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水宽】lust for love(2)

终于更新了_(´ཀ`」 ∠)_前文戳目录










2. scapegoat




          次日清晨,天还蒙蒙亮,克罗斯刚把被他喝完的在之前藏在冰箱里的血袋和冰箱里的过期食品扔进公用垃圾箱,准备折返回家,就看到警官老鱼“咚咚咚”地敲门,克罗斯还在纠结要不要过去开门,拉莫斯已经主动推开了门,他还穿着睡衣,金发乱蓬蓬的。




          “刚才又发生了动物袭击事件。”


   


            克罗斯发誓自己不是故意听墙角的,但是吸血鬼的敏锐听觉神经能够让他在自家花园就能听见室内的谈话声。




           “就像上一个案件一样,尸体被抽干了血……”




           里面沉默了一阵,紧接着拉莫斯的声音传来:“我明白了。你先别急,白天重点关注室内场所,比如说医院的血库,阴暗的地下车库,地窖这种地方,同时发布声明,希望居民深夜不要出门。”




          幸好我地下室的库存可以维持半个月,克罗斯松了口气,看来被同类们嘲笑的胆小慎微关键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




         老鱼这才安下心来,他们寒暄了几句,拉莫斯主动送这位老警官出门,克罗斯也装成刚从外回家的样子:“我刚晨跑回来,这是又出了什么事?”




         “以后出来跑步也叫上我一起去吧。”拉莫斯的手又自然地勾上克罗斯的肩膀,“快进来吃早餐。”




          克罗斯咽了咽口水,他能感受到拉莫斯身上血管里流淌的血液,他半靠着拉莫斯,还能闻到拉莫斯衣服上洗衣液的清香,被食欲控制的他,忍不住更贴近拉莫斯的颈动脉,此时正好拉莫斯和他视线相对,吓得克罗斯赶紧往旁边挪了两三步。




         “你饿的眼睛都绿了,快吃点火腿蛋。”




          克罗斯吃饭的速度很快,看上去还真有点饿死鬼投胎的感觉,实际上他是想通过进食人类的食物来压抑吸血的欲望。




         “我得陪警长去巡逻了,就麻烦你洗碗了。”拉莫斯也草草吃完早饭,将挂在椅背的夹克衫一套,急匆匆地出门了。




         “一路顺利。”




         拉莫斯一走,克罗斯就飞奔到地下室,一袋血包下肚,终于让他恢复了点思考能力。他决定在遛狗的时候,也一起寻找那个血族新生儿,作为血族前辈尽些引导的义务。




        这么想着,他便吹口哨招呼萨摩耶犬跟着他,他刚推开门,还没来得及跨出门一步,就与一名站在自家门外,显然已经在门外等了许久的,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男生面面相觑。




        男生漏出的半边脸被阳光炙烤的发红,他龇牙咧嘴地请求克罗斯让他自己进屋打个电话。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克罗斯暗忖。




       “进屋吧。”克罗斯话音刚落,才想到自己并不是房屋主人,按理说对方并不能因为自己的邀请进门。




         男生谨慎地先踏左脚,没有什么异常,这让克罗斯有些吃惊。在男生进屋之后,他探头确认没人跟踪,便锁上了门。




         克罗斯先将萨摩耶关进狗笼,回头一看那男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伸出獠牙,眼睛发红,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了猎物。




        “冷静下来,先生。”他将自己的手腕咬破,慢慢走向他,“我们是同类,你先喝点恢复理智,我再给你喝些我的私藏。”




         在喂饱了饥饿的血族新生儿之后,他们终于能够好好坐在一起好好谈正事。




         “我不知道是谁转化你的,但是既然你已经被转化了,就应该知道几件事。”克罗斯双手交叠撑着下巴,“不能让人类看到尸体,要将它焚烧。其次,要控制自己的食欲,我知道这个很艰难,但如果你想在一个地方长久生活下去就必须这样做。”




         男生点点头,沉默了很久,终于说话:“你好像不怕阳光。”




         克罗斯将手链展示给他:“我弟弟在德国有些门路,那边有些女巫会一些欺骗上帝的魔法。事实上对于吸血鬼来说,阳光,银具是能够杀死他们的东西,大蒜也能使我们不舒服,但吃大蒜我们死不了。”




       “我不是住在这里的人。”遇到同类之后,男生的倾诉欲大大加强,“我逃课之后在酒吧遇到了一个人,我们都喝多了,他说能够让我摆脱无聊的生活。”




        “然后他就将你转化了。”克罗斯感慨道,“真是不负责任啊。你还年轻,不应该过早遭受永生的处罚。”




        “我发现我获得了无穷的力量和速度,比常人更敏锐的五感……”




        “其实相对于吸血鬼来说,新生儿的力量也是最强的——因为他们食量最大。这点就像人类社会一样,越是年老,身体越弱。所以年长者会主动转化些年新生儿来利用血缘的联系让他们效忠自己,充当自己的保镖。不过这种血缘的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弱。对不起扯远了,”克罗斯笑着看他,“真可惜我也不是这里的房东,所以不方便让你暂住在这里。”




        “我这几天一直藏身在一些地库里,还有酒吧。”男生继续叙述自己的经历,“自己摸索着生存下去,我太难了。”




        “最近你最好还是别去人多的地方。”克罗斯忍不住提醒他,“警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系列的异常了。”




        “没关系。”男生信誓旦旦,“我已经学会你教我的了。”




         克罗斯在家呆了一下午,直到夜幕降临,拉莫斯突然推门回家,然后瘫倒在沙发上。




         “可累死我了,巡视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




          克罗斯既有些心疼拉莫斯,又暗自为新生血族感到高兴,内心十分矛盾:“你好好休息吧。”




         “不行,晚上才是吸血鬼出没的时候。”拉莫斯坐起身,“老鱼说你也知道这事,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了。你也小心点。”




         他们将冰箱里的三明治当晚饭,两人各有心事,接下来都没说什么话。




         拉莫斯再次出门之后,克罗斯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踏实,在腰上别了把银餐刀,也跟着出了门。今晚镇子在举行规模很大的集会,克罗斯向路人打听才知道是城里高中的舞会,怪不得路上好多姑娘小伙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他站在聚会的外围,不一会儿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正是那新生血族,他也戴了幅面具,看上去就像参加宴会的学生。




        “你这是对小姑娘图谋不轨吗?”克罗斯眉头皱得厉害,“说了叫你今天不要出来。你现在玩够了吗?玩够了就回去。”


     


        “你怕我对你的猎物下手?”男生依旧说这些不合时宜的调侃,让克罗斯更加生气。




       “我实话实说,镇里的警察请了位吸血鬼猎人,我劝你当心点。”




       “我会解决他的。”男生做了个“咔擦”的手势,“你说了,新生儿的力量远甚其他血族,更别说人类了。”




      “不行。”克罗斯语气很坚决,惹得男生也非常迷惑。




      “我……”克罗斯无法当着新生血族的面说出口,他的耳尖都涨红了,“总之不管你的事。你快点回家。”




     “好吧。”男生似是看出了他的窘迫,飞也似地跑开了。




      舞会进行到高潮部分,广场中央的篝火被点燃,年轻男女成双成对地围着篝火翩翩起舞,像克罗斯这样的单身汉就只能饮酒作乐,一些看上去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可惜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过了一会儿人群中发生了一阵骚乱,有人尖叫地跑开,克罗斯也顾不得什么了,他循着浓重的血腥味飞奔过去——




       一个满脸是血的少女瑟瑟发抖地坐在一旁,而协助巡视的拉莫斯则与那个血族新生儿扭打在一起。




       新生儿力大无穷,拉莫斯不占上风,克罗斯有些着急,大呼着拉莫斯的名字,想提醒他尽早脱身,同时手攥着银制餐刀。




       拉莫斯已经杀红了眼,倒是那个血族新生儿认出了克罗斯的声音,放慢了攻势:“是你?”




       “嗯。”克罗斯一步步逼近新生血族的背后,他和拉莫斯交换了眼神,便毫不犹豫地朝他的心脏背刺了下去。




       “你居然?”火光中映着克罗斯毫无血色的脸,男生表情充满着震惊和愤怒,过了几分钟,刚刚还神龙活虎的新生血族便化成了灰烬。


 


       “你没受伤吧,塞尔吉奥?”克罗斯扔下银制餐刀就去关心拉莫斯的伤势,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拉莫斯脸上有一道小伤,整个人灰头土脸地倒在地上。




       拉莫斯伸出手,示意克罗斯拉他起身,但克罗斯没料到拉莫斯却使了相反的劲也将他拽倒,克罗斯顺势躺在他的旁边。身后篝火燃烧的热量吹得克罗斯金发有些发烫。




       “天上有星星。”拉莫斯右手指了指天空闪烁的光点。




       “你没事吧,那是飞机。”克罗斯吐槽。




      “不,它没有动。”拉莫斯很肯定。克罗斯再次仰望天空,即使流云也掩不住闪烁的星光。




      “你倒是好兴致。”克罗斯终于放下悬着的心。


tbc

大噶康康

默笙:

搞了个我推cp【克罗斯x莫德里奇,可逆】小群…想拉些小伙伴一起玩_(´ཀ`」 ∠)_




扫码加入或搜群号678141488




就很简陋的群宣…里面暂时就我一个【x




欢迎大噶加入!





【水宽】lust for love

*一个血族paro 血猎水x血族宽


*基本设定与吸血鬼日记类似,当然也有修改的部分




1.Ramos




        对于冰湖镇的居民来说,这原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四。




       笼罩着全镇的晨雾让托尼·克罗斯放弃了去森林觅食的计划,而是选择饮用库存的冰镇血袋——虽然不如活物新鲜。




        总的来说,克罗斯很满意他的新家,双层小别墅,还有间地窖方便存放血包和红酒,花园旁边还有停车位。这是他弟弟菲利克斯替他物色的,原房主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又觉得空关房子交管理费不划算,于是挂牌出租。




        现在是下午五点,克罗斯正牵着狗在森林里的小径漫步,忽然他的狗开始大声吠叫,他跟着狗一路小跑,找到了一处被警方拦起来的某事故的案发现场。




       白发苍苍的警官老鱼因为克罗斯见义勇为捉小偷的事与他关系不错,因此克罗斯得以了解案件的一些隐情,虽然警方对外公布这人因动物咬伤而死,但是实际上,尸体被抽干了血,脖颈处有极深的咬痕,克罗斯自然很清楚这是什么生物所为——食量大,不清理尸体,多半是刚转化的血族新生儿所为。




        “这就有点麻烦了。”




       “ 这是什么意思?”




         克罗斯下意识掩住嘴,他刚才竟然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只好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最近镇上不太平,”老鱼拉着他来到一处远离人群的地方,“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了三四次,但我们毫无线索,频繁使用动物咬伤的理由迟早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啊,也许你会觉得我找你说这些太啰嗦……”




        克罗斯拍了拍老鱼的肩膀,抚摸着他稀疏的白发,用他讨老人喜欢的殷勤微笑向他说:“不,警官先生,我愿尽我的绵薄之力。”




        “就不劳您费心了。”老鱼看了看手表,“我们找到了处理这方面问题的专家,他和你颇有因缘,你待会儿就懂了。”




       克罗斯听的非常困惑,摸不着头脑,直到傍晚七时许 ,穿着白色兜帽衫,戴着银十字架的塞尔吉奥·拉莫斯敲开他家的门时,克罗斯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你就是这间房的房东?”克罗斯开了瓶红酒招待拉莫斯,给自己则倒了杯鲜血,“真意外啊。”




      “是,这间房是我们家的祖宅,带您看房的是我姐,”拉莫斯抿了口红酒,“您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超自然事件处理专家,一年在全球四处奔波,”他抚摸着胸前的银十字架,“跟随着主的指引,让生活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克罗斯心中一震,他换了条腿翘着,将长袖挽上手肘,露出了右手腕的星星手链,这条手链保护他不受日光的灼烧,让他也能在阳光下行走。




       “你的手链很漂亮。”




       “谢谢。”克罗斯受宠若惊,在将鲜血一饮而尽之后,他问拉莫斯,“这段时间你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拉莫斯在冰箱想找些食物作为晚饭,但是里面只有些临近过期的金枪鱼三明治,他很好奇自己的租客到底是何方神圣,几乎可以说是不食人间烟火。




        “你不反对吧。”拉莫斯拿三明治在冰箱加热了会儿,“在下次委托之前我会一直住在这里。我愿意降低你的租金作为补偿。”




        “没事。”克罗斯这才放松了些,幸亏拉莫斯没有翻冷冻柜,他印象中那里有自己放着的饮用了一半的血袋。




        “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拉莫斯主动收拾餐桌,“我听你弟弟说你曾经在慕尼黑和马德里住过几年,怎么会想到搬到一个小镇上的呢?”




        “小镇安静些,可以远离喧嚣。”这倒是实话,雪白的萨摩耶趴在他的腿上,狗毛蹭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对我来说,这个小镇未免太安静无聊了,但在外旅行久了,回家的感觉总是美妙的。”拉莫斯不知什么绕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虎摸萨摩耶,另一只也以撸狗的手法轻轻摩挲着克罗斯金色的头发。




        “说实话,你听说过小镇最近的‘动物袭击’事件了吧。”克罗斯转过头,他的蓝眼睛直视着拉莫斯,“这可一点也不“安静无聊”。”




       “我从老鱼那边听说了这件事。总之没有实锤的事情我也不好妄下结论。”拉莫斯摸了摸他的肩膀,他在背后看不到克罗斯惊愕的表情,只觉得青年整个人体温冰凉,若非看到他活动,完全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




       tbc


       




         






        




        


        




         

【俱乐部拟人】我的高富帅朋友(团厂)

上文:

http://xiaolan74.lofter.com/post/1d6f8e57_12e1a0c93



3.


         他们玩了局气枪射击,阿森纳自诩深谙武器,没想到皇马也同样擅长这些,他们顺利地拿到了头奖——一个棕色的泰迪熊公仔。


       “这个就送你吧。”阿森纳将玩偶塞到皇马怀里,“带回伦敦太占地了。”


       皇马接住了小熊,轻轻地抚摸着,爱不释手,紧缩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阿森纳莫名感觉被戳到了萌点,轻笑出声,皇马看着阿森纳的表情变化,脸一下子涨红了,轻咳几声,把玩偶背在背后,掩饰着自己对毛绒公仔的喜爱。


      “喜欢泰迪熊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阿森纳捋了捋皇马凌乱的刘海,“好了,温格给我发短讯催我集合了,先走了。”


      “慢走。”阿森纳跌跌撞撞往伯纳乌的主出口跑去,迎面撞入了皇马的怀抱——阿森纳大约比皇马矮了半个头,他能感到耳旁皇马呼吸的温度,只见皇马低下头来,轻吻着他左侧脸颊:“回见。顺便,你们的大巴停在另一个出口。”


       “是吗…?”阿森纳捋了捋散到额前的红色短发,换了个方向走,“那谢谢了。”

       

4.

        科尔尼这个点非常安静,阿森纳和皇马坐在草坪上,清冷的月光洒落在他们的身前,在身后留下了长长的相交在远处的斜影。


      “我有预感夏天会很热闹。”阿森纳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皇马,“尽管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我在伦敦的邻居可就闹成一锅粥了。”


      “夏天结束之后我们可以继续探讨这个话题。”皇马故意卖了个关子,“你也知道我来伦敦不可能只是为了看你。”


      “哦?”阿森纳故作失望,“原来我在你心里永远不是第一位的。”


      “别闹。”皇马笑着推了阿森纳一把,“逗你的,这次来真没啥事,就是想当面看看你。”


       阿森纳知道,一般皇马这么说的时候,多半没什么好事。


      “所以,你再带我陪我去西区看悲惨世界吧。”


       阿森纳脸都绿了:“我已经陪你看了十几年的悲惨世界了,我台词都能背下来给你现场演绎,我求求你换一部吧。”


      “经典总是最好的。”


      “闭嘴!”


      “好吧,我实话实说,我在西伦敦有点事。”皇马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还约了切尔西一起看西伦敦德比。”

【俱乐部拟人】我的一个高富帅朋友(团厂)

*致敬阿吧安踏梗


*cp:皇马x阿森纳




 1.

           皇马打来电话的时候,阿森纳正窝在沙发上看AFTV里DT的吐槽来缓解输球的悲伤。


         “我在海布里,那边什么人都没有。”皇马的英语听起来就像埃梅里一样难懂,“你在家吗?出来接我呗。”


       “什么?”阿森纳刚想骂他,但悲哀地发现自己条件反射地就像一个弹簧一样从沙发上跳下,堵在口中的恶言也换成了轻声细语,“我就来。”


       阿森纳披上了耐克出的一件温格大概永远拉不上拉链的外套,骑着车往海布里公寓走去,果然他在西看台看到了远眺夕阳的皇马,这赛季皇马欧战结束地比阿森纳还早几天,阿森纳原本也想嘲讽他几句,结果一看自己的欧联成绩也半斤八两,心里苦得说不出话。


      “我劝过你不要让那个糟老头子修球场。”阿森纳跃下看台,抚摸着海布里球场上零零落落地几块草皮,“你就是不信邪。”


      “你忘了,这些事情我们都决定不了,只能静观其变。”皇马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往昔的荣光已离我们远去。”


      “你倒是挺平静。”阿森纳玩着拉链头,“这可不太像你的作风。”


      “我已经到了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年纪了。”皇马开玩笑道,阿森纳注意到皇马今天竟然没有传穿那件他一直穿的阿玛尼风衣,“你穿衣打扮倒越来越像你们队那个‘金凯瑞’了。”阿森纳忍不住吐槽,“不过我估计你过几天又要穿回那件阿玛尼了吧。”


        “闭嘴。”皇马无奈,“我也不想总和那个男人扯上关系,但他们就喜欢这么写。”


       阿森纳大笑,随即拉着皇马的手跳上了自行车:“想去科尔尼逛逛吗?”         


 2.

    

           阿森纳早在上世纪就听说过皇马的赫赫威名,什么‘20世纪最好的俱乐部’,‘五连冠’,而且和自己对老对头曼联也总是眉来眼去,所以后来曼联的那个帅小子登临伯纳乌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与皇马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本世纪初的一场在伯纳乌的欧冠比赛,那时皇马一头银色长发扎着马尾,穿着骚包的银色prada风衣,安静地站在看台上,全程表情冷漠,唯有那一次亨利突破五人打入进球的时候,坐在对面看台,穿着刚买的安踏帽衫,兜里揣着五十欧打算当作上网费的阿森纳注意到皇马抽了抽嘴角,脸色难看地像吃了一整只青蛙。


       比赛结束皇马主动找到阿森纳,颇有些不情不愿地和他握手:“我刚和温格聊了聊。”


       阿森纳有点惊讶:“他怎么说?放心他不会离开海布里的,他走了银行怎么借我钱?”


      “贷款?建球场?”皇马把阿森纳两根不同长度的帽线拉到齐平,“我原以为是在说笑,你真有胆。”


      “可不。”阿森纳摊了摊手,“我只是个穷小子罢了,每月扮一次吉祥物rex,每周五十欧零花钱供我去网吧消费消费,吃穿住在科尔尼,路费该死的克伦克也不给我报销,说要在年终奖里扣,见鬼了。可不像你这个高富帅。”


      “然后年年十六郎。”皇马自嘲道,“什么银河战舰,我都脸红。”


      阿森纳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口袋里的游戏点卡塞到皇马手里:“我们要不一起去附近的游戏厅一解千愁?”

lof不知抽的什么风 死活发不出来……


简介:阿宽变成了一只猫


庆祝伊狗进入大名单……

【推文】ao3宽狗文推荐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32893" >传送门</a>


双向暗恋。莫斯科前任预警。狗子和人打赌要和某人约会直到万圣节的时候,狗子先找到邋遢,然则在和邋遢交往过程当中,他们好几次约会被阿宽无意识破坏(比如说狗子为了帮阿宽做香蕉面包放了邋遢鸽子啊balabala),最后邋遢觉得狗子和宽宽有jq(邋遢可以说很敏锐了)于是乎两人分手,为了这个赌狗子找阿宽决定交往一个礼拜,然后经历种种(不想再剧透啦_(:_」∠)_反正就非常甜)两人最终摊牌,happy end。这篇可以说是打开我tonisco大门的作品,这里的狗子非常甜!!小狼狗【x 阿宽就是非常宠狗同时欲盖弥彰地掩饰自己的小心思233


来来来,tonisco大法好!【有时间我会翻译这篇,已经要到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