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堆放aph)
杂食
头像by火火

【冰火】同居三十题(2)

本章掉落玫瑰珊 剧里的小玫瑰真的攻的不要不要的x

1


2一起外出购物(玛珊)

“能借用你一些时间吗?”

“当然可以。”珊莎话音刚落,玛格丽就牵着她的手,小跑出宫,她们没有更衣,也没带侍女。但她们在大街上依旧显得格格不入。

珊莎来君临这么久,却很少上街,也难怪如此,她现在处境就像是被软禁的人质,街上的繁华与她无干。喧嚣热闹的城市把它阴险的獠牙藏起来,在你沉浸其中的时候,直击要害。

玛格丽相反,她初来君临,就很快适应了君临的方式,经常被侍女簇拥着,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安抚百姓,了解民情。如同玫瑰扎根在君临城中心,枝叶向周围延伸。

珊莎新奇地观察着君临的街头。各色人等在街上穿行,人流把她挤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多亏玛格丽,一直紧紧地牵着她的手,珊莎才不至于在人流中迷失。

玛格丽不时停下脚步,拿起商品仔细审视,一边和小商小贩攀谈,或者和旁边的顾客聊上几句,几个商人认出了她,争着向她赠送礼物,她全盘接受,回头又将那些礼物毫无保留地送给那些流浪汉和孩子。

“珊莎?”玛格丽望着有些呆滞的珊莎,赶紧让她回过神来,“看看这个头绳,喜欢吗?”

那是根细细的红线,串了颗珍珠当作点缀。珊莎点点头表示很喜欢,玛格丽马上从口袋里掏钱。

“我来吧。”珊莎刚想掏钱,却被玛格丽抢先了,“当我送你的吧。”玛格丽轻描淡写地说着,握住珊莎的手将她伸出的手臂慢慢拉回。

玛格丽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珊莎不由得感叹,她算是在这座王宫少数对自己态度好的,但珊莎仍旧对她十分警惕,还有几分微微的心疼,心想善良美丽的玛格丽,长途跋涉从富庶优美的高庭来到嘈杂喧闹的君临,整日面对的是瑟曦这种蛇蝎心肠的人,未婚夫又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得知了乔佛里的斑斑劣迹,玛格丽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

她握紧了珊莎的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珊莎注意到她指尖有些发白,但神色却镇定自若。

两人一路闲逛,珊莎把红发绳绑在手上,玛格丽后来也买了个红手链。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话题又拐回爱情上。

玛格丽对此显然有自己的独到见解,珊莎觉得她此刻浑身散发着朝气和活力,与王宫里沉静内敛不同,她谈话间神采飞扬,热情洋溢。

“女人总是要试着处过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有的喜欢高的,有的喜欢矮的;有的喜欢毛茸茸的,有的喜欢光溜溜的;有的喜欢漂亮的男人,有的喜欢丑陋的男人……有的么,喜欢漂亮的女孩……”(剧里原话*)

这时,玛格丽勾起了珊莎的下巴,在她脸颊留下轻吻。

路过的卖花女手捧鲜花急匆匆地从她们身旁奔过,被玛格丽拦下。

“我要一束红玫瑰,送给这位小姐。”她口气温柔,小女孩立即照做。

“玛格丽……”

“别动。”玛格丽摘下一朵玫瑰,插在珊莎发鬓上,“好了。”

珊莎觉得空气在那一刻停止了流动,玛格丽棕色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几乎快淹没了珊莎的理智。

那一刻她觉得她们相爱。玛格丽对她确实是不同的,那种眼神,她没从别的场合看到玛格丽露出那种眼神过。她和其他贵族男性交往中总是保持着淡淡的疏离。而珊莎也喜欢玛格丽,在君临唯一给她些许温暖和宽慰。

但过了不久珊莎就冷静下来,玛格丽有着她祖母的影子,她很清楚的明白,虽然她更年轻漂亮更有人情味。

珊莎回过神来的时候,玛格丽正玩味地看着她:“你经常走神啊……”

“咳咳。”珊莎试图掩饰着内心的波动,“有点累了。”

“那就回宫吧。这里虽然又臭又挤,可是却比宫里的铜臭和戾气要好多了。”

珊莎点点头,玛格丽牵着她的手,她们向宫里走去。

夕阳将她们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落日的余晖照映着她们的背影显得如此闪耀。

tbc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