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王肖王】这是一个王杰希看了会沉默,肖时钦看了会流泪的故事

活动文

可以猜一下我抽到的是什么

【王肖王】这是一个王杰希看了会沉默,肖时钦看了会流泪的故事

1
王杰希看着第2233个被他打碎的炼丹炉,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炼丹,炼丹炉都会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原因碎掉。
他打扫完房间之后,瘫坐在逾期未缴的账单上面,深感生活不易。
正在此时,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父母在乡下还有一套房产,终于咬咬牙,很快的收拾了家里仅有的几套家具衣服和一些财产,坐着邻居家的牛车,凭着记忆的模糊影像,驱使着老牛在宽敞的道路上一路疾驰。
他日夜兼程,终于在“村庄”前停下。这座村庄如今相当破败,感受不到有人类生存的气息,记忆中的“坐落于青烟老树,碧水蓝天的乡下别墅”荡然无存。
走投无路的王杰希只好换个地方去父母家,他知道这么做肯定会遭到白眼和嫌弃,但是他别无选择。
他一路上忍饥挨饿,风尘仆仆,终于在老牛累死之前赶到了老家。
老家和印象中的大不相同,王杰希一个门牌号一个门牌号找过去,最终在一座破庙前停了下来。
他感到了世界对他浓浓的恶意。他记得自己父母家就在这里,难道说动迁了吗?
庙前的老和尚看他在这里逗留了很久,好心叫住他:“年轻人,有什么心事吗?”
王杰希就把自己父母的情况对他一说,向他询问周围有没有这个人家。
话音刚落,老和尚边皱紧了眉头,他仔细打量了面前的年轻人,总觉得他的长相莫名眼熟。
“这里没有姓王的人家。我住在这里五六十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
老和尚的语气相当肯定,这下轮到王杰希皱眉了:“不可能。”
“真的。”
王杰希无奈,于是换了个问题:“这里是供奉谁的?”
“据说是一位剑仙。”老和尚介绍道,“要进去看看吗?”
王杰希点点头,在小心跨进了门槛上,他很快注意到了墙上的一副壁画。
“那就是那位剑仙。”老和尚介绍道,“只可惜画师不小心把一个眼睛画大了,你看这剑仙好生英俊啊。”
“关于这个剑仙,有什么故事吗?”王杰希一下子也起了好奇心,“为什么要供奉他呢?”
“据说这个剑仙很善良,这个村庄就是他建立的,他也一直是这个村庄的守护神。不过如今这座庙也年久失修了,因为真的没什么人相信这种故事了。”
“是吗。”王杰希笑笑,“我觉得这个故事挺有趣的呀。”
老和尚打量着他,王杰希眉眼弯弯,笑起来颇有灵气。
“哔—————”
车喇叭的声音实在太响,王杰希僵硬地转过头,看到车里一个戴墨镜的年轻人冲他吹了吹口哨。
活像是穿越过来的。
王杰希猜想是自己在路中央和老和尚聊天聊太久拦到了年轻人的路,于是便拉着老和尚避开了。
没想到年轻人也靠边停下来,下车,向王杰希走来,大长腿走的虎虎生风,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上去像是杀气腾腾的仇人一样。
王杰希把老和尚挡在身后,他大小眼一瞪,想展示出一些杀气,没想到年轻人一摘墨镜,换了一副金丝边眼镜戴上,王杰希一下子就认出他是谁了。
“肖时钦?”肖时钦在他们当时组建的小团体中也算是一号人物,现在在雷霆机械工程学院中混的风生水起,和沉迷玄学日益颓废的王杰希形成了鲜明对比。
两个人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肖时钦捶了捶他的肩膀:“你这是搬家啊!”
“可不是。”王杰希笑笑,“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吗。”
他笑得很勉强,肖时钦又揉了把他的肩:“别担心,先住我家一段日子吧。”

2
所以现在的情况非常的有趣。一头老牛哼哧哼哧地拉着一辆车,车顶上还挂着家具。
肖时钦满脸黑线,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么做的目的。
“王杰希,我赶时间。”他重申,“苏沐橙邀请我们去公主邸,这头牛没法拉我们去宴会。”
“我怎么不知道?”王杰希疑惑地问道。
“谁知道你跑哪里去了,邻居说你欠了一屁股债跑路了。”肖时钦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这叫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
“呵呵。”肖时钦冷笑,“早就叫你不要沉迷玄学。”
王杰希眼色瞬间就变了:“不归你管。”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倔,还是和以前一样。”

3
最终两个人还是达成了共识。王杰希放牛回去,肖时钦则一路飙车把王杰希往自己家安顿下来,然后再一起马不停蹄地往都城赶去参加宴会。
宴会本身相当无趣,正在这种尴尬时刻,苏沐橙公主相当机智地找到了一盒狼人杀的卡牌。
“厉害了我的沐。”一旁的楚云秀抚掌大笑,“玩吧?”
自然无人反对。不善于社交游戏的周泽楷主动请缨去做法官。

4
王杰希睁了一次眼,正好和那双隐藏在镜片下明亮的双眼对视,两人相视一笑,脑海中早就脑补了宏伟的计划。
就像以前一样。
“天亮请睁眼。”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说着,“上警…”
“我来!”孙翔迫不及待地举手,“我是特别稳的大神!”
“呃……”最怕空气突然寂静。
王杰希定了定神,脑子里又循环播放了自己刚想到的一连串计划,然后谨慎地开口:“我是一匹……预言家。”
肖时钦一拍桌子,心想不好,又用眼神剜了一眼王杰希,然而他不为所动。
“王杰希你是猴子派来的嘛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前仰后合,像柯基一样。
最终人民们选择了张新杰,他推了推黑框眼镜,手指了指王杰希:“就决定是你了。”
肖时钦都懒得为他辩驳什么,等到周泽楷宣布他的死亡时候,他想都没想,直接用手指了指黄少天:“我带走他。”
一时间大家的表情变得非常丰富,黄少天一脸震惊:“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肖时钦一脸淡定:“我们去休息了,你们加油。”

5
两人捧着两杯香槟,走到王宫旁的台阶坐下。
“这次是我的锅。”王杰希叹气,“我走神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觉得自己神志恍恍惚惚的。”
“游戏而已。”肖时钦摆摆手,“跟你说件事,我要跳槽了。”
王杰希相当震惊:“你不是在雷霆混的很好吗?”
肖时钦挠了挠头发,他紧张的时候总喜欢挠头发,他咽了口水,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因为我遇到瓶颈了呀,创意没办法进一步发展。”
“有钱任性。”王杰希晃了晃他的肩,“好好混啊。”
“我之前好好考虑过一回。就是把你这些玄学啊魔法啊和机械工程结合的这个构想,我们可以试一试。”
王杰希皱了皱眉:“这些话听起来很耳熟。”
“就是你几年前跟我说的啊。”肖时钦很平静地说了出来。
“但是我们失败了。”王杰希没等肖时钦说完,“后来我们吵了一架,你去了雷霆机械工程院,我回老家炼丹,这个东西不会有成果的。”
“那只是暂时的,只要我们更努力一点,一定会成功的。”肖时钦坚持,“这个东西既然方向是对的,就要坚持下去。这个要是成了,可是会改变世界的东西。”
“你当我们还是中二少年啊。”王杰希笑得有点僵。
“这曾经是我们共同的梦想。”肖时钦表情很严肃,“我明天会在门口等你。”

6
王杰希难得的失眠了。
他想起了几年前,当他们还在君临学习的时候,肖时钦是机械工程的高材生,而自己是神学系唯一会炼丹的学生,他们一见如故,关系很好。王杰希曾经构想过把魔法机械相结合,这样极有可能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假如在机器始端添一个活动咒,也许永动机就被发明出来了也说不定。”王杰希曾经信誓旦旦地说,“你想想看,这个成功了我们可以改变全世界啊!”
最终他们花了很多积蓄也没有进展,肖时钦先放弃了,去雷霆机械工程学院工作。王杰希独自研究了几个月最终也放弃了,回到老家重操旧业,然而不巧的是他的炼丹事业似乎因为炼丹炉总是碎掉而举步维艰。
不过,肖时钦最终还是选择重新开始研究,王杰希心想自己也终究还是不甘放弃的。
他靠在窗前,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门口,车主摇下车窗,冲他微笑。
他抱着一堆行李,冲下了楼,跳上车。
汽车很快被发动,消失在远方。
肖时钦扭过头来,亲了亲他的额头,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整辆车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彩蛋:

肖时钦猛的醒来,只觉得浑身冷的发抖,一看王杰希把大半床被子都抱在怀里,还把一条老腿搁在自己的小腹上,肖时钦费了好大劲从王杰希怀里抢过被子,还没来得及摊在自己身上,却听见旁边的人小声抱怨:“肖时钦你怎么还不睡觉!”
王杰希突然转过身来,大眼睛瞪了肖时钦看了半天,忽然把他揽在自己怀里,同时用严肃的语气教育他说:“你怎么睡觉踢被子啊!”
肖时钦默默在心里给王杰希比了个中指。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