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曦瑶】小城谣(END)

*原著向

*不甜



1

蓝曦臣靠着马车车厢门,呆呆地目送着火光冲天的蓝氏仙府离自己远去。直到瞥见清晰可见的马车在山路上留下的深深浅浅的车辙印,让他终于确认这一切不是梦境。

数日辗转,车已行至姑苏地界。蓝曦臣注意到温家修士正在向此处集结,准备设卡拦截,街边酒肆还张贴着告示,寻得蓝曦臣者赏金一万两。

蓝曦臣还未来得及感叹自己竟如此值钱,就听到有人在敲打车厢,命令车夫停车。蓝曦臣与车夫使了个眼色,车夫便心领神会,与那人攀谈起来,蓝曦臣匆匆换下蓝家校服和抹额,披上了黑色夜行服,褪去了仙门公子的书生意气,多了几分风尘仆仆的行侠之豪气。

来盘查的是附近村子里的农民,其中一位大大咧咧的一上来就大声喝问:“蓝曦臣呢?里面的人快出来!”

裂冰绑在腰后,蓝曦臣缓缓下车:“在下蓝涣,有何贵干?”

“带走!”有人起哄。

“且慢!”其中一名少年,面皮白净,走上前指着告示道,“我们要追查的是蓝曦臣,不是此人。”

“对哦,他方才说自己名叫蓝涣。”那领头的恍然大悟,“哎真是,这还用你提醒!我刚才不过是为了逗逗这位小少爷。”

“你们搜捕蓝曦臣与我蓝涣有什么关系。”蓝曦臣生硬地反驳,在笑场的边缘试探。

“公子长途跋涉,想必是乏了,我带公子去歇息。”蓝曦臣点点头,少年便跳上车,向车夫指点方向,然后挤进了车厢,两人相对无言。

“泽芜君。”少年的声音清亮,细言细语,蓝曦臣下意识就回了个“嗯?”

话说出口才知失言。蓝曦臣轻咳几声,一只手攥紧了腰后的裂冰以防万一。

“泽芜君不必担心,在下孟瑶,愿助您一臂之力。”孟瑶自顾自地坐近了些,“温氏待百姓如草芥,乡民早有不满,但其家大势大,敢怒不敢言。这次通缉公子,乡民都认为是发财的机会,沿路拦车,甚至还有人不分青红皂白抓人交给温家,为虎作伥。”

听闻此言,蓝曦臣联想到自己的处境,握紧了拳头。


2

孟瑶将蓝曦臣藏在自己的家中,偶尔还会带些酒菜回去尝鲜。蓝曦臣没事经常便埋首在古籍之中,誊抄整理,以防不测,偶尔腾出空来作画。

“泽芜君可是在作画?”今天阳光明媚,道旁的柳树抽出了嫩绿的枝桠,柳絮飘,春草生,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春色。

“嗯。”蓝曦臣点点头,这些天他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也定下心思考反击的对策,“送给阿瑶。”

“泽芜君客气。”

“叫曦臣就行了。”蓝曦臣笑笑,“说起来,阿瑶今后有什么打算?”

“去清河。”孟瑶不假思索,“囊中羞涩,走不了太远。”

“可惜不能与你同行了,阿瑶。”蓝曦臣一脸遗憾,随手将刚画好的肖像和一些盘缠塞到孟瑶手里,“珍重。”

“再会。”孟瑶没什么可送的东西,只好随手取下窗台上的一盆开得正艳的金星雪浪交给蓝曦臣。


3
后来,孟瑶变成了了仙督金光瑶,与蓝曦臣,聂明玦并列为“三尊”,蓝曦臣深知金光瑶的辛苦付出,全力支持他。虽然有些手段不甚光彩,但在特殊时期,这种事也无法说明清楚。

“兄长可是又要去找敛芳尊?”

“一同商谈下次金麟台的清谈会。”蓝曦臣颔首,还能看见浅浅的微笑。

“兄长慢走。”蓝忘机目送着蓝曦臣御剑离去,一眨眼功夫便看不着影子。

蓝忘机对于这位金宗主并不感冒,后来听说兄长逃亡在外多受其帮助,对金光瑶也说不上讨厌。

只是这清谈会的次数未免多了一些,蓝忘机心想,又得找新的理由推辞了。


4

“你哥最近还好吗?”

蓝忘机先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回不去了。”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嘛,蓝湛。”魏无羡搭上蓝忘机的肩膀,“听说前段时间泽芜君贵体欠安。”

“已经恢复了。今天还主动向我询问族中事务。”

“蓝启仁知道了终于能松口气了。”魏无羡调侃道,“三天两头被那老头子训话,这待遇我也吃不消。”

“估计不会。”蓝忘机忽然停下不走了,似是想起了什么。

昨天他进去看望兄长,正巧遇到叔父又在提起道侣的事情,蓝忘机连忙站在玄关外,以免让叔父触景生情,情绪失控。

“抱歉,叔父,我没有资格。”蓝曦臣语气很严肃,“我在选择道侣这方面没什么好眼光。”

蓝启仁半晌没开口,蓝曦臣便接着说下去:“我有一位心悦之人,但我的一位好友因他而死,而我也间接负有责任,因为爱使人盲目,同时我也无法原谅自己。”

“这件事下次再议。”蓝启仁拂袖而去,蓝曦臣则恭恭敬敬地行礼。

窗边的金星雪浪仍然怒放着。


end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