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百日肖戴-Day25】江湖录(2)

撸了个后续

打斗废

以及圈一下@侧着犯夏乏的长凝 @别时茫茫江天月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4

听到父亲的命令的时候肖时钦是拒绝的,偷东西也要看主人,在张尚书头上动土,比在喻丞相那里要麻烦多了。况且自己刚在京城搞了个大新闻,顶风作案难免翻车。

“肖大哥,我在精神上支持您。”方学才大笑,“可是我那天要去当铺出点货,不一定能帮到忙。”

“记得帮我烧点纸钱吧。”肖时钦揶揄着,“还要帮我备辆车。”

“兄弟,”方学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不送你了。”

肖时钦很感动,然后在心里问候了方学才的父母,同时也是自己的“父母。”

他难得带了剑,肖时钦根本想象不出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脑洞怎么会这么大,居然铸造了一把无形之剑,除非在灯光下,才能看见剑身映出的亮闪闪的影子,故名曰闪影。

肖时钦躺在在尚书府的屋顶上,仔细回想着计划好的路线,再一看四下无人,一切妥当,便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打晕了两个守卫,敲开了库房的锁。

没想到这个张尚书家里的宝贝比喻丞相家里的都多,在肖时钦心中感慨的时候,咯噔一下,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肖时钦此刻已经把宝贝藏在袖口里准备从窗外翻出去了,半个身子挂在窗外,此刻他和那个来库房拿东西的小孩四目相对,彼此都觉得很尴尬。

“你好呀,我叫……”肖时钦扭头躲开了小孩扔来的飞镖,“小孩子玩这个太危险了。”

他翻出窗外,从远处还看见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一起跑步。

“果然是你。”两人一前一后,包围了肖时钦,“你胆子不小。”

“我本来也不想来的。”肖时钦摸摸头发,“先走一步了二位。”他朝韩文清晃了个假动作,然后剑锋擦过张新杰的官服,留下了一道口子,“我真的要走了。”

话音刚落韩文清的拳头就招呼上来了,肖时钦拿闪影挡了挡,趁对方纳闷的当儿来了一脚扫堂腿。

这些招数都是世家公子不屑去学的,可是肖时钦本就是落草江湖,为人不羁的盗圣,对于武功自然是多多益善,自我改进。

张新杰自始至终也没说什么,逆光的十字星在他手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看的肖时钦心里发毛。

肖时钦弯腰躲过逆光,又猝不及防被韩文清揍了一拳,觉得自己下半生幸福堪忧,他勉强招架着两人的攻击,瞅着一个空当,一个瞬移,闪影顶开了逆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迅速脱身。

还没等他喘口气,一名剑客气势汹汹地冲他跑来,剑锋释放着刺骨的寒气,地上都结了层厚厚的白霜。

肖时钦与他交手了数招,只觉得手臂越来越沉,他回想着逃跑路线,余光向四周瞥了瞥,远处有一个持弓少年,箭头对着他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肖时钦虚晃一招,移到剑客身后,借冰雨挡开了那支箭。

箭雨向他袭来,肖时钦集中精力,挥舞着闪影一顿猛砍,远远看见尚书府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心想方学才也没有那么狠心。万万没料到这一走神,膝盖便中了一箭。

肖时钦忍痛拔下箭,不顾一切往尚书府门口跑去,跳上马车绝尘而去。

直到坐上马车他依旧惊魂未定,膝盖上早已血流如注,再也支撑不了他使用瞬移步。

马车向郊外驶去,过了一段距离之后,肖时钦又吩咐车夫:“去戴府。”

5

肖时钦从左袖中找到了几件首饰,这是他在张尚书府里顺来的,他猜想小女孩肯定很喜欢这些东西。

戴妍琦的闺房窗户紧闭,肖时钦艰难地爬上了窗台,将首饰放在窗台上,结果一脱手,他便直直往下摔去。

一只纤纤素手握紧了他的手,窗户被打开,戴妍琦终于看清了肖时钦清秀的面孔,两人手忙脚乱地终于把肖时钦拉上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肖时钦坐定,连忙道谢。

“还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戴妍琦眨眨眼,眼神却往梳妆台堆着的珠宝首饰望去。

“肖时钦。”

“一直以来也谢谢你了,肖时钦。”戴妍琦目光柔和。

肖时钦觉得这一刻戴妍琦美得不像话,他仿佛忘了怎么言语,只好从脑海里搜刮出一些用烂的词汇赞美眼前的姑娘。

“你还是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吧。”戴妍琦再度开口,“太昂贵了,我受不起。”

肖时钦此刻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姑娘……”

“卿本才子,奈何做贼?”戴妍琦盯着他写的情书,“官府的人好像跟来了,你在我这里先躲一躲吧。”

“恕难从命。”肖时钦站了起来,“我敢做敢当,不能连累你。”

戴妍琦睁大了眼睛,想拉住他,可是肖时钦已经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他每次都走的那么快。

tbc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