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点文】圣诞颂歌(楚苏,HE)

人物属于虫爹
ooc属于我
女孩子的感情就是那么美好@讨厌感冒的er 
@POLARIS

攻受不明显
有肖戴私货


1
苏沐橙正坐在上林苑公寓门口台阶上吃梨,刚啃了一口,就看见方锐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手里捧着自己铃声大作的手机,嘴里还一边大喊:“沐姐姐,电话!”
她瞥了眼来电显示,用空的一只手解锁,电话那端边传来楚云秀有些焦急地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啊!”
苏沐橙“哼”了一声,回道:“在吃梨。”
“大小姐,第十集看了没?”楚云秀语气相当兴奋,“这结局真是出人意料,清新脱俗,不愧是诺导,真会玩。”
“还没看呢亲爱的,不许剧透哦,镭射眼出场了没?好歹打了半季酱油了。”
电话那端的楚云秀也特意学她的语调“哼”了一声:“麦登登出场了,几个镜头,被女主……”
“闭嘴!”苏沐橙大喊,“不是说不许剧透了吗亲爱的?”
“我这不是还没说吗,大小姐,”楚云秀语调轻松,“好了,去训练了。”
“你这天天打长途,电话费很多吗?”苏沐橙嗔怪道,“以后少打长途,用微信。”
“这不是习惯了一时难改吗,苏大小姐,苏奶奶。”楚云秀调侃道,“这回真挂了。”
“嘿你—”苏沐橙正想回嘴,结果电话那端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对面那人还真是说挂就挂,叫人猝不及防。
“哼”,苏沐橙把手机往裤兜里一塞,把吃剩的梨核扔进了垃圾桶,走回了训练室。
掐指一算,两人的闺蜜情已经持续了七年之久,之所以知道的那么具体准确,其实也没什么奥秘——苏沐橙点开许久不上的QQ空间,马上跳出来一个个提示,您和好友风城已开通情侣空间2500天,空间等级xx级,花藤枯萎了需要浇水等消息云云。
苏沐橙一个手滑点了分享给好友,过了几十秒,就看见包子激动地从桌子上翻过来,拿着手机,把这条消息指给苏沐橙看:“大姐头,恭喜啊!祝99!”
他声音不算太大,至少没方锐和林敬言视频的时候说话声音那么大,不过训练室的人全都听见了,听到这个大八卦,全都摘了耳机凑过来看,又连忙掏出手机,一看QQ也弹出了相同的消息。在发出洋腔怪调的yooo声之后,以方锐为首,最先反应过来的包子殿后,开启了第一轮审问。
“依我之见,这人就是一宅男,还起了个怪文艺的网名,诶哟沐姐姐你跟他情侣空间居然有七年,我勒个槽,所以沐姐姐快说,这是谁啊?”方锐首当其冲。
“喂……”苏沐橙有些不满地说道,“这是秀秀的小号,你们想什么呢?”
“楚云秀前辈?”安文逸此时开始视奸那人每一条说说和照片,有很多漂亮小姐姐的照片,安文逸面不改色地一一右键,“她品味真是独特。”
“有什么问题吗?”苏沐橙瞪了一眼安文逸,“真是的,我们闺蜜情深,就想用这个法子见证一下,你们真是,忒八卦!训练去!”
“这八卦太没劲了……”方锐失落的语气相当浮夸。
“你在期待什么……”苏沐橙无力地吐槽,半晌又笑了起来,“点心大大下轮对阵微草,要是擂台赛不一挑三拿下王杰希,惟你是问!”
方锐佯装惊吓:“诶哟沐姐姐!自己人!不要互相伤害好不好!”
不过随着这件事发酵,有好事者把这个截图贴进了职业选手群,一时间,群里叮叮咚咚的,艾特苏沐橙的,艾特楚云秀的,艾特叶修的,不断地刷屏。
清闲如叶修,退役后被任命为兴欣战队经理,也经常在群里冒泡和萌新扯皮聊天,看到一大堆艾特,只回了一句:“我不清楚,不是我。”
苏沐橙高冷地回了一串省略号。
楚云秀回了句:“是我小号,大家快来恭喜我和我娘子@沐雨橙风。”
大家都反应过来这只是闺蜜间表达友情的方式。戴妍琦带头回了一句:“我裤子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紧接着就是几页的队形,最后被肖时钦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终结了。
“队长你居然破我队形!哼!”小戴紧接着就跟了一条。
“别闹。”肖时钦发了个“汗”的表情。
然后戴妍琦就下线了。
关了QQ,苏沐橙又开始了训练,但是一旦结束训练,她满脑子里都是楚云秀的身影,挥之不去。

2
看到世邀赛的名单有楚云秀,苏沐橙并不感到意外。
B市的夏天炎热干燥,空气充满着喧嚣躁动的气息,苏沐橙的长发也因为出汗黏在湿衣服上,楚云秀看着不停撩头发的苏沐橙,看不下去了,扔给了她两根发圈:“扎一下,天热。”
苏沐橙听话地学楚云秀把头发盘了起来,又看了眼她手中的冰奶茶。
似是察觉到了联盟女神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楚云秀把饮料杯往她手上一塞,顺手拿过喻文州手里的尖叫,挤了几口,然后再还给他。
苏沐橙双手捧着奶茶,往脸上敷了敷,大口地喝了起来。她觉得现在自己的模样一定糟透了,素颜朝天,头发出油,火辣辣地阳光晒得皮肤也有点发红,头也有点晕。
“沐沐?”楚云秀一声呼唤将她的思绪带回现实,“你今天的衣服真好看,很衬你。”
苏沐橙有气无力地说了句谢谢。楚云秀这句话似乎有什么魔力,虽然知道她纯属安慰自己,但她的眼神灼热似夏日的艳阳,话语如拂过的微风,让她不经意间沦陷其中。
楚云秀看着苏沐橙的眼睛闪过一抹亮色,脸颊被晒得红扑扑的,耳尖敏感地泛红,两人对视了数秒,气氛暧昧得透不过气来,后来两人都有些不自然,移开了目光。
“嘴角有奶茶渍,你是不是小孩子啊?”楚云秀试图打趣缓解尴尬,还自顾自掏出纸巾帮她擦了擦嘴。
“哼。”苏大小姐扭过头,去和叶修有话找话地聊了起来。
回到训练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叶修煞有介事地弄了个抽签分组对抗赛, 苏沐橙一看,正好被分到不同的队伍,刚想感慨几句,楚小姐就拍了拍她的肩,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故作高冷地看都不看她一眼。
“沐沐,你有没有觉得风城烟雨今天有点不一样啊?”公共频道忽然冒出楚云秀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引得一群宅男仔细地估算风城烟雨的技能点。
“呵呵。”苏沐橙快速回了一句。
“我改模花了半小时,诶苏小姐!你没觉得风城更帅吗?”
一群宅男大汗,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你这让我想到了妖孽美男……”苏沐橙还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楚云秀一边向沐雨橙风那边丢了几个技能,一边忿忿不平,“长发不是很帅吗?索克萨尔就是长发啊?”
“啧,风城也要走美妆博主的路线吗?”苏沐橙一边敲字,鼠标一点,一个反坦克炮就向风城烟雨轰了过去。
喻文州队长愣是没插上话。
“沐沐你居然质疑我的审美,我不服,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此话一出,风城烟雨果真往沐雨橙风方向移动了一定,我方指挥肖时钦同志泪流满面,赶紧发了一句:“楚队你别急…”
“啧。”一看风城烟雨调转目标就往王不留行那里扔了几个法术,苏沐橙笑了。
“我问问其他同志,你们觉得风城是不是全联盟最帅的账号卡?”
“你说的很有道理,然而我选择鬼刻女神。”黄少天率先回复。
周泽楷跟着复制黏贴,到了肖时钦,他改了几个字,“说的好,我选择鸾辂音尘。”
“没有人喜欢小手吗?”苏沐橙也发了一句。
楚云秀心里觉得好笑,风城烟雨挥舞着法杖,就像女金刚一样,充分发挥了地图炮的优势,让1队的人看着血条欲哭无泪。
“回去帮我下电视剧谢谢沐沐。”
“是,楚娘娘,你今天怎么这么暴力啊?”
“老娘今天还没看剧就被透了一脸,你又嘲笑风城没一枪帅,我心情能好吗?”楚云秀没好气地说,手下动作不停,指哪儿打哪儿,贯彻了肖时钦一贯的风格,撩完就跑,示敌以弱,打到对手放弃思考,然后带走。只是公共频道喊话有些嚣张罢了。
“楚云秀你很嚣张啊!有本事塔下pk来不来来不来?”
一向多话的黄少天又回了一堆文字。
“你很有趣的,说pk就pk,岂不是很没面子?”
“黄少天你走开,放着我来。”苏沐橙打了一行字,“相公我来了。”
“来得好!”
果不其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沐雨橙风开了格林机枪,突突突一通乱扫,佯攻生灵灭,随后真的转火风城烟雨。
楚云秀只好先丢几个法术,然后找块掩护开大。
“喂,你们好残忍啊。”肖时钦在公频发了一句话,他现在是2队最狼狈的,被王杰希,张佳乐围着打,连喻文州也偶尔丢几招过来,比联赛的规格还高了一截。
2队大神一看指挥被集火,哪会坐视不管,周泽楷蹭的一下就冲过来,开了格雷特狙击,一通乱射,打得一队脸上血花四溅。
苏沐橙和楚云秀打成一团,风城烟雨脸上也在冒血,两人打得不相上下,楚云秀占优。
“抱歉了,娘子。”楚云秀打了一行字,天雷地火出招,沐雨橙风掉了半管血。随即闪到一旁,开大。
“待我轰完这个卫星射线,我就和你回家结婚。”
楚云秀手一抖,差点把风城烟雨给摔下悬崖。

3
“沐沐你这个技能喊话有毒啊!”
苏沐橙秒回:“怎么样,沐雨橙风是不是变了不少?”
“切。”楚云秀马上转移话题,“今天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反正懒得点菜。”
“你也真是乐的清闲。”
“楚队长啊,我平时闲散惯了,没办法呗。”苏沐橙眨着眼睛,吐了吐舌头,“就拜托你啦。”
“那么大小姐,请。”楚云秀绅士地牵着她的手,把她从座位上拉起,往餐厅走去。
她看着苏沐橙,苏沐橙穿着普普通通的队服,但全身上下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自信,美丽,举手投足都很优雅,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苏沐橙也看着她,她们本可成为一生的朋友,可敬的对手。但是她从楚云秀中的眼神中读出了其他的东西。平时有些大大咧咧的性格,坚强自立,像知心姐姐一样的她,今天看上去倒平添了几分青春可爱的味道。
如果苏沐橙无视楚云秀的无意识的放电,那么她们的关系本可稳稳地处在莫逆之交的局面,可进可退。但是苏沐橙封死了楚云秀全部的退路,就像楚云秀被诟病的个人赛一样,她本有一丝胜机,但是她却总担心自己把握不住,让机会偷偷的溜走,悔恨莫及。她总是给自己营造出进可攻退可守的稳妥局面,殊不知有时候就是需要冒险。
苏沐橙一把将楚云秀搂进怀里,捧着她的双颊,轻吻着她的薄唇,并舔了舔唇膏的味道。
“好甜哪。”苏沐橙似还在回味着其中滋味,但楚云秀哪肯善罢甘休,将苏沐橙压在餐桌上,也回吻了过去,长驱直入,在口腔中舔舐着微甜的津液。
两个人重新入座,看着对方的脸面面相觑。
“我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楚云秀僵硬地说道。
苏沐橙点了点头:“永远都是。我刚才是冲动之举。”
“不,”楚云秀的回答让苏沐橙一愣,“我们不只是朋友,你也知道的。”

4
“额……”
“沐沐,你真撩完就跑啊?”两人自顾自地扒完饭,没有人说话,苏沐橙想走的时候被楚云秀拉住了。
苏沐橙笑笑,她回想到陶轩,彼时还是嘉世老板,曾经告诫过她,遇到难以回答的问题,笑笑就好了。
苏沐橙其实至今也不明白自己对楚云秀到底是什么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虽然看了很多电视剧,但是自己却毫无亲身体验,也没有遇到什么mr right,她初中时觉得新奇也交过男朋友,但是没有感觉,很快就散了。
楚云秀确实算个特殊的存在,两人志同道合,谈天说地,曾经一起在宾馆的被窝里秉烛夜谈,以鬼故事为主;也一起撸过串,逛过街,看过电影,买过情侣耳环和手链,只是因为好看和作为“友情的见证”,图好玩开过情侣空间。她们的确是最好的朋友。
但楚云秀说的也没错,她们不局限于此。看到楚云秀和烟雨姐妹出行,苏沐橙总会感到隐隐的不悦,虽然她反复告诉自己应该接受楚云秀也是有很多朋友的事实,但这种好像被好姐妹背叛了一样的感觉挥之不去。她和大多数人都保存良好的关系,但对于楚云秀,她几乎毫无保留,无话不谈。
楚云秀垂下了头,扒了几口饭,也跟着她走了。
世邀赛夺冠之后,国家队众人马不停蹄赶回战队,积极备战。苏沐橙新任兴欣战队队长,有一堆事务,经常请教叶修和魏琛。
再次和楚云秀见面已经是圣诞前夕。和楚云秀在苏黎世闹的小小别扭早就被忘的差不多。再相见时,两人又回到了让彼此都很舒服的状态,攻守兼备。
咖啡店放着圣诞颂歌,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那里闲聊,苏沐橙无聊地刷着空间,偶然看到楚云秀万年不用的小号风城,居然发了几条文艺的说说。
“秀秀,你怎么啦?”她指着屏幕问她。
“没怎么。”
“说啊。”苏沐橙死缠不放。
“就是看了老肖脱单,不禁有点感慨罢了。”
“他和小戴是真的啊?”苏沐橙感慨,“不容易啊。”
圣诞树上的彩灯一闪一闪,苏沐橙小时候就很喜欢圣诞树,此刻硬是拉着楚云秀来圣诞树下合影。
楚云秀无奈地按苏沐橙要求摆poss,用美颜横p竖p,直到她满意为止。
“大小姐,你要求真高。”
“对啊。”苏沐橙朝她吹了吹口哨。
“你不能仗着我喜………”楚云秀连忙改口,“你不能仗着我是你爸爸就这么恃宠而骄。”
“怎么叫恃宠而骄了,有什么不对吗?”苏沐橙反问。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
“楚云秀,”苏沐橙忽然唤她全名,“我想我也不懂什么是爱情,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懂,但我觉得,那个与我共度余生的人非你莫属。”
餐厅的圣诞颂歌循环播放着,冬日的瑞雪纷飞,她们在餐厅的角落拥吻着,暖金色的灯光洒在她们的身上,她们看上去是那么幸福,快乐。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