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3)(喻戴)


进度奇慢无比……


3
“队长?”黄少天的手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别发呆了,吃白斩鸡啊。”
戴妍琦猛然惊醒,对黄少天腼腆地笑了笑,尽量吃完了白斩鸡,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吃白斩鸡了。
没有热干面的第一天,蓝瘦香菇。
正在戴妍琦又一次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手机号,连忙站起身想走到走廊去接,结果不巧,食堂到走廊有一格台阶,她一没注意,直接从台阶上滑了下去,手机从手里脱落,沿着台阶翻滚了两下,发出了一声哀嚎。
屏幕上的裂痕触目惊心,戴妍琦心疼地摸了摸裂痕,然后有些颓废地蹲在墙角边上。
手机又响了。
“喂,哪位?”
“我是喻文州。”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是女孩子的声音。
戴妍琦差点昏过去。
“巧了,我是戴妍琦。”
“刚才是怎么回事?”
戴妍琦只好承认:“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屏幕也摔坏了。”
对方沉默了许久:“你不要紧吧?”
“挺痛的。”戴妍琦很诚实,“膝盖上也有乌青块。”
“下次小心点,有什么问题的话……找黄少天就行。”喻文州说道。
“那手机怎么办啊……”
“多大点事啊,让它去吧。不影响使用的话就让它去。”喻文州表面轻描淡写,内心却心疼得很。
“实在不好意思啊…”戴妍琦实在是紧张啊,都不自觉的用回了自己平时说话的腔调,配合着喻文州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别往心里去啊……”喻文州说道,“话说少天他们还好嘛?”
“挺好的吧。”戴妍琦看着闹作一团的卢瀚文和黄少天,随口敷衍道。
“总之,在这种情况下,只好临时扮演一下了…不过这个也挺难办的。”喻文州小声说道,“比如说我现在看着一堆衣服不知所措……”
“你就按照直男审美来弄吧,我早就放飞自我了。”戴妍琦无奈,“只是求求你涂一下洗面奶。”
正在梳头发的喻文州点了点头:“嗯。”
“话说你手机锁屏密码是啥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的。”戴妍琦突然冒出来一句。
“因为我们碰巧设的都是2580啊。”
“好巧啊。”戴妍琦冷漠,“诶,你装了LL?还是258级哦。厉害厉害。”
“你随便玩。”喻文州想了想,“帮我抽一下圣歌绘谢谢。”
“前辈也是绘厨?”戴妍琦一下子提起了兴趣。
“我最喜欢南小鸟。”
“嗯。”戴妍琦翻了下社员队伍,“哇你有那么多ur!在你面前欧洲人刘小别都不堪一击啊。”
“别提刘小别啦,一提我就来气。”喻文州开了个玩笑,“好友列表永远第一,好气。”
最后,戴妍琦还是把最为困扰的问题提了出来:“我感觉……他们已经发现了。”
“我打算老实坦白,反正瞒不住,你志向那么远大,我也方啊。”
戴妍琦因为自己小秘密被发现而脸色通红:“这这……只是玩笑而已啦。”
“有志向是好事啊。”喻文州点点头,“万一不小心实现了呢?”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