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考列弗兰】梦醒

摸鱼

“考列斯,醒醒!”

“姐姐?”考列斯揉了揉眼睛,“抱歉,昨天没睡好。”

“自从昨天你一整天都有点魂不守舍。你真的没事吗?”菲奥蕾担忧地看着弟弟。

“毕竟遭到了惨败……”考列斯垂下了头,一副垂头丧气的委屈模样,叫菲奥蕾看着也不忍心。

“你做的很好。”菲奥蕾试图安慰自己的弟弟,话说到嘴边却成了干巴巴的客套话。

“我几乎没帮上什么忙。”考列斯看着菲奥蕾,她正在检查一本账目,为了这场圣杯战争,尤格多米尼亚家族几乎破产,生活窘迫,只能勉强维持表面的繁华。

“不,你做的够多了,请不要再自责了,一切还没结束。”菲奥蕾无意再开展谈话,这正好合考列斯的心意,他扶着姐姐的轮椅往姐姐的闺房走去,途中正好碰见喀戎,他盯着窗外出神,考列斯觉得他大概还需要时间来适应与弟子对战的节奏。

“考列斯你先回去吧,我和喀戎谈一谈。”菲奥蕾自己摇着轮椅过去,独留下考列斯一个人站在原地。

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很久,久到尤格多米尼亚也几乎被隐姓埋名去时针塔学习的考列斯忘记。

“我一直在找你。”考列斯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地躲闪,他在时针塔多年,也并不是不知道那人底细。

“埃尔梅洛二世。”考列斯淡定地转身,鞠躬,“您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只是好奇罢了。”埃尔梅洛二世笑笑,“关于一件往事。”

“她给我了我一朵花,一朵从花园采下的小花。”考列斯的话有些没头没尾,“她在意外的地方很节约。”

“我以为我早就走出来了,但弗兰肯斯坦……她一直都在我身边,我做梦都能想到她。”考列斯低下了头,“我最终救不了她,也赢不了对手……”

“在这里碰见尤格多米尼亚让我很惊讶,真的。”埃尔梅洛二世捋了捋头发,“看到你就觉得那场圣杯战争仿佛还历历在目。”

“都结束了。”考列斯扒着栏杆,眺望远方,“她永远都只会成为一场幻梦,不是吗?”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