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POT】阿尔卑斯山的雪(END)

*cp:双部

*贺双部战重制


1

“去瑞士?”手冢国光特地提高音量向电话那端的人确认一遍,“迹部,你认真的吗?”

“那还有假。倒是你这么激动干嘛?”迹部景吾也被突然提高音量的手冢吓了一跳,只好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点,“本大爷就问你一句,去还是不去?”

“几号?”手冢已经取下了日历开始计算日期了,“七月份?可以。”

其实迹部也没想到手冢会答应地这么爽利,以前他就算找青学友谊赛对方都要斟酌半天,过好久才答应,听起来总还带些不情不愿的意思。

“那就瑞士见。”迹部按捺住内心的惊喜,“我等会儿把路线发给你。”


2

德国离瑞士并不远,在借了前辈的车和驾照之后,手冢便沿着gps的导航路线,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行驶,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景色也愈发荒凉,郁郁葱葱的树木被皑皑白雪所覆盖,连接山谷的栈道旁,从瀑布飞溅而下的水流结成冰锥或者冰帘,往下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前方就是公路的尽头了。手冢将车靠边停下,等待着迹部的登场。

“你在哪里?”接到迹部电话的手冢四处张望却看不到他的身影,“这个地方很不方便停车。”

但迹部一直没说话,手冢只能听见电话里猎猎的风声,他顺势抬头,便看到远处有一架蓝色的滑翔机向他飞来,准备降落。借着飞机两侧打的黄灯,手冢还能隐约看到侧翼涂着红色的“Atobe”。

“已经可以了,满足了吗?”手冢刚想吐槽,突如其来的一阵乱流让滑翔机一度方向失控,他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不过万幸,迹部还是成功降落了。他的助理帮他从手冢的车后备箱里搬装备,顺便把车找个停车场停下。

“接下来的路比较陡。”迹部将登山绳绑在两人腰间用来连接两人,“这样比较安全。”

“嗯。”手冢假装在看风景,但余光一直在往迹部身上瞟,“我来开路吧。”

“不行。”迹部把他往后推,“还是我来吧,免得你受伤。”

手冢拗不过他,只好跟着迹部后面,在雪地里慢慢行走,留下一串不浅不深的脚印。



3

这世上本没有路,人走的多了,变成了路。

少有的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岩石上都有被打磨过的痕迹,峭壁旁还有前人废弃的绳梯,同时,越往高处前行,偶尔还能踩到被积雪掩埋的护目镜或者手套帽子之类的。

“再上去就是一个小山峰了,”迹部检查着绳梯牢固程度,“快到了。”

迹部先登上顶峰,随后才把手冢拉上来。远处的云雾茫茫,边缘依稀透着金色的阳光,外形看起来就像随风奔驰的独角兽一般,如梦似幻。

迹部赶紧举着手机拍了几张,又招呼手冢一起自拍:“这绝对要发ins!”

“算了。”手冢马上就想拒绝,作为万年“冰山扑克脸”,他对拍照一直没多大兴趣,但是他也不想破坏迹部的兴致,最后还是把头凑近了镜头,“这样就好了吧。”

快门声响,手冢尽力地挤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同时他很聪明地靠在迹部后面,显得头小。


4.

下山已近傍晚,手冢在高速上冒着超速被拍的风险一路狂飙,这才勉强赶上了网校的饭点。他们像做贼一样从后门摸进了食堂,然后只看见手冢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盒便当,然后又借了份餐具:“不要顾忌地吃吧。”

迹部刚想说“这一点都不华丽”,但肚子适时的“咕噜”叫了起来,出卖了他真实想法。手冢推了推眼镜,试图用镜片反光来掩盖眯起来的笑眼。

“你竟然在偷笑。”迹部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原本以为你不会笑的。”

“让你失望了。”

“这倒没有。”迹部扯开了话题,“我想去你宿舍看看。”

训练营的路灯是声控的,迹部打了个响指,两排灯就像故意配合他一样亮了起来。

“快走。”眼见迹部又要说什么中二台词,手冢赶紧把他拉走,“他们发现你可不太好。”

他们回到寝室,手冢一放下包便打开冰箱,正当迹部以为手冢会拿出些德国特产时,却发现他从冷冻柜提着两袋冰块,走进浴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喂!”迹部在门口喊,“背着本大爷自己泡冰浴,好惬意啊。”

“抱歉,没准备你的份。”手冢的声音隔着门传来,“你可以……”

“那我就勉为其难和你挤一挤吧。”门又被推开了,“水比较冷。”手冢让出了半边,好心提醒。

“嘶……”迹部刚把脚放进冰水里,便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但为了华丽的形象,还是说,“也不算冷嘛。”

手冢的眼镜起了一层雾,他便摘下放在窗台上:“十分钟,这是前辈传授给我的经验,对身体有好处。”

“十分钟…嘶…好,我陪你。”迹部换了个坐姿,腿上冻得微微发红。


5

在迹部景吾的坚持下,手冢国光才同意不去睡沙发,而是和他同床共枕。

“我们可以用抱枕划定界限。”迹部一本正经地保证,“这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们互道晚安之后,手冢关上了台灯。过了一会儿迹部就因为调时差迅速陷入梦乡,但手冢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抱枕不知被谁踹了下去,于是迹部把手冢当作了抱枕,无意识地将脚搁在了手冢的腰上,这正是所谓的甜蜜的负担。


end











评论(2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