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六十八色之艾绿/肖戴】R中恋爱故事

高中paro

一句话林方 喻黄 韩张

【六十八色联文之艾绿/肖戴】R中恋爱故事

1
转眼间又是九月一日。
“又进去了。”黄少天哀嚎。“进去”是开学一种幽默的说法,因为R中是住宿制,又号称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所以R中被戏称“RY高级监狱。”
“又要有萌萌哒的新生加入了。”和黄少天一起帮老师搬作业本的方锐感叹道。
“讲真,我觉得你这个调调很恶心。”黄少天一脸嫌恶地看着方锐,“我得离你远点。”他做了个浮夸的表情,然后故意往旁边挪了一点。
“说好相依为给的呢?”方锐一把揽住他的肩膀,“黄少你是不是瞒着你方哥什么事情啊?”
“滚滚滚。”黄少天把他的手臂推开,“谁和你相依为给,我和队长可是义结金兰,说好要一起脱单一起……”
“别说了黄少,”方锐拍拍他的肩膀,“秀分快。”
两人一路打打嘴炮,推推搡搡,终于把作业本搬回了办公室。
“喂,你们两位。”肖时钦搬着两大箱水果,“能搭把手吗?”
黄少天拍了拍方锐的肩膀:“交给你了兄弟”,一边对肖时钦挥挥手,“对不起语文老师叫我去他办公室。”
方锐一脸懵逼,只好拿了一箱水果:“哪个老师?”
“政史地办公室。”肖时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和张新杰聊天被政治老师逮住了,结果高三的老韩跑来,给我使了个眼神,我还能怎么办呢?”
“哈哈哈哈哈”方锐不厚道笑了出来,“心疼你1s”
将水果搬到办公室门口,两人都累的不行。后来,肖时钦把方锐拖到后面的墙角,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饭票。
方锐发现自己被莫名其妙壁咚之后不明所以:“肖时钦同志,你这是要……我知道我风流倜傥,无数美女帅哥倾心于我,可是我……”
“闭嘴,按照国际惯例,开学第一天的西式饭是最好吃的一顿饭,我从张新杰口袋里顺的饭票,你要不要?”
“谢谢大哥。”方锐眉开眼笑,“我不会告诉张新杰的。”
“诶?”正当两人进行着暗搓搓的“交易”的时候,一个双马尾妹子路过,发出了惊呼。
肖时钦僵硬地转过头来,和那个双马尾妹子对视了几秒,才慢慢开口:“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
“不用不用,我就不打扰两位学长了,”双马尾学妹摇摇头,“我就是路过的。”
肖时钦瞥了瞥双马尾学妹脖子上挂的饭卡的名字—
戴妍琦。
等妹子走了过去之后,方锐幽幽地说道:“我总觉得那妹子误会了什么,我跟你这个眼镜宅男可没什么关系。”
“我不会让这件事件被老林知道的谢谢。”肖时钦一脸冷漠,“我才不和你们这群死给同流合污。”
“那你就等着和穹妹结婚吧。”方锐笑嘻嘻地说道,“我知道你上次和孙翔在午休看缘之空,而且用的是班级电脑公放,差点被领导抓到,你胆子是真大。”
“孙翔的手速可不是盖的。”肖时钦微微一笑,“而且像我这么正直的计算机管理员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没办法,向权限势力低头。”方锐摆摆手,“回教室去了。”
两人一来一往打着嘴炮,肖时钦很快放弃,心里悲伤地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已经毁于一旦。
青春就是在无聊和期待之间晃荡,一群人的兵荒马乱。

2
101寝室因为正对着寝室楼出口的台阶,所以占据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同时还相对同一层楼其他寝室的陈设更加宽敞一些。

此时此刻,101寝室

“神夏四出来了。”喻文州躺在床上翻着贴吧,“再等几个礼拜,就可以攒着一起看了。”
张新杰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努力钻研,肖时钦凑过去看了眼,好像是物理参考书。
肖时钦无聊的对着墙壁玩弹力球,结果不小心就砸到下铺张新杰的脑袋上了。
张新杰瞪了他一眼:“按照你平时的作息,你现在多半是在打荣耀或者补番。”
“所以呢,”肖时钦翻了个白眼,“我乐意。”
喻文州侧了个身,看了看肖时钦:“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啊?”肖时钦收起了弹力球,“你们为什么觉得有什么情况呢?”
张新杰放下了书:“请说出你的故事。”
喻文州也放下手机,一副“准备听故事会”的模样。
肖时钦把白天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下。就是自己壁咚方锐被学妹误会,省略了壁咚方锐的原因。
“这事情很不合常理。首先,你干嘛壁咚方锐;其次,人家误会你反应也太大了。”张新杰提问。
喻文州露出心脏的微笑,让肖时钦心里一阵发麻。
“不是…这学妹明显想多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啊,肖时钦心里腹诽。
“你该不是被学妹吸引。接下来……”
“我只是担心我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人家都不认识你。”张新杰反驳了,“你也把自己太当回事了吧。”
肖时钦哑口无言。
“不是……”肖时钦一脸懵逼,“我就是郁闷。”
“高一吃饭比高二晚,到时候你晚点走,看能不能在食堂里找到她,然后再和她解释一下,不过我实在不推荐,这有欲盖弥彰的嫌疑。”喻文州分析道。
“诶。”
“不是,关键是,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她的看法?”张新杰继续补充。
“没什么……”
“你能不能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说你对她没啥想法。”喻文州紧接着说。
“我……”肖时钦回忆起那个叫戴妍琦的学妹的模样和她有些狡黠可爱的一笑,“觉得她挺可爱的。”
“噫。”张新杰摆了摆手,“死宅再见。”
“我收回我的话,你还是去食堂看看能不能偶遇吧。”喻文州揶揄道,“所谓的巧遇都是精心计划过的相遇。”
“你们怎么这么熟练啊?”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啊还是图样。”张新杰本就大他近半年,自是乘机教育一番。
“现充爆炸吧。”
“我等你好消息。”喻文州鼓掌,“加油,看好你。”
“搞什么啊。”肖时钦满脸惆怅,“我先得想办法让老林不要怼我。”
喻文州点点头:“这算task1。”

3
半个月后的某天,肖时钦顶着黑眼圈,生无可恋地被室友硬是架到教室。
不巧他在路上又碰到了扛着作业往办公室跑的戴妍琦。
“大兄弟,您这是,后宫成群啊!我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
肖时钦面无表情:“不,他们都名草有主了。”
戴妍琦咯咯地笑了起来:“学长我看你骨骼清奇,必非凡品。等等,你是高二x班的吧?”
肖时钦差点摔倒在地上:“没错。”
身后的两个人不约而同退后了几步。
“我们班主任整天就夸你们班,说上一届怎么怎么好,还说有几个学长成绩很好啥的。”戴妍琦歪着脑袋想了想,“嘿呀那个肖时钦不会是你吧?”
肖时钦脑海里居然产生了出了卧槽有学妹知道我的大名真是不得了的诡异的荣幸。
“就是那个小便当饭,大便当汤的家伙吧对不对!”
喻文州和张新杰在后面笑得前仰后合。
班主任,你到底给学弟学妹们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不存在的。”肖时钦摇头,“他讲的话,你一句也不要信,他就是信口开河。”
“小肖你说谁信口开河呢?”班主任叶修从厕所奔回来,接过戴妍琦手中的作业本,“不得了,不得了,小戴,你肖学长也是个肚子里可以挤出墨水的家伙,他百般掩饰,就说明肯定是事实对不对。”
肖时钦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老叶你别抹黑我了好吧。”
戴妍琦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懂你的。”
你懂了什么啊?肖时钦无语。

4
“今天有例会?”肖时钦中午被喻文州摇醒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
“对啊。”喻文州把他往外推,“新人入职仪式啊,你忘记了?”
肖时钦诚恳地点点头:“真的忘记了。”
“戴妍琦也要加入团委来着,你居然忘了?”
“谢天谢地,我真的不记得了。”肖时钦打了个哈欠,“多久前的事了。”
“团副会不记得团委的名单吗?”喻文州笑笑,“我记得她的档案被你小心地藏在单独文件夹了,你第一个批了她的来着。”
“这个,咳咳。”肖时钦顾左右而言他,“今天作业真多啊!”
“可惜还不够。”喻文州摇摇头,“对于你这种人,真的不够。”
肖时钦在内心给喻文州竖了个中指。
在礼堂门口,戴妍琦正找笔准备签到,肖时钦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用我的吧。”
戴妍琦抬起头,正好对上了肖时钦的眼睛,他们的视线交汇了几秒,空气没来由地变得暧昧了不少,戴妍琦赶紧避开了视线。
肖时钦此刻已经脸红了。
“谢谢学长。”
“不用不用,我该做的。”肖时钦摆摆手。
戴妍琦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假装和旁边的女生攀谈起来,偶尔还往他这里撇几眼。
肖时钦找了个空位坐下,开始写作业,旁边几个新生倒是很默契地选择与他相隔了个座位开始坐,将近坐满了一排,就剩了一个座位。
戴妍琦有点犯难,叶修忙向她指了指肖时钦旁边的座位,她点点头,很快坐下。
肖时钦走神地更加正大光明,到后期更是和戴妍琦互相交换联系方式,聊着老师的八卦,最后两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5
101寝室
喻文州和张新杰望着肖时钦空空如也的床铺面面相觑。
张新杰看了看手表,面露忧色:“这算夜不归宿吗?”
喻文州沉痛地点点头:“真是个叛徒,我们把门锁起来吧。”
“厚道点吧喻文州,人家只是帮小学妹打打热水,送送夜宵,写写作业,没准他们在图书馆奋战呢。”张新杰无聊的玩着肖时钦的弹力球,不小心砸到喻文州的脑袋。
“按照你的作息,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和韩文清聊天吗?”喻文州疑惑地问道。
“他准备考试呢,不好意思打扰他。”
两人摇了摇头,突然听见有人拍窗的声音。
张新杰奔过去,看见肖时钦像蜘蛛侠一样挂在窗外,狠命拍着窗。
他推开窗,肖时钦利落地翻进寝室,动作之熟练,让人叹为观止。
“老哥。”
“稳。”喻文州接话,三个人面面相觑。
“我差点在楼道撞到叶修,吓死我了。”肖时钦一脸后怕,“告个白容易么我。川崎玫瑰,纸星星,巧克力,千纸鹤,一个月饮料钱夜宵钱,辅导课业,打热水,追姑娘真是累啊。”
张新杰,喻文州:……
“但是值得啊。”肖时钦感叹,“我是多么喜欢她啊。”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