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全员】风起天阑(1)(仙侠/玄幻/言情/战斗)

沉迷挖坑

日常修仙

ready?

go.

本章掉落cp 双鬼 乔高

【全员】风起天阑

1 百鬼夜行

“就是这里吗?”高英杰反复端详着图纸,一边和眼前的墓碑比对。
夜深如墨,给本就处于荒郊野外的墓园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举目所见一片荒凉,杂草丛生,枯枝败叶随处可见。偶尔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是老鼠把遗留的祭祀用的盆器打翻了。
乔一帆举着铁锹:“那就开始吧。”
高英杰捡起了身旁的洛阳铲,两人站在两侧,冷风吼得凄切,他们一铲一铲的挖着,很快便发掘出了一具尸体。
“死者身上有一块枫叶形的令牌,这块令牌……”
“归属于嘉世的叶秋。”高英杰替他说完了,“那我们可以回去向师傅禀报了,就说叶秋已死,真真切切的。”
“英杰且慢。”乔一帆做了个手势,只见他蹲下来,仔细端详了几分,“死者清瘦矮小,而叶秋前辈…听师傅陈述,有着虚胖脸,身高比师傅稍矮,这显然不是叶秋。”
高英杰之前一直紧紧攥着手中的令牌,听到乔一帆的推论,心一惊,不小心脱手,只见令牌“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两人愣愣地望着摔碎的令牌,面面相觑,倒是高英杰先缓过神来:“嘉世素来出手阔绰,叶秋怎会用泥块来当作令牌呢?”
“那我们回去禀报师傅吧。”乔一帆拎起铁锹,“走了,英杰。”
两人正欲起身,突然身后传来些奇怪的声响,好像是有人在敲锣,口中还神神叨叨些奇怪的咒语。
乔一帆感到有点不对,便拉着高英杰猫在一块石头后面,小心地探出头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那是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鬼大军。七八个傀儡抬着一个大轿,轿厢刻满了诡谲的花纹,其余“人”都举着鬼旗缓慢地步行,队伍绵延不绝。
“魑魅魍魉,百鬼夜行。”乔一帆嘀咕着,“真不巧。”
“这是什么东西?”高英杰皱了皱眉,“一帆……?”
只见乔一帆趴在杂草从里,向高英杰招手。这个位置更方便观察。
可就当此时,这支神秘的人鬼大军停下来了,鬼军散开,不停地绕着一块地方转圈,高英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什么情况?”
“轿子里坐的是怕不是鬼剑士或者阵鬼,他正在操纵那些鬼军组成鬼阵。”乔一帆叹了一口气,“我们早就被发现了。”
轿门被推开了,两人从里面跳下,他们打扮相仿,都有些衣冠不整,其中一人敞开的前襟似还有一些红色像是被啃咬过的痕迹。
“不在这里吗,阿策?”
被唤作阿策的人先是收紧了前襟,然后徐徐回答道:“应该就在附近。”
听到两人的对话,乔一帆和高英杰都有些震惊,在人鬼大军接近之时,两人默契地从杂草丛中跳出,背靠背站好。
“轩哥你看这个……”
“我就说吗,叶秋这个家伙怎么会死于“帮派内斗”呢?”
“阿策你真机智哦。”
“闭嘴!”
乔一帆踹开了一个冲他抛沙的,生前像是地痞流氓一样的鬼军,但是鬼军源源不断,两个人都有些疲倦了。
他看着一旁挥剑战斗着的高英杰,心里有些担忧,这样下去不行。
他攥紧了手中的弯刀,默念了几句咒语,潜藏起了身形踪迹,悄悄接近了聊得正欢的两人。
寒光一凛,出鞘的弯刀却被鬼剑架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很有胆识呢,无法击败鬼军就选择袭击鬼剑士吗?”
“可惜,你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另一个人接着补充。
乔一帆猛的用力把弯刀拔出来,退后一步,摆了个攻击姿势。
对面根本没等他出招,而是抢先拔剑,往他斜侧刺去。
乔一帆勉强格挡,已经觉得手臂酥麻,他且战且退, 弯刀划过鬼剑士的腰,留下了不浅不深的伤痕。
鬼剑士一脸不爽地看着伤口,攻击更加凌厉,乔一帆灵活地闪避,不时突袭几招。
后来乔一帆是真的觉得乏了,对手的确强大,他勉强用弯刀支着身子,正欲给对方最后一击时,却发现高英杰从斜刺里冲出来,白袍被血染红,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鬼军。
高英杰算是年轻弟子里实力最为强劲的,平时也是被关照最多的,此刻与鬼剑士战斗也有板有眼的,以攻为守,步步为营。
鬼剑士虚晃一剑,往高英杰中段砍去,高英杰微微侧身,高高跃起,挥剑向鬼剑士劈去。
两剑相持,一时间不相上下。鬼剑士心一横,加大了手腕的力量,高英杰没有挡,倒是顺着它往后翻,稳稳地停在一根树枝上,和树下的乔一帆汇合,往远方逃去。
残月茹血,阵鬼哼唱着几句古老的咒语,无数冤魂跟着哀嚎,亡灵挣脱了土地的束缚,摇摇晃晃着从地底下爬出来,缓慢地沿着既定的路线,前进着。
魑魅魍魉,百鬼夜行。


tbc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