很爱他们,但我毕竟是葛雷乔伊,不是史塔克。”
----------------------
“我是席恩。”第二天,他懒懒地被一通电话吵醒。
“席恩·葛雷乔伊,我是罗柏的律师,只是为了提醒你一下,你还有官司要打。”
席恩浑身一激灵,从床上跳下来:“律师先生,我很清楚。我在准备……”
对方的手机突然被人抢走,换了个熟悉的声音:“你个混蛋,是没睡好吗?快点过来,你躲也是没有用的。”
“我知道,当我打算这么做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后果。”席恩继续说道,“就别浪费那些律师费了,我不来也不会改变什么。”
电话被匆匆挂断。
席恩苦笑了一声,一切早就无法挽回。自己居然很轻易就舍去了一切,选择了那个可悲的家庭。
不管怎么样,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和罗柏肯定会分道扬镳。

3
席恩看了看通讯记录。他一直有删通讯记录的习惯,指端轻轻下滑,便看到一条记录“未接来电:紧急联络人”。
紧急联络人就是在你遇到意外的时候,救护人员或者其他人第一时间联络的人。这种人一般是你爱人或者亲人。比如说琼恩的紧急联络人是耶哥蕊特;罗柏的紧急联络人是……席恩也不知道,也许是简妮?这个女孩和罗柏的关系一直不错。自己的紧急联络人是罗柏。不是阿莎,也不是父亲。
-------------------------
两年前的夏天。
“今天打球吗,席恩?”
“好啊!”
罗柏那年长的很快,原本比自己还矮半个头,一会儿就和自己一般高了,顺利进入了篮球队,虽然仍然是篮球队最矮的队员。
罗柏的脚步很轻盈,擦过席恩时,席恩都感到了一阵清风。
“好的。”自己好不容易从罗柏手中抢下球,一、二、三,球沿着一个漂亮的弧线滚入篮筐。
“哇,席恩你也挺厉害的啊!”罗柏由衷地称赞道,蓝眼睛闪着亮光,几乎亮的席恩睁不开眼。
“滴滴滴”罗柏的手机响了,他连忙小跑过去。
“简妮的电话。”罗柏充满歉意地看着席恩,“要借我的车。”
席恩向他使了个坏笑的眼色:“你要加油啊,罗柏!”
“啊我们并没有到那种程度,她只是个朋友。”'朋友'这个词被咬的很重很重。
席恩不禁觉得罗柏那么认真的辩解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简妮是你的紧急联络人吗?”席恩突然问道。
“不是哦。”罗柏笑着回答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紧急联络人是谁,但是如果哪天他不是我的紧急联络人,我会告诉他的。”
“真是怪癖。”席恩评论道,内心却挺高兴。
-----------------------
席恩系好领带,向法庭走去,忽然手机又收到了提示,他的紧急联络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你不再是我的紧急联络人了,席恩。”
席恩自知有愧,删除了这条记录。

4
法庭上的气氛剑拔弩张,双方的律师都在互相攻击。罗柏情绪也相当激动,好几次当场对着席恩破口大骂,但席恩基本没说什么。
“那么,被告,有什么想说的吗?”
席恩很平静地站起来,拿出了真实的证据:“这一切都是真凭实据。罗柏不签他想签的字,他想早点卖掉我们合作的产业赚钱,因此我用合法的手段稀释他的股份,把他赶出公司。对于他的家族所做的一切,经过调查,都是真的,不是吗?”
“席恩,你?!我……”罗柏不顾形象地拍桌,“我最后还是签了字!我们都做了让对方不爽的事情,但是你忘了一开始是谁最先帮助你这小子的吗?”
“因此,我也愿意给你1%的股份以和解。”席恩冷冷地说,“怎么样?”
-----------------------
半年前的秋天。
“要出去玩吗?—席恩”罗柏睡醒之后,便看到席恩的短信。
“算了,我有事要做。—罗柏”斟酌再三,罗柏才回这条短信。
他不怎么喜欢去参加席恩喜欢的那种趴体。也许他更喜欢参加篮球队或者
精英社这种东西,而不是和席恩去“怡红院”。
但他也和席恩去了几次。每次都负责把脑子不清醒又醉的一塌糊涂的席恩拖回家。
喝醉的席恩比清醒的时候更乖。

5
席恩赢了官司,这是他早就预料到了,阿莎和父亲的计划一向周密,罗柏毕竟还年轻。
他们没有停止互相抹黑对方。脸书、推特、电邮都是他们的战场。
但是罗柏和珊莎用打压葛雷乔伊集团的股价这种方式让自己家族的日子也不好过。
“狼不好惹。”阿莎自嘲道。
席恩总觉得自己的父亲再秘密谋划着什么,但又说不清楚。罗柏确实惹恼了他。
他在空闲时间总是刷着推特,他看见罗柏晒出了他和简妮在酒吧high的照片, 两人的关系真的很亲密啊。
轻轻右键,取关。
席恩最后还是开车来到了那家在自家对面的酒吧。他精心化妆,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一直看着沉浸在快乐之中的罗柏和简妮。
简妮确实很漂亮,但没有罗柏好看。但眼尖的他看见自家的几个手下也在酒吧。席恩大脑顿时紧张万分。
他挪到了两人的旁边,试图和罗柏搭话。
“今天天气真不错,嗯?我不是本地人,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蹩脚的搭讪技巧。
简妮面露不悦,但罗柏却拦住了正欲发作的简妮:“我想你问问其他人也可以,我有事做。”
“砰砰砰”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席恩赶紧拉着两人逃跑,他把车钥匙塞给罗柏:“你知道这是哪辆车的钥匙。”
罗柏震惊地看着他,随后拉着简妮,头也不回的跑了。
席恩一路跟踪着他们,想确认他们的安全。随后他发现了草丛里还藏着几个枪手。
该死,没带枪。
枪手马上就要开枪了,席恩一个箭步冲上前,为两人打开车门,挡住了罗柏。
“砰”一声枪响。
“葛雷乔伊!”罗柏失控地扶起席恩,把他拽进车里,一路开回家。
枪手也愣住了。
“罗柏。”
“闭嘴,你个叛徒。”
“罗柏。”
“别说话,席恩。我要把你送医院。真是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
“简妮,联系一下我的紧急联络人吧。他还要帮我付抢救的钱。”
“你不要讲话,我们到医院就联系。”
罗柏开的很快,医生马上就把席恩拖进了手术间。
简妮站在医院门口,播了一下席恩的紧急联络人的电话。
“喂?”
“罗柏?”
“简妮?”
“席恩说要联系紧急联络人……没想到是你。”简妮说道。
电话另一端愣住了。
“简妮,播他姐姐的电话,让他来医院。然后向她解释清楚这件事,席恩不是被我的人杀的。就这样。”


end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