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如歌

微博:界冢伊奈帆__(三次)
杂食
头像by火火

【aph】流韵年华(奥洪,完结)


流韵年华【奥洪】

1

“莉兹,来看一看这个。” 一大清晨,一位高个儿银发男生拦住了正在晨跑的伊丽莎白,神秘兮兮地将她拉到了花坛旁边,确认四处没有教导主任出没之后,偷摸摸地拿出了土豪金的苹果手机,给她看了一条推特。

“也许,每一个体育委员都暗恋着班长。”伊丽莎白逐字逐句地念了出来,沉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顺手抽了他一巴掌,“基尔伯特,你这话算什么意思?你是想暗示......”

“这难道不是真相吗,伊丽莎白?我太了解你了,从你看他的眼神就可以知道。

“别胡扯了。”伊丽莎白给了他一个“关怀傻冒的眼神”,然后继续气喘吁吁地晨跑。

基尔伯特吹了声口哨,他的两个恶友——风流倜傥的弗朗西斯和憨厚老实的安东尼奥便敏捷地从树上爬了下来,站在门后的小少爷罗德里赫也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莉兹怎么说?”一阵沉默过后,罗德里赫打破了该死的静谧。

基尔伯特摇摇头:“按理说我和她混的久,但女孩子的心终究是难捉摸的,我现在也无法妄下定论,她也死不松口啊。”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和安东尼奥还有机会咯?”弗朗西斯没头没脑地说道。

“呵呵。”

“想在圣诞节前脱单,你真是想的美,弗朗西斯,附近姑娘都知道你这幅德性,换女友比换衣服还勤。”基尔伯特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可是我和霍兰德专门为此打赌来着,”弗朗西斯懊悔地说道,“我完蛋了。”

身旁的恶友立即给他投来了一个“心疼极了这人”的眼神。

“无聊。我去练琴了。”罗德里赫冷淡地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便自顾自地回到琴房去了。

“喂 ,小少爷!我没记错的话,这事是你拜托我的!”基尔伯特不满地抗议道,“你有那份心意干嘛不大胆地告诉她呢?你这个懦夫!”

罗德里赫愣住了,然后才缓过神来,坚定地向琴房走去。刹那间,肖邦的小夜曲便回荡在走廊上。优美的旋律从指间缓缓流淌出来,却比平时多了份柔和和淡淡的忧伤。

2

伊丽莎白结束了晨跑,她简单地冲凉之后,边按照惯例,坐在琴房门口背英语。英语对她来说很有些难度,尤其是那些单词和复杂的语法,总搞得她晕头转向。

“原来你在这儿!”突然,一阵惊呼打断了她的思绪,“伊丽莎白,班主任凯撒老师问你运动会报名的事儿呢。”

“老天!她惊呼,”我忘了!”

“我不参加。”前来通报的爱丽切瓦尔加斯干脆的说道。

“呵。”伊丽莎白冷哼,“放心,你逃不掉长跑的。”

“顺便给我报一下跳高。”一曲终了,一身紫袍的罗德里赫从容地说道。

“可是......”

“别替我担心,网球队内淘汰赛我是不会输的。”

爱丽切不知何时离开了。伊丽莎白叹了口气:“班长大人,我该怎么办啊。”

“我帮你。”罗德里赫干脆地说道,“多大点事儿。”

3

网球队内淘汰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罗德里赫一路过关斩将,连下八城,最后的对手是弗朗西斯,网球队的队长。

“来试一试自己的运气吧!罗德里赫赔率一比二,弗朗西斯一比一点五!”王濠镜和莫娜举着自己手写的题板,大声吆喝着 很快便吸引了很多人。

“五十 押罗德里赫”没经过多少思考,伊丽莎白果断地说道。

周围人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她很快找了第一排的位置坐下,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罗德里赫 ,他赢球,她便起身欢呼,他输球,她边默默鼓劲。一盘终了,她已经紧张的全身被汗水浸湿。

一头褐发的少年穿着一袭白衣,显得朝气蓬勃,褪去了以前的冷静成熟,球场上的他多了几分热血和自信。犀利的回球,大力的发球,让弗朗西斯有些无所适从。

比分板上的数字不停地更换,随即,比分开始胶着了起来,看着有些力不从心的罗德里赫,她也有些着急。

“罗德,加油啊!”

她的声音淹没在了铺天盖地地对弗朗西斯的加油声中。但罗德里赫马上重振旗鼓,继续疯狂地攻城略地。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罗德里赫以一记漂亮的ace球结束了这场精彩的比赛的时候,她嘴里叼着毛巾,手上抓着一块巧克力,前来祝贺。

罗德里赫刚刚擦完一身的臭汗,边当着她的面面无表情地拿走了巧克力大嚼了起来.。“真是好吃啊,莉兹。”

“你这家伙,原本我是想亲手送给你的,哪有你这么直接拿走的啊。”她嗔怪道,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他环住了她的腰,悄悄地在她耳畔说道,“那还真是多谢了。”

评论(1)

热度(10)