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心脏组+主肖戴】faded(7)

喻➡️黄
一句话肖戴


7
傍晚七点,肖时钦换了身衬衫,慢慢往喻文州的寝室走去。
每晚七点,是战术大师们被戏称“寝室会谈”的时候。而且还会叫上一个选手一起讨论。
肖时钦推开喻文州寝室的门,只见喻文州穿着画满doge的睡衣半躺在床上,张新杰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叶修则是正准备离开。
“抱歉,来晚了。”
“不,是我来早了。”叶修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我回去陪沐橙了。”
“前辈慢走。”喻文州语气恭恭敬敬的。
“今天我有点浪了。”一在沙发上坐下,肖时钦就开始自我反思,“真的有点浪了。”
“赢了就好。”张新杰说道,“一起看录像吧。”
肖时钦把电脑连到了电视上,而喻文州也把折叠桌放在床上,一手拿着笔记本。
“还是多亏了肖队,这才扭转了颓势。”喻文州说道,“再说新杰还是能应付自如,不是吗?”
“也不算自如吧。”
喻文州笑笑:“我们以后每场比赛,都可能面临的这种危险的局面。肖队其实也遵守了我的指示不是?”
“肖时钦,你现在在国家队呢。”
是啊,他现在身处国家队,而不是雷霆。他的队友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他也不是这支队伍里唯一的指挥了。
他们又探讨了其他几个问题,然后便去看下一轮对手资料了。
“F国队的剑客。”肖时钦皱皱眉,“你们看过他的视频吗?”
“你是说那场单挑?”喻文州仔细回想了一下。
F国队剑客与G国队狂剑的单挑,绝对是经典之战,两人大战三百回合,耗时近八分钟,最终F国队剑客获得胜利。
“跟牛皮糖一样很磨的打法。”
“磨教又添剑客大将。”
张新杰很犀利地吐槽道。
“他的风格就是和对方熬,熬到对方失误,然后获取胜利。遇强则强,但是遇弱的时候也难免暴露出出招不够果断,不能速战速决。”肖时钦转着笔,评论道,“很有意思的对手,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看他以前的比赛,平局和胜局差不多。碰到节奏快的年轻选手,他会一直慢慢磨下去,等到对方斗志被磨光为止。”喻文州此刻倒是坐直了身子,“遇到老选手,能磨则磨,寻求消耗对方体力。但是他也有速败的时候。k国队队长曾经和他比过一场。也是酣畅淋漓地进攻。”
“实力的压制。”肖时钦叹了口气,“纯实力的压制,让那人无法掌握节奏。但是能压制这样的选手也是不容易啊。”
“我还是决定让黄少天上场。”喻文州说,“黄少天比他更强,我相信他。”
“让他来一下吧。”肖时钦敲敲椅背。
一会儿,黄少天也穿着印着金馆长表情包的睡衣,进了喻文州的房间。
“没座位了。”喻文州皱了皱眉,“少天你坐我旁边吧。”
黄少天慢慢吞吞地爬上了喻文州的大床,肖时钦扔给黄少天一个靠垫,两人就坐在床上,黄少天习惯性地勾着喻文州的肩,裹着被子,看着视频。
“暂停。”
“少天,这是你明天的对手……之一。”
黄少天沉默不语。
“赢下他确实有难度不过本剑圣还是很有信心的,队长你说是不是啊,我肯定会赢的。”
“示敌以弱,诱敌深入,一波带走。”喻文州揽过黄少天的肩,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相信你,少天,你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喻文州的语气有些沙哑,慵懒,又很温柔。黄少天的耳根悄悄地红了。
肖时钦和张新杰面面相觑,进行了某些脑电波的交流之后,选择假装无视。
“队长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是。”黄少天跳下床,“话说你不是嫌这套睡衣太魔性,不怎么穿的吗。”
“你送的衣服,一直不穿也太浪费了。而且挺合身的,我觉得挺好的。”
几个人寒暄了几句,就和黄少天一起走了。
黄少天一路絮絮叨叨着,肖时钦和张新杰只是哼哼哈哈地打太极,到了酒店电梯口,黄少天抢先按了键。
进入电梯间,他似乎在口袋翻找着什么东西,最后找到了两个护身符,递给了他们。
“队长和王杰希在临走前去寺里买的,开过光的。每人都有,希望能给你们带来好运气。”
“谢谢。”
电梯门又一次打开后,三人再次道别,就分头回房休息了。
肖时钦刚躺到床上,手机便“滴滴”响起来。
【短信-戴妍琦】
队长好厉害!


end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