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水宽】lust for love

*一个血族paro 血猎水x血族宽


*基本设定与吸血鬼日记类似,当然也有修改的部分




1.Ramos




        对于冰湖镇的居民来说,这原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四。




       笼罩着全镇的晨雾让托尼·克罗斯放弃了去森林觅食的计划,而是选择饮用库存的冰镇血袋——虽然不如活物新鲜。




        总的来说,克罗斯很满意他的新家,双层小别墅,还有间地窖方便存放血包和红酒,花园旁边还有停车位。这是他弟弟菲利克斯替他物色的,原房主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又觉得空关房子交管理费不划算,于是挂牌出租。




        现在是下午五点,克罗斯正牵着狗在森林里的小径漫步,忽然他的狗开始大声吠叫,他跟着狗一路小跑,找到了一处被警方拦起来的某事故的案发现场。




       白发苍苍的警官老鱼因为克罗斯见义勇为捉小偷的事与他关系不错,因此克罗斯得以了解案件的一些隐情,虽然警方对外公布这人因动物咬伤而死,但是实际上,尸体被抽干了血,脖颈处有极深的咬痕,克罗斯自然很清楚这是什么生物所为——食量大,不清理尸体,多半是刚转化的血族新生儿所为。




        “这就有点麻烦了。”




       “ 这是什么意思?”




         克罗斯下意识掩住嘴,他刚才竟然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只好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最近镇上不太平,”老鱼拉着他来到一处远离人群的地方,“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了三四次,但我们毫无线索,频繁使用动物咬伤的理由迟早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啊,也许你会觉得我找你说这些太啰嗦……”




        克罗斯拍了拍老鱼的肩膀,抚摸着他稀疏的白发,用他讨老人喜欢的殷勤微笑向他说:“不,警官先生,我愿尽我的绵薄之力。”




        “就不劳您费心了。”老鱼看了看手表,“我们找到了处理这方面问题的专家,他和你颇有因缘,你待会儿就懂了。”




       克罗斯听的非常困惑,摸不着头脑,直到傍晚七时许 ,穿着白色兜帽衫,戴着银十字架的塞尔吉奥·拉莫斯敲开他家的门时,克罗斯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你就是这间房的房东?”克罗斯开了瓶红酒招待拉莫斯,给自己则倒了杯鲜血,“真意外啊。”




      “是,这间房是我们家的祖宅,带您看房的是我姐,”拉莫斯抿了口红酒,“您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超自然事件处理专家,一年在全球四处奔波,”他抚摸着胸前的银十字架,“跟随着主的指引,让生活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克罗斯心中一震,他换了条腿翘着,将长袖挽上手肘,露出了右手腕的星星手链,这条手链保护他不受日光的灼烧,让他也能在阳光下行走。




       “你的手链很漂亮。”




       “谢谢。”克罗斯受宠若惊,在将鲜血一饮而尽之后,他问拉莫斯,“这段时间你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拉莫斯在冰箱想找些食物作为晚饭,但是里面只有些临近过期的金枪鱼三明治,他很好奇自己的租客到底是何方神圣,几乎可以说是不食人间烟火。




        “你不反对吧。”拉莫斯拿三明治在冰箱加热了会儿,“在下次委托之前我会一直住在这里。我愿意降低你的租金作为补偿。”




        “没事。”克罗斯这才放松了些,幸亏拉莫斯没有翻冷冻柜,他印象中那里有自己放着的饮用了一半的血袋。




        “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拉莫斯主动收拾餐桌,“我听你弟弟说你曾经在慕尼黑和马德里住过几年,怎么会想到搬到一个小镇上的呢?”




        “小镇安静些,可以远离喧嚣。”这倒是实话,雪白的萨摩耶趴在他的腿上,狗毛蹭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对我来说,这个小镇未免太安静无聊了,但在外旅行久了,回家的感觉总是美妙的。”拉莫斯不知什么绕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虎摸萨摩耶,另一只也以撸狗的手法轻轻摩挲着克罗斯金色的头发。




        “说实话,你听说过小镇最近的‘动物袭击’事件了吧。”克罗斯转过头,他的蓝眼睛直视着拉莫斯,“这可一点也不“安静无聊”。”




       “我从老鱼那边听说了这件事。总之没有实锤的事情我也不好妄下结论。”拉莫斯摸了摸他的肩膀,他在背后看不到克罗斯惊愕的表情,只觉得青年整个人体温冰凉,若非看到他活动,完全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




       tbc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