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全员】账号卡的小秘密(多cp/架空/私设/言情)

账号卡的事情 都是短篇

都是短篇

只要有灵感就会一直写下去

私设如山

ooc ooc ooc

cp:索克萨尔/夜雨声烦(喻黄喻)
风城烟雨/沐雨橙风(楚苏)
生灵灭/鸾辂音尘(肖戴)
石不转/小手冰凉(张安)
……………
ps:斜线不代表攻受,其余cp自由心证吧

账号卡的那点事

1
刚接到世邀赛通知的时候,夜雨声烦因为太兴奋而失眠,结果在竞技场门口台阶上找到了同样失眠的索克萨尔。
看到夜雨声烦,索克萨尔让出了半边台阶,赶紧踩灭了还剩大半截的烟蒂。
夜雨声烦从口袋掏出了根棒棒糖,索克萨尔把口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都小心塞进了夜雨声烦的手里。
“一叶送的zippo,别弄丢了就行。”索克萨尔笑笑,“you know 我现在其实也替master很担心。”
对索克萨尔喜欢中文里夹英文的习惯,夜雨声烦见怪不怪:“哥们,有我在,不怂。”
索克萨尔叹了叹气:“master他还是队长…到时候压力肯定很大。而且我是真的替master我怕…”
“冷静。”夜雨声烦握住他的手,“你再唱衰你的master,我就马上给黄少天打小报告,说你又复吸。你就等着被喻文州批判一番吧。”
索克萨尔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又听见夜雨声烦在那里嘀咕:“你太紧张了,我们得想点轻松的事情……”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黄少天什么告白好不好?”夜雨声烦整个人都快趴在索克萨尔身上。
索克萨尔嫌弃地把夜雨声烦从他身上扒开:“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借黄少天十个胆他都不敢。”
“你这是偏见。”夜雨声烦激动起来,“我跟你说,两个月以内,两个月!”
“好啊夜雨你实话招来,你是不是套路我,你和黄少天肯定之间有什么py交易,我不跟你赌了,你说两个月就是两个月,但是我打赌我的master肯定先告白好不好。”索克萨尔慢吞吞地说道,“赌注是什么?”
“父子局还是攻受局?”
“夜雨你一直都是我狗儿子,攻受局吧。”
“如果两个月内黄少天先告白那么我,索克萨尔就一直当受,假如喻文州先告白我一直当攻,怎么样?”
“行啊。”夜雨声烦笑笑,“你输定了。”
“这可未必。”索克萨尔把棒棒糖给咬碎了,“走着瞧吧。”

2
如果说风城烟雨号称自己是账号卡第二帅,没有人敢认第一。
一枪穿云很有自知之明,虽然自己master玉树临风,天生丽质,但是碍于宅男审美,自己这个账号卡看到风城烟雨也只能甘拜下风。
还好账号卡并不都是颜狗。一枪穿云想。一直粘着风城烟雨的也就只有沐雨橙风了。
沐雨橙风号称是最man的女号,不仅是因为那个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的手炮,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是一个十足的女汉子,战斗力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很强,以至于大多数账号卡都把她当男号看。
然而风城烟雨把妹手段也的确是高,居然也能把沐雨橙风哄的服服帖帖的,两个人经常安安静静的和master一起看狗血剧。看完以后风城烟雨还能面不改色地分析剧情,头头是道。
一想到赛场上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怼的那么凶狠,一下场就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不需要什么过度,这点众人也都是服气的。
风城烟雨总被好事者说太娘炮,也许是因为留着和索克萨尔一样的白色长发,声音也比较中性,而且也喜欢看狗血剧,关键时刻老是掉链子。
但风城烟雨不会刻意反驳这些言论,每当沐雨橙风安慰他的时候,他也总说自己没事。
不过一枪穿云有一次也瞥到风城烟雨在沐雨橙风睡着之后抹泪。

3
一枪穿云在场下总是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巧的是,他每次都能凑巧知道或者亲眼目睹一些别人的小秘密。
比如说昧光在出招的时候喜欢喊:“大师球,雷鹰!”
生灵灭家里有很多的手办,gal,lo裙,还有眼镜。
小手冰凉经常会给石不转寄小饼干,因为偶尔听海无量说过石不转喜欢吃小饼干。
虽然一枪穿云觉得这只是海无量满嘴跑火车随便说的,但小手冰凉还是信了。
但是有一次,一枪穿云在偷窥(可以这么说)小手冰凉和石不转交流学术问题的时候,被无浪看到了。
这就是所谓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无浪也有点惊讶:“一枪你怎么也在?”
“什么叫我怎么也在?”一枪腹诽,“我真的是路过的,倒是你居心叵测啊。”
“我可是号称账号卡情报王。”无浪笑笑,“这么看来,一枪也?”
“只是路过。”一枪穿云反驳道。
“没事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一枪。”无浪微笑着,但是一枪穿云觉得迷之不爽。
于是他就揪着无浪的领子往墙角一推,一字一句地说:“我、不、偷、窥。”
无浪无奈地笑笑:“我没说过,你这么上纲上线干什么。”
一枪穿云松开了手,瞪了无浪一眼,走开了。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