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戴妍琦生贺/10h】似水流年

cp肖戴

祝戴妍琦小朋友生日快乐w


1

“队长下赛季就要转会了吗?”

 听到这话肖时钦差点把汽水喷出来,在几分钟尴尬地沉默之后,他点了点头。

 戴妍琦表情黯淡了几分:“但你没有告诉我。”

 肖时钦瞬间有些做错事的心虚感:“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戴妍琦摇摇头:“你不用担心我,要知道我总是队长头号粉丝,跟着队长的指挥,队长打哪儿我打哪儿。我可喜欢队长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肖时钦忽然抬头看着她,目光有些发愣,戴妍琦心想,坏了。

 “我……只是开玩笑的。”戴妍琦急忙否认,一急,眼眶都红红的,两滴泪不争气地泛了下来,“哈哈哈,队长你不会当真了吧?”

 “原来真的只是开玩笑吗。”肖时钦忽然有些无奈,以前种种回忆浮上心头,每天坚持不懈找他单挑,热衷于团建活动,会私下给他准备零食,每次都留着加练等到他整理完战术资料再一起回寝室楼,迟钝如他也能或多或少感觉到一些。

 “诶,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戴妍琦还在装傻,“真的是开玩笑啊。”

 “可是,”肖时钦叹了口气,“我希望它不是个玩笑。罢了,本来想等退役了再说这些,但现在似乎等不及了。”

 “诶?!”戴妍琦脸上表情的转变非常精彩,“不,队长我喜欢你!”

 肖时钦揽过她的肩,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别哭啊。”

2
 肖时钦第二次说起退役,是在十一赛季的时候。

 当时戴妍琦与他背靠背坐在寝室楼天台上吹风,虽然是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是戴妍琦还是心里一震,差点跌下去,被肖时钦稳稳地捞进怀里。

 “这玩笑不好笑。”戴妍琦嘟起嘴,故作嗔怪状。

 “是我过分了。”肖时钦慌忙道歉,夜晚的清风吹起戴妍琦的几撮散发,肖时钦帮她夹好,而少女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肖时钦无奈地叹了口气,像做贼一般打开天台门锁,一路小跑溜进戴妍琦寝室,把她安顿好,然后再慢慢走回寝室。

 这样的日子平淡而踏实,尽管每天只能偷偷地享受一会儿甜蜜时光,但两个人都甘之如饴。
 
3
 “队长?”

 听到训练营的小萌新这么说,戴妍琦还不是很习惯,下意识地愣了愣,直到方学才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啊?”

 “戴姐,说好的指导赛!”说话的是一个职业同样是元素法师的小姑娘,“不要再放鸽子啦!”

 “我的锅我的锅。”戴妍琦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些陈旧,上面有好几道钥匙划痕的账号卡,ID是银尘。

 坐在电脑前的戴妍琦气场仿佛变了个人,人前的她活泼,温和;但此时在指导赛上的她,比私下更富有侵略性,起手就是火之鸟,步步紧逼。

 “戴姐威武。”不一会儿小姑娘败下阵来,表情有些低落,似乎还没有缓过来,戴妍琦见状,碰了碰她的右肩,“已经进步很大啦,姐姐我很看好你哦。”

 “学才我们走。”戴妍琦的双马尾一晃一晃,方学才捧着训练营计分表紧随其后,小姑娘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也用左手轻轻地碰了碰自己的右肩:“还有再努力呢。”
 
 “你似乎很喜欢她呢,戴队。”快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方学才提了一句。

 “同期只有两个练元素法师的,一男一女,我之前也和男生打过指导赛,我们不可能培养那么多元素法师。”戴妍琦笑笑,“那就她吧,我觉得她更有潜力。”

 “什么时候通知他们呢?”

 戴妍琦下意识地开始拨头发,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一贯动作。

 “等烟雨的动作吧,方副。”


4
 
 这赛季雷霆成绩不错,顺利进入季后赛,虽然在季后赛第一轮憾负轮回,但是作为“没有肖时钦的雷霆”的第二个赛季,这个结果不算糟糕,甚至优于预期。

 戴妍琦看了眼QQ,群里热闹非凡,连往常一直潜水的周泽楷也发了两个表情包,与置顶的冷清形成了对比。

 退役后的肖时钦选择读大学,他原本高中底子不算差,他的导师儿子以前是他粉丝,因此待他不错,学业上也多多关照,不过毕竟远离校园多年,一时也不能适应学习节奏,忙的不可开交,戴妍琦接过队长的重担之后,每天也要处理很多事务,不仅不能经常见面,而且有时每天只能说个晚安。

 偶尔坐下煲煲电话粥,聊的内容也完全不同,大学生活对戴妍琦来说非常陌生,而肖时钦也不想过多插手队里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存在会给队里带来影响,妍琦。”

 “怎么会呢?”戴妍琦反驳,“你永远是最好的队长啊。”

 “不,妍琦,你要成为最好的队长。”肖时钦秒回,“要超过我,要超过老队长,要超过所有人。”

 “我尽力。”

 “其他别多想了,你也快生日了吧。提前祝生日快乐。”

 “别吧,成年了越来越不喜欢过生日,感觉自己又老了一岁。”戴妍琦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已经过了熄灯时间,虽然再也没有人会来查房,但是养成的习惯一时很难打破。

 
5

 今天是戴妍琦的生日,她刚走进食堂打早饭,就被米修远拿蛋糕糊了一脸。

 “我要推光你的头发!”戴妍琦佯怒,“别跑!”

 她追着米修远跑了一阵子,米修远脚快,一会儿从绕进了一间房间,消失不见。

 戴妍琦找厕所洗了把脸,等她洗好脸准备照着镜子补妆的时候,她看见镜子映出一个熟悉的人倚着门。

 “妍琦,生日快乐。”肖时钦看了下四下无人,走了进来,“蛋糕是我准备的,不开心就冲我来吧。”

 “你今天没有课吗?”戴妍琦锤了锤他的肩,“这么空。”

 “翘了。” 肖时钦握住她的手,“没办法,想你了。”

end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