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全员】江湖行(0-1)(架空/仙侠/言情/战斗)

又一个大坑

友情向为主 cp王肖喻黄主

小事情中心

全文戳江湖行tag

ready?

go!

【全员】江湖行(仙侠)

0
肖时钦接过闪影剑的时候,才不过七岁。
他还记得七岁那年,雷霆门被魔教惨遭灭门,父亲死前把闪影剑塞在自己手里,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过世了。
他自己顺走了几本藏书阁的剑谱和典籍,就逃之夭夭,逃远了之后,远望雷霆门被火光笼罩,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滚下山崖。
最后他很幸运地投奔了父亲的一位挚友,每日修文习武,自习机关术,略有所得。
他胸无大志,只求过着闲云野鹤的闲适生活,不求笑傲于江湖,闻达于诸侯。雷霆门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场梦魇。
梦中,他有时身处漫天大火之中,惊慌失措;有时眺望着火光,泪流满面,那场火从未被扑灭过。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待他稍微年长,就被养父送进了闻名遐迩的圣贤书院学习,至今已有三年之久。

1
三年前,圣贤书院

“喂你也是新来的吧,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蓝雨黄少天,你是?”
“肖时钦。”肖时钦迟疑了一会儿,“一介草民。”
黄少天打量了一下他:“可是你的剑……”
“您不会希望它出鞘的,公子”肖时钦笑地很温和,“话说这个点该去报到了。”
“我期待它出鞘的锋芒。”黄少天应道,“等一下报到的地方在哪里啊?”
肖时钦在很多人口中听过黄少天的鼎鼎大名,据说他是蓝雨的天才剑客,有“妖刀”之称,战绩卓著,佩剑冰雨,在剑谱上排名超前,是一把极寒的剑,剑气可以凝结成冰,故有“冰雨”之称。
没想到还是个挺活泼的少年。肖时钦这么想着。
“说起来,你的剑,剑柄上的雕纹我仿佛在哪本书上看到过。”黄少天思维相当跳跃,“像闪电一样的雕纹,总觉得很熟悉。”
肖时钦下意识遮住了剑柄,尴尬地笑笑:“大概是仿制的。”
“噗。”黄少天笑出了声,“你真有意思,还真的承认了。”
肖时钦不语,也陪着笑。
“话说肖时钦啊,据说圣贤书院庭院后面,有一间闹鬼的空屋,这个怪谈也是我听郑轩讲的,今晚我打算带几个蓝雨的朋友同去,你一起来吗?”
“鬼怪之事必定是谣传。”肖时钦摇摇头,“还是不必了。”
“少来这套。”黄少天不满,“我看你是怕了。再不济就当是去玩玩罢了。”
“怎么不敢,我也去。”肖时钦一口应下。
傍晚,肖时钦便依约来到那间空屋旁,就看见黄少天和郑轩早就站在那边等了,郑轩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一看就是被强拉过来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肖时钦赶紧道歉,然后也开始盯着屋子出神。
肖时钦没从屋子外看出什么机关门道,正觉得狐疑,一看黄少天直接就推门进去了,只好跟上。
屋里倒的确有些不太对劲,妖邪之气笼罩着屋内,还有悉悉索索的声音,肖时钦瞥见黄少天忽然就站着不动了,肩膀在颤动。
一阵妖风将蜡烛吹倒在地,神瓮上有老鼠在那里跳来跳去,黄少天把冰雨都拔出来了。
肖时钦手按在剑柄上,说时迟那时快,他感到有只手搭在自己肩上,于是拔剑在手,估摸着距离往后刺去。
“别动手啊喂。”那人声音有点急躁,“阿策把蜡烛点上。”
蜡烛点上之后,肖时钦才看清,他们是步入了鬼阵之中,眼前两位正是虚空年轻有为的掌门和护法,李轩和吴羽策。
“我们正在练习鬼阵,结果就被你们破坏了,”李轩嗔怪道,“还有你,这把剑差点捅到我。”他指着肖时钦。
“不好意思。”肖时钦行礼,“在下误入掌门修习的场所,是我的不对。”
“诶,都在一个学校里别客气。我是李轩,他是吴羽策,比我小一岁。”
“肖时钦。”
“我我我,是蓝雨黄少天。”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